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李勇鸿一年后“突然杀回” 多伦股份或又成“玩偶”

2013年07月30日 08:12   来源:中国经济网   

  在业内被默认为金融并购好手的李勇鸿行踪可谓“神出鬼没”,大玩失踪。而日前其再次现身多伦股份,引发市场强烈关注。

  近日,多伦股份上演了新旧实际控制人的“丢手绢”游戏,公司现任董事长、实际控制人鲜言控制下的多轮次投资将原质押于渤海国际信托的4000万股公司无限售流通股解押之后,立即再次质押给了多伦股份前东家李勇鸿。

  李勇鸿行踪神秘

  身为公司的前任和现任实际控制人,李勇鸿、鲜言的行踪一直颇为神秘。

  据知情人士透露,多伦股份2011年的年度股东大会上,实际控制人李勇鸿和部分核心高管均缺席,且鲜言和李勇鸿多次未参加公司此前召开其他重要会议。

  一位参加多伦股份股东会的人士称:“公司的股东大会仅走了个形式,整个流程由代理人念读完毕后,进行完由部分股东组成的审议和投票环节,会议就草草收场。”

  据了解,多伦股份2012年年度股东会被安排在了一家规模很小的三星级宾馆的会议厅,公司参加股东会的高管寥寥无几,相当一批核心高管缺席,整个会议由公司财务总监恽燕桦代为主持。

  而记者多番试图联系多伦股份相关高管,多位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均称:“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公司董事长和董秘。”虽然多伦股份的办公地点设在上海浦东新区世纪大道88号金茂大厦中,且李勇鸿与鲜言均有属于自己的办公室。在多伦股份员工的印象中,“他们的行踪一直不定,基本不在办公室,一年看不到几次。”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李勇鸿长期在香港和内地两边游走,并且有多处住所,其本人的固定行踪并不容易被发现。  

  碰触底线的“心跳”游戏

  2012年下半年,因为多伦股份的股权转让,鲜言和李勇鸿先后受到证监会的立案稽查以及上海交所的公开谴责。

  去年5月21日至6月30日,李勇鸿分两次将自己全资控股的多伦投资转让给注册地在英属维尔京群岛、由鲜言100%控股的两家公司。

  当时多伦投资持有上市公司多伦股份占到股本比例的11.75%,为其第一大股东,完成此次转让之后,多伦股份的实际控制人由李勇鸿正式变更为鲜言。然而早在去年5月21日,李勇鸿首次转让多伦投资51%的股权,多伦股份的实际控制人就已经发生了变更。两个月后,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公告才与投资者见面,涉嫌严重违规。9月11日,中国证监会以涉嫌未按规定披露信息为由,对多伦股份实际控制人鲜言进行立案稽查。

  而另一方面,李勇鸿因在2011年在取得多伦股份实际控制权后不满12个月即转让他人,亦在去年12月受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公开谴责,被指违反《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

  有意思的是,最终由于无法与李勇鸿取得联系,李勇鸿被公认为“失踪”,上交所仅以公告形式向其送达有关纪律处分的意向书。

  而在去年,同为合伙人的深圳沐雪与鲜言和李勇鸿掌控的湖北精九和广东鸿远,在投资基金中闹掰,亦频频触及法律底线。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一位教授指出:“由于中国资本市场有待健全,相关法规还需完善,给部分资本玩家以机会钻空子谋取暴利,导致不少企业被掏空。多伦股份高管多次碰触并逾越法规红线,甚至“失踪”无视监管部门处罚,情节恶劣。随着法律的日益严密和市场管理体制的健全,违法者的违法成本仍需加大。”

  酝酿变局

  在时任多伦股份的实际控制人陈隆基疯狂套现11亿元功成身退之际,李勇鸿以2.16亿元和1.44亿元,于2011年12月分别收购了东诚国际和劲嘉公司持有的多伦投资60%和40%股权,合计3.6亿元。公司实际控制人由陈隆基变更为李勇鸿。

  李勇鸿收购意图也十分明显。在权益变动报告书中,李勇鸿称收购目的是看好多伦投资发展前景。其直言,希望通过收购实现“个人财富增值的最大化”。

  陈隆基掌控下的多伦股份,在二级市场涉矿、重组传闻不断,引发股价几个月暴涨超120%,陈隆基疯狂套现可谓赚得盆满钵满。而接手者李勇鸿却没有这样的好运气。

  刚刚获得多伦股份的实际控制权,当月,李勇鸿即书面告知公司,正在与新疆东平焦化有限公司的股东进行洽谈,计划多伦股份以投资总金额不超过2亿元,获取东平焦化不超过45%的股权。由于资金枯竭、行业陷入低迷,李勇鸿独臂难支,对多伦股份进行煤化工资产的注入一直未有进展。

  注资未果,李勇鸿突然将股份以3.4亿元价格转让给了鲜言,与此前收购价3.6亿元相较,此次转让足足让李勇鸿亏了2000万,而距离其收购多伦投资到转手不过7个月左右时间。

  日前,多伦股份又接到第一大股东多伦投资通知,该股东将原质押于渤海国际信托的4000万股公司无限售流通股,在中登公司办理了股权质押解除手续。同日,该股东将上述已解押的400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质押给李勇鸿。

  记者试图联系当初李勇鸿意借多伦股份欲收购的新疆东平焦化,然而公开号码早已成为空号。在一位当地人士的帮助下,记者获悉,该公司目前已与多伦股份相关方不在接触之中。

  值得注意的是,鲜言接手多伦股份时,曾称在未来12个月内暂无对多伦股份主营业务进行重大资产重组的计划。如此看来,鲜言也没有资源在手。

  即使李勇鸿再次进入,控股方短期内对多伦股份进行注资等重组事项也难以推进。而从李勇鸿亏本的转让价格,也未让市场看见其在多伦股份的筹码。

  李勇鸿与鲜言在资本市场一度为一致行动人和生意合作上的“好伙伴”。去年李勇鸿将煤化工资产引入多伦股份,在市场上“闹”得是沸沸扬扬。鲜言也在这个时候与李勇鸿在多伦股份股权问题进行接触,最终看中其重组前景入股。李勇鸿借机不惜亏本脱手,鲜言一跃成为多伦股份的实际控制人。

  然而鲜言接手后的多伦股份,股价从李勇鸿进入时的8元大幅跌至5元,且只跌不涨,无奈鲜言12个月内亦不能抛售,深深套牢。有市场人士大胆猜测,李勇鸿关键时期的自己“跑路”与鲜言产生利益纠葛,然而双方依旧在众多“生意”上还有“深度合作”,此次股权质押成为李勇鸿对鲜言的“一种补偿”。毕竟在李勇鸿的“生意”中,合伙人产生严重内部矛盾并不鲜见。

  对于此次鲜言质押给李勇鸿的股权获得的金额,公司方面未给予披露。截至发稿,记者未与当事人取得联系。然而多伦股份实际控制人的一举一动,如同在一个棋局之中。此番通过获股权质押,李勇鸿的再次现身,似乎又是一迷局正在酝酿。(证券日报 贾丽)


(责任编辑:刘佳)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商务进行时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