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地方银行股权转让遇冷

2015年10月26日 07:30    来源: 国际金融报     卫容之 潘梦幻

  一边是各路民间资本积极运作民营银行筹建,另一边却是多家城商行股东登陆各个股权交易中心求转让。今年以来,已有包括平顶山银行、江苏银行、河北银行、大连银行、宁夏银行等近20家城商行股东发布股权转让公告。A股上市不可期、盈利能力下降、股权分散等原因让城商行股权挂牌转让遇冷,表现为股权交易价格走低和部分股权转让项目三年未果。

  地方银行股权转让再次扎堆产权交易所。今年以来,已有包括江苏银行、河北银行、南洋商业银行等近30家地方银行挂牌转让股权,其中城商行居多。截至今年9月末,全国各产权转让平台已出现近15张亿元转让大单,但却甚少转让成功,很多挂牌项目一挂几年“无人问津”。

  据悉,2012年5月到7月间,先后有大连银行4000万股股权转让、南昌银行7652.6万股股权转让、北京农商行8.5万股和580余万股股权转让、徽商银行约4亿股股权转让,但4家银行挂牌转让信息至今已满3年,仍无人“接盘”。此外,今年上半年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厦门银行、宁夏银行股权也未能完成转让。

  城商行积极要求股权转让与近来民资积极参与民营银行筹建形成鲜明对比。一边是各路民间资本大力投资民营银行,另一边却是多家地方银行股东登陆产权交易所要求挂牌转让银行股权,有评论家戏称:现在的银行业在方方面面都像一座围城,城外面的人想冲进去,城外面的人想要逃出来。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城商行股权接盘者为何如此难觅?IPO暂缓后,迫切需要融资的地方银行又会采取怎样的融资路径?

  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奚君羊认为,银行转让股权考虑是多方面的,一方面城商行的股权结构分散,转让股权不失为一个整和股权资源的好办法,另外,由于城商行对地方经济发展负有特殊的责任,放贷力度比较大,流动性资金不够也是重要因素之一。至于为何鲜有接盘者?奚君羊认为,主要是投资者对市场预期不看好,城商行也面临着“双升”的压力。此外,现在大型商业银行上市股票很多且其流动性以及变现能力更强,投资者有很多选择。

  股权交易频繁

  日前,包括江苏银行、河北银行、南洋商业银行等近30家地方银行股权挂牌转让股权,其中城商行居多。截至记者发稿,全国各产权转让平台已出现近15张亿元转让大单,地方银行股权转让再次扎堆产权交易所。

  9月2日,安徽桐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今年以来的第二次股权转让公告,4.59%股权要求被转让;9月25日,平顶山银行股份有限公司1.969%股权转让;10月12日,广发银行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出售9.55万股。

  据相关数据统计分析,环渤海地区、长三角地区的地方银行股权挂牌转让相对活跃。

  环渤海地区股权挂牌股数达1000万股的银行有近10家,包括天津银行、大连银行、大连农商行等。1月12日,天津银行5500万股股权在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简称“北金所”)挂牌,转让价2.85亿元。4月15日,该行又在北京产权交易所(简称“北交所”)旗下金马甲网络产权交易平台发布6956万股股权挂牌信息;河北银行也于今年2月在北金所挂牌8194.9万股;北京农商行、大连农商行、大连银行股权挂牌数量均超9000万股。

  长三角地区则有江苏银行、上海银行多个股权转让大单,其中江苏银行出现3次挂牌。今年1月,金马甲产权交易平台出现江苏银行1亿股转让标的,但转让方信息、价格信息均未披露;3月12日,无锡产权交易所公告称,一家不具名的公司转让江苏银行3000万股股权,转让价共计1.68亿元,公告注明为意向性挂牌;而在5月21日,某央企又在北交所挂牌江苏银行0.16%股权。上海银行0.13%股权则被某央企在北交所挂牌转让。

  成立不久的中原银行的股权也出现3次挂牌。继3月初一位自然人挂出5万股股权后,河南省股权交易中心先后于3月、7月受相关单位委托,公开挂牌转让中原银行5500万股和4000万股。该行成立时“发起人高达7500多人”,部分股东股权的调整需求料将持续。

  今年仍然出现地方银行大股东出清股权的案例。安徽国元信托就于6月5日在安徽产权交易中心挂牌其所持有的安徽桐城农商行14.93%股权。此外,在拍下天原集团挂牌的5608万股宜宾市商业银行股权后,天风证券又与宜宾商行大股东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就该集团所持宜宾商行股权转让事宜基本谈妥。天风证券有望成为境内首家获得银行牌照的券商。

  交易价格走低

  一般来说,股权转让接盘者是因为看好其稳定的盈利能力和高额分红才去接盘,如果参股银行存在上市可能,那么一旦成功上市将带来可观的投资收益。就现在的大环境看,银行利润增速放缓、不良率上升,再加上上市IPO暂停,这些都会降低接盘方接盘的意愿。

  但是,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很多股权转让挂牌长时间未交易成功,未有接盘者并不代表没有咨询者,大多是因为价格偏高,无法谈拢。

  以2014年广州金控转让广州银行11.6亿股为例,3.43元/股的转让单价相当于该行市净率的1.88倍、市盈率的9.03倍,不仅高于A股上市银行市净率、市盈率数据,与同期挂牌的其他地方银行相比也相对较高,最终只能由3家国资企业受让,股权性质依然为国有法人股,该行股权多元化计划落空。

  2012年8月,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出了某企业持有的大连银行4000万股权要求转让,转让价格为1.72亿元,每股折合人民币4.3元,挂牌期满日被推至2015年6月11日。该金融投资公司副总认为,大连银行的股份之所以少人问津,可能是由于标的价格高,无法引起投资者的兴趣,此外,大连银行利润增长缓慢也是重要原因。

  实际上,在经济下行、利率市场化和混业竞争的整体大环境下,城商行的经营压力普遍比股份制银行更大,再加上银行业前景预期不好,从而导致近两年城商行股权交易价格走势持续走弱。此外,时间因素也不可忽视。每到岁末,一些企业、特别是上市公司,因为自身业绩需要扭亏,或有较强烈资金周转的需求,都希望在年末将银行股股权转让以获得大笔现金。

  有统计数据显示,以江苏银行为例,2010年11月,黑牡丹出售江苏银行4000万股,转让价格约合6.1元/股;2013年年底,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告,江苏银行1600万股挂牌转让,折合5.18元/股;2015年2月13日,金智科技发布公告,将其所持江苏银行2500万股的股份全部转让给江苏广电,转让价格4.54元/股。

  无奈之举

  A股上市颗粒无收,H股上市前赴后继,这是近年来城商行IPO之路的真实写照。如今,随着郑州银行于上月末在港交所提交上市预披露文件,这家地处中原腹地的城商行将有望通过H股登陆资本市场,除了郑州银行外,还有青岛银行及锦州银行先后提交了H股IPO申请。

  自2007年北京银行、南京银行、宁波银行三家城商行成功登陆A股市场之后,城商行A股IPO的大门就一直被关闭。直到今年6月,证监会披露了包括江苏银行、上海银行等10家城商行的上市审核程序进度,等待多时的城商行重新燃起了A股IPO的希望,而随后而至的市场大震荡让城商行的希望再一次被浇灭,一些城商行在A股排队多年之后不得不另谋出路,退而求其次在香港上市。

  奚君羊认为:“说‘退而求其次’是有原因的,地方银行选择在香港上市实属无奈之举。首当其冲的,发行成本要高很多,因为在香港上市则意味着定价肯定要低;其次,H股无法实现境内股份流转,已上市银行市场认可度不高;此外,最重要的是融资规模受到了限制,城商行难以在H股中募集到充足的资金。”

  由于存款保险制度落地、利率市场化进程加快、地方经济增速持续放缓,以及《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规定,我国非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8.5%,城商行面临日益沉重的资本补充压力,融资已是不少城商行迫在眉睫的大事。据了解,我国商业银行资本金补充来源大致来自五个方面:上市(股权)融资、政府注资、利润转增、发行次级债和其他来源。而城商行相对大型商业银行来说,从前四类来源补充资本均受到一定限制,对于迫切需要补充资本的银行来说,去香港上市几乎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此外,对于一些地方银行来说,其在A股上市之路是“路漫漫其修远兮”,最主要原因是股权分散问题。根据规定,股份制银行要实现上市,政府单一股权不得高于30%,且境外战略投资者不能超过两家,持股比例不能超过25%,单一境外投资者持股比例不能超过20%。另一方面,《公司法》规定,公司在申报IPO时,股东人数需控制在200人以下,但很多银行有很多个人持股,例如,据广州银行2014年年报显示,公司股东总数为12136户,其中法人股股东945户,集体股东1户,个人股股东11190户。

  业内人士认为,资本充足率下降是一些地方银行急于选择赴港上市的重要原因。以郑州银行为例,其在港交所提交的上市预披露文件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及资本充足率分别为8.55%、8.55%和10.92%,分别比年初下降0.11、0.11和0.2个百分点。此外,不良贷款率上升也让其倍感压力。数据显示,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已从2012年的0.47%上升到今年上半年的1.06%。

  前不久刚刚提交港股上市材料的青岛银行则已在A股门外苦等3年,济南某券商分析师指出,此次青岛银行急于赴港上市的原因和郑州银行类似。青岛银行2014年年报显示,该行在报告期内的资本充足率较2013年末降低了0.13个百分点至10.75%,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较2013年末降低了0.03个百分点至9.72%。根据上述数据,青岛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情况优于刚刚递交材料的郑州银行,但是均已逼近资本充足率的监管红线。

  基于城商行面临的资本压力,监管部门也在积极引导银行多渠道融资。除了在H股上市外,银监会副主席曹宇曾表示,针对当前城商行普遍存在的资本补充压力,银监会将支持银行通过引进合格股东进行增资扩股;还支持符合条件的银行在境内外上市融资,包括在新三板上市。目前,齐鲁银行已经率先登陆新三板,贵州银行、桂林银行、乐山银行等也在紧锣密鼓地筹备新三板挂牌。

  弯道超越

  9月23日闭幕的2015年城商行年会上发布的《变革与发展——城市商业银行20年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14年末,全国城市商业银行总资产达到18.08万亿元,20年城商行总资产、总负债增长近40倍,存贷款分别增长近35倍和40倍。2014年,全国城商行的总资产与总负债在全国银行业中的占比分别为10.49%、10.52%。从今年城商行榜单看,有6家城商行资产规模超过5000亿元,资产总额紧逼其后,说明城商行的市场份额虽然受到大型商业银行、民营银行以及互联网金融的挤压,但是其发展空间还是巨大的。

  南京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闫海峰表示,与大型银行相比,城商行存在不少劣势,但其经营管理体制、网点设立、特色服务等方面更接“地气”,在业务结构转型、技术转型上有着“船小好掉头”的优势。同时,城商行在各地有着丰富的资源优势,更为了解当地的金融发展需求。一旦城商行顺应互联网、移动支付技术等发展趋势,整合优势资源,创新特色产品,线上线下有效衔接,更加注重客户金融体验,势必使城商行在互联网金融浪潮中脱颖而出。

  “移动支付、互联网终端等先进信息技术手段,将有效降低金融服务成本,提升银行客户的金融体验。当下,如何构筑符合风险管理要求的内控体系,如何建立和完善风险防范成效机制,加强风险防范的主动性、前瞻性、有效性,依然是摆在银行面前的‘难题’。”闫海峰说。

  对此,奚君羊表示,城商行的优势在于灵活,相比于大型银行受到的政府监管较少,整体更加市场化,如果能够把握好互联网金融这股风潮,可能会实现“弯道超越”。

  数据显示,目前,国内民营资本持股占城商行总股本的比重已达56%,近年来,共有49家城商行和20家城信社本着市场自愿原则,通过重组、联合、收购和兼并等方式重组为11家城商行。

  有专家认为,股权转让密集也一定程度上加速中小城商行的股东结构整合,实现优胜劣汰。比如,南昌银行此前受让九江银行部分股权,又收购景德镇银行成立江西银行,虽然由地方政府推动,也是通过市场机制来实现的,所以未来地方银行很有可能走上分化的道路。

  “未来城商行的格局应该更加细化分散。”奚君羊对记者说,“虽然说现在类似于上海银行这样的500强企业较多,类似龙江银行这样问题比较多的银行也有,但是整体来看,他们不会趋同,反而会分化,旧的银行倒掉了,还会有新的银行出现,因为现在监管层在不断的放宽设立银行的条件,这些小银行运营得比较好的话会带来很好的效益,例如美国的社区银行,贴近社区发展,利用关系营销带来了很好的效益,这也是未来城商行需要借鉴的地方。”


(责任编辑: 魏京婷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