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去年下半年才加入共享单车大战的永安行 为何急于上市?

2017年04月12日 13:20    来源: 界面新闻     陈菲遐

  常州永安公共自行车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常州永安)已经成功过会即将IPO。在北京、昆明常见的蓝色单车永安行即旗下产品。同属共享单车行业,在摩拜单车和ofo共享单车都没能实现盈利的情况下,名不见经传的常州永安却率先突围,令人始料未及。

  身负“最后一公里”的使命,共享单车行业正快速扩张。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共享单车市场规模达到12.3亿元,用户规模达到0.28亿人。预计到2017年,中国共享单车市场规模将达102.8亿元,增长率为735.8%。用户规模预计在2017年将达2.09亿人。市场和用户数量的快速增长也使得共享单车行业不断受到资金追捧。

  比起首先投身A股市场的常州永安,行业中的第一梯队摩拜单车以及ofo共享单车却选择了腾讯以及阿里作为各自的合作伙伴,并先后获得数亿元的融资额度:摩拜单车的D轮以及E轮融资分别由腾讯和华平投资领投,以及淡马锡资本和高瓴资本跟投,金额分别为2.15亿美元以及1亿美元;ofo共享单车的D轮融资由DST领投,滴滴出行以及中信产业基金等机构参与投资,金额达到4.5亿美元。

  来源:中信证券

  相比之下,常州永安的融资金额则显得有些“寒酸”。招股书显示,公司本次发行股票不超过2400万股,总募资额5.9亿,募集资金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将用于补充公共自行车系统建设及运营项目运营资金、偿还银行借款以及技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

  在摩拜单车以及ofo共享单车找寻产业和互联网资本入驻并攻城略地之时,常州永安却选择了对盈利要求更高的A股IPO这条道路,背后更为根本的原因可以理解为B2G(Business to government)和B2C的模式差异。

  从国内外的发展过程来看,共享单车经历过三个阶段。共享单车起源于海外,第一阶段是在2010年之前,主要形式是由政府主导分城市管理的有桩公共自行车租赁。2010年至2014年,国内开始出现专门经营单车市场的企业,并采用承包市政单车的方式,继续经营有桩单车。2014年至今,随着互联网、物联网的快速发展,以摩拜单车、ofo共享单车为代表的共享单车应运而生,并采用更为便捷的无桩单车替代有桩单车。可以说,无桩单车的出现真正开启了共享单车的行业盛宴。

  早在“摩拜们”尚未风靡的2010-2014年的4个年头,也就是共享单车经历的第二个阶段中,常州永安就已作为公共自行车运营商切入自行车租赁领域,是第二阶段发展的一大代表企业。成立于2010年的常州永安,是国内最大的公共自行车运营商。而与摩拜单车和ofo共享单车不同的是,常州永安早已实现了盈利。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常州永安的营业收入达到7.74亿元,同比增长25%;净利润达到1.17亿元,同比增长约24%。这也可以从侧面理解,在“摩拜们”不惜代价抢占市场的时候,常州永安却选择早早地以IPO作为结局“退出”竞争。

  常州永安的收入分为系统销售收入以及运营服务收入。其中,系统销售收入是指公共自行车销售商负责有桩公共自行车系统的设备投入、系统建设与安装调试,完成后一般出售给各地政府部门和事业单位。运营服务收入是指在系统建成并销售之后向客户提供的运营和管理服务,一般合同期限为五年,又称PPP模式。2014年以来,系统运营服务收入一直占据了收入的2/3以上。

  而要做到这一点,常州永安必须与政府保持着密切的关系。招股书中提到,自2011年起,常州永安就与不少市县政府签订了为期5年的合同。截至2016年底,常州永安210个市县项目的合同金额约30亿元。这一点也体现在常州永安的主要客户上。2016年常州永安的前五大客户分别是:潍坊市公共自行车管理中心(潍坊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南京公共自行车有限公司、四川庞瑞科技有限公司、徐州市城市管理局、昆山市城市综合管理处。合计销售金额1.68亿元,占比21.7%。

  我们分析常州永安每年的前五大客户,发现其重合率较高,同一客户的年均服务费从2000万至5000万元不等。徐州市城管理局2014年-2016年每年的系统运营服务收入分别为2418万元、2371万元以及2453万元,合计达到7242万元;潍坊市公共自行车管理中心三年每年的系统运营服务收入分别为3247万元、5518万元以及6221万元,三年合计政府支出达到了1.49亿元。截至2016年12月31日,公司累计与约110个左右的城市(或县)开展系统销售业务。截至2016年底,公司与政府签订的合同金额约30亿元人民币,这一存量可为公司2017年带来保底6亿元左右的运营收入。

  因此,作为传统的政府投资的公共自行车系统,常州永安的本质更像是一项基础民生服务。其与摩拜单车、ofo共享单车最大的差别在于,常州永安与政府签订合同产生的产品,是有桩租赁的自行车,需要到固定桩点进行借还车。这样做的优势在于便于管理以及维护保养,但劣势就在于便捷程度。这也是为何在摩拜等无桩式单车出现之前,共享单车的普及率不高的主要原因。

  截至2016年年底,公司线上平台注册会员(常州永安平台会员)仅750万人左右。而摩拜单车月活跃用户就已超过了1000万人。因此即便有桩式自行车的普及率并不高,在B2G的模式下,常州永安早已实现了盈利。

  这也可以理解为何在共享单车的“颜色大战”中,却并未见常州永安的身影。事实上,自2016年下半年开始,常州永安才开始少量布局无桩单车,涉足真正的共享单车领域。

  擅长处理政府订单的常州永安,不用像摩拜和ofo们那样考虑用户体验,也不需要解决自行车被偷盗的问题,需要解决的只是持续地拿到政府订单。事实上,在共享单车兴起之前,运营了6年之久的有桩自行车租赁并未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如今,靠着政府订单的常州永安要赴A股市场IPO,继续融资解决着项目运营的资金缺口。

  而随着摩拜和ofo们的大力发展,政府对于有桩单车的支持力度也存在着不确定性。常州永安的订单和收入来源于政府对公共自行车支持力度。目前,政府对于无桩单车的规范措施正在出台,交通部也明确对共享单车的发展持支持鼓励态度。如果共享单车监管进一步到位,公共自行车财政投入可能有所减少。届时,还有多少人使用有桩式的租赁自行车?这可能才是常州永安急于上市最重要的原因。毕竟再过几年,常州永安可能面临没有政府订单的尴尬局面。


(责任编辑: 马先震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