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今年以来上市银行辞职董监高增至39位

一线员工跳槽可“连升三级”
2015年09月22日 07:00    来源: 中国经济网——《证券日报》    

  ■本报记者 张 歆

  上市银行“董监高”(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辞任的消息近期频频在财经新闻中“抢头条”。

  据《证券日报》记者根据上市银行的公告进行统计,今年以来,已经有39位上市银行的“董监高”辞职。其中,近两个月时间里,就有7位董监高辞任。某股份制银行本月已经有两位兼任董事的重量级高管离任,去年该行更是有6名董监高因各种原因辞职。

  “虽然高管变动消息的影响比较广泛,但真正的人员流动是在基层,我手上有比较多的支行长‘萝卜’在深圳‘找坑’”,猎头W先生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我们公司运作最成功的一次是候选人从银行跳槽至互联网金融公司,职务相当于‘连升三级’。”

  来自银行的说法也印证了基层骨干的这种“跳级”式跳槽。“我们银行一位入职两年的员工,被挖走后直接成为了部门总监(相当于支行长)”,一家股份制银行华东地区某分行负责人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一些银行通过人员挖角来谋求复制同行成功的业务模式。”

  百万年薪

  挡不住出走脚步

  9月19日,兴业银行公告称,“公司董事会近日收到公司董事、副行长林章毅先生提交的书面辞呈,因工作调动原因,林章毅先生申请辞去公司董事、副行长职务。根据公司章程规定,该辞呈自送达公司董事会之日起生效,林章毅先生不再担任公司董事、副行长及其他职务”。

  兴业银行财报显示,林章毅历任兴业银行办公室综合科副科长,兴业银行福州分行福清支行副行长,兴业银行福州分行行长助理兼人事教育部经理,兴业银行福州分行副行长,兴业银行上海分行副行长,兴业银行办公室总经理,后任兴业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兼任兴业金融租赁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毫无疑问,林章毅是在兴业银行成长起来的银行家。

  对于上市银行来说,这仅仅是今年众多董监高辞任公告中的一个。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今年以来,已经有39位上市银行的“董监高”辞职,其中21位是上市银行高管,涉及岗位从行长、副行长到风险总监、首席信息官等,可以说都是绝对资深的银行家。

  从原因来看,工作调动、身体原因、年龄原因、任期届满、个人原因是银行家们辞职的主要理由。仔细甄别各项原因还可以发现,过去占据了高比例的自上而下(来自组织部门或股东单位的人事安排)的工作调动今年并没有在数量上显示出绝对的优势,自下而上的个人主动选择型辞任则也为数不少。

  此前坊间猜测银行家们的离职与限薪令有关,但是,同花顺数据显示,上市银行高管2014年合计收入4.7亿元,人均年薪接近百万元,而且限薪令主要针对国有大行,而主动离职者主要来自于收入水平更高、受限程度更轻的股份制银行。

  基层骨干

  流动明显加快

  上市银行管理层的离职率高企在这些银行地方分支机构的管理层和业务骨干中同样存在。

  “有深圳的坑吗?手上有比较多的支行行长萝卜资源”,猎头W先生在一个金融猎头的社交平台寻找着资源互换或合作的机会。

  《证券日报》记者以银行HR的身份与W先生展开了深入的交流。“我手中已经积累了近二十个支行长的简历,“这些人大多数是原本负责对公业务条线的”,W先生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此外,还有一些销售业务负责人也在寻找好机会”。

  W先生对本报记者表示,每年的一季度和三季度是人员流动活跃期,这与商业银行的薪酬兑现时点有关,“通常银行一季度兑现前一年度的业绩考核奖励,三季度则对于上半年的业绩进行奖励,一线员工一般要等待奖励落袋才能开口提出离职。”

  同样身为金融猎头的J先生则对本报记者表示,“基层人员流动的方向通常是单向的: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大型资管机构-互联网金融公司。”

  “这并不是说,支行长们必然会流动到互联网金融平台,很多人停留在了其中的某一个节点上,但从流动的趋势来看,上述的单向流动方向确实是主流”,J先生强调自己曾在银行中从业十余年,相关的人脉比较广,从不缺乏岗位资源,但是“如今支行长和业务骨干名为跳槽实为转型,行业跨度加大,猎头业务确实不好做”。

  “从我们的角度来分析,这种单向流动的最主要原因是薪酬,目前各家金融机构横向的薪酬结构比较起来,大致与上述流动方向正相关”,J先生认为。

  “当然,薪酬也不是唯一的理由,“我们上海分部负责的一个项目,开出了年薪200万元寻找合适的支行长,目前还是没有招聘成功”,J先生表示,银行一线员工现在的业务不好做,揽储困难、放贷还要确保不出风险更困难,毕竟在很多地区,银行资产质量面对的是区域性问题,而不是单个企业的问题,员工对于因不良贷款被问责很委屈。

  猎头W先生最为沾沾自喜的是其成功运作的一次“连升三级”式跳槽,候选人从银行的小团队主管华丽丽转身成了一家互联网金融平台的总监。

  “互联网金融平台特别愿意从银行引进风控人才,一方面互联网企业在金融方面存在短板,挖角银行无疑可以快速弥补;另一方面,风控团队来自银行业可以给互联网平台加分,有助于给平台增信”,一位互联网金融业内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坦言。

  而最令商业银行头痛的其实是人员跳槽的带动效应。“员工跳槽后如果薪酬和职级快速攀升,会对于老东家形成无形的压力,与该员工原本同职级甚至更高职级的员工很容易产生不平衡感并对银行提出升职加薪的需求,一旦不能获得满足,就可能催生新的跳槽”,一位曾在劳动监察部门任职的法律界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责任编辑: 向婷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