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汪涛:三季度基建投资有望进一步恢复

2015年07月31日 07:18    来源: 《经济参考报》    

  28日,瑞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在瑞银主办的“2015年下半年中国宏观经济展望”电话会上表示,从去年开始,政府加强了基础设施投资来保增长,经过这几个月的努力,已经有迹象表明取得了一些成绩。6月份基础设施投资反弹、银行信贷增长快于市场预期,而且长期贷款也在恢复性增长。从这个层面来说,今年三季度基础设施投资有望进一步恢复,对整个经济也起到一定的支撑作用。

  房地产销售在二季度出现了回暖,一线城市房价甚至出现了上涨,这是不是意味着房地产调整已经结束?汪涛认为还没有,“从目前来看,房地产调整刚刚行至中局,”在大部分城市库存仍然比较高的情况下,虽然销售回暖,房地产开发商应该会继续去库存,继续降低新开工的规模。汪涛预测,今年全年新开工面积下降10%—15%,上半年下降了15%—16%左右,下半年的下降可能没那么严重,但是仍然是下降的趋势。“如果房地产销售持续目前比较好的态势,新开工可能从明年二季度左右开始转为正增长,明年全年是零增长。”在建面积和在建规模会持续往下走,还需要两年左右的时间,房地产投资才会有明显的回升。

  汪涛预测,今年下半年,房地产和重工业方面的投资仍将继续减速,而且明年这个过程仍将继续。她预测,今年经济增长是6.8%,明年是6.5%。

  汪涛表示,在房地产继续对经济带来下行压力的情况下,而且股市震荡使得下半年金融服务行业对GDP增长的贡献会弱一些,政策方面可能会继续加大力度保增长。货币政策可能比之前想象的更加保持比较宽松的偏好。“还有两次降息的空间。”汪涛认为,现在的存款基准利率是2%,降到1.5%是可以的,这50个点不一定在今年全部做完。初秋的时候有一次机会,下次降息有可能在9月份左右。不过,汪涛认为,猪肉价格上涨不会明显影响到货币政策。

  “通货紧缩的风险,或者说通货紧缩的压力已经非常明显。”汪涛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虽然CPI还是在1以上,但是PPI连续三年半都是下降,而且CPI上行还是有一定的调价因素。另外一个,从全社会产能过剩的情况来说,通缩压力也是非常大的。这可能是整个宏观政策面临的最大挑战,因此,稳增长和进一步降息等放松货币政策是非常必要的,这个政策主要是用来应对通缩风险,而并不是刺激新一轮的信贷膨胀。

  汪涛表示,最近四五个季度,资本流出确实有增加,“我想用资本流出,不用外资流出,因为它不是外资流出,是资本外流,这样的名字比较贴切。” 不过,她提醒大家注意几点,一是外汇储备余额的下降其实是受汇率的影响,因为有一部分的外汇储备不是投在美元,比如说是投在欧元或者是日元资产上的,欧洲的债券或者是日本的债券。欧元、美元兑美元贬值以后,以美元来表示的外汇储备肯定就要有所降低,但是这并不表示损失了,只不过是计价的问题。二是央行用外汇储备给政策性银行注资,在很多人估算里面这也算成了资本外流。三是,有一部分资本外流是企业偿还过去积累的债务,从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来看,2014年四季度和2015年一季度,两个季度加起来降低了1280亿美元。

  汪涛认为,资本外流对国内的流动性有一定压力,但央行还有很多手段,比如说降准,用MLF操作来对冲、补充国内流动性,所以不用担心国内的流动性因此会紧张。另外,资本外流对汇率会有贬值的影响,但是贬值压力是可控的。汪涛预测,今年人民币兑美元可能是在6.3,明年在6.4,略微有些变化,并没有比较大的贬值。“上周国务院说要扩大人民币的双向浮动区间,这个措辞是很有意思的,我们觉得可能很快就会进一步扩大交易区间,这是政府表明汇率改革进一步深入的举措,加强双向波动。”

  经过这轮股市震荡,有人觉得这会不会影响人民币加入SDR?汪涛认为,影响应该不大,SDR方面一是看国家实力和整个贸易的规模,二就是看货币是不是在国际范围内比较广泛使用。“我觉得,各个国家应该是更加愿意中国在现有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在今年秋天讨论SDR的时候,原则上中国加入SDR的可能性非常大,实际加入时间可能是在明年。


(责任编辑: 邢晓宇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