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净利首度亏损短期债务兵临城下 振江股份收入利润错配惊愕监管

2019年08月28日 22:10    来源: 投资时报     李浥尘

  自上市净利润就持续下滑且幅度不断加大,到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更是开始亏损,且蹊跷的是,同时间营收大幅增长。江苏振江新能源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振江股份,股票代码603507)因为一连串数据颇为“与众不同”,近期引发市场的高度关注。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振江股份半年报显示,上半年该公司净利润首都亏损,亏损金额达2108.84万元,降幅155.11%,扣非后净利润亦大幅亏损2392.74 万元,同比下降209.99%。

  更令人奇怪的是,今年上半年,振江股份净利润、毛利率、货币资金下降的同时,营收、销售费用、财务费用、利息支出、短期借款、长期借款、资产负债率、受限资产、存货等数据都在大幅上升。

  引发投资者担忧的还有,截至2019年6月30日,振江股份货币资金仅为4.03亿元,同比下降40.62%。同期,短期借款10.68亿元,同比增加43.55%,是货币资金的2.65倍,这意味着,该公司短期偿债压力不小。且从2017 年、2018 年和2019 年半年度三个维度的数据看,其资产负债率分别为28.77%、50.14%和52.81%,一路攀升,涨幅不小。

  对于诸多数据存在背离和异常之处的情形,上交所8 月 23 日给振江股份下发中报问询函,提出了诸多问题,并要求该公司对系列数据进行进一步的说明。

  半年报显示,振江股份上半年实现营收6.45亿元,同比增加73.44%,但净利润首度出现亏损,亏损金额达到2108.84万元,同比大幅下降155.11%,扣非后净利润亦大幅亏损2392.74 万元,同比下降209.99%。

  对比数据可以看出,振江股份营收保持大幅度增长的同时,净利润出现大幅下滑,营收与净利润数据出现严重背离。

  再看振江股份前两年的业绩数据:2017年11月6日上市,实现净利润1.16 亿元,同比下降19.77%,这意味着,上市当年,该公司净利润即告下滑;2018 年实现净利润6074.89 万元,同比下降47.65%,继续下滑趋势。对此,在8月23日下发的问询函中,上交所明确要求振江股份说明今年上半年营收与净利背离的原因及合理性,并解释近两年业绩持续下滑的原因及合理性。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针对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亏损,半年报中,振江股份用了较大篇幅,从6个方面来解释亏损原因,其中包括固定资产折旧增加1725.44 万元,同比增长81.14%;经营规模扩大引致员工薪酬支出增长4783.49 万元,同比增长73.24%;理财收益减少1645.26 万元,较2018 年同期减少85.94%等。

  对此,上交所要求振江股份补充披露固定资产折旧大幅增加的原因及合理性,员工薪酬支出变动的原因及合理性以及购买理财产品的具体情况。

  引人关注的还有另外一组数据,在造成业绩下滑的费用提升方面,今年上半年,振江股份销售费用与财务费用增加幅度也颇大。上半年,振江股份销售费用为5732.12 万元,同比增加130.50%,其中运费、工资及附加、差旅费及招待费增幅较大,售后服务费、仓储费和代理费为今年上半年新增;财务费用为2872.33 万元,同比增加218.61%,其中利息支出2760.41 万元,同比增加183.92%。

  销售费用、财务费用、利息支出如此大幅增加的原因及合理性都在哪里?上交所据此要求振江股份补充披露拟采取的销售费用控制措施,并评估其有效性。

  《投资时报》研究员了解到,德邦证券在点评振江股份中报时表示,导致其上半年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是油漆涂装等部分关键工序达产不及预期,限制振江股份风电设备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导致上半年毛利率大幅下滑至16.66%,比去年同期减少6.74个百分点。然而在振江股份半年报中,并未有毛利率减少的具体细分数据。

  此前的2018 年数据显示,振江股份主要业务的毛利率为35.59%,同比减少10.91个百分点;产品的毛利率15.17%,同比减少3.98个百分点。具体到产品,机舱罩毛利率30.22%,同比减少17.61个百分点;转子房毛利率41.74%,同比减少10.84个百分点;定子段毛利率26.67%,同比减少19.16个百分点;光伏支架毛利率14.99%,同比减少4.66个百分点。

  由于缺乏相对应的数据,上交所在问询函中要求振江股份补充披露2019 年上半年风电设备、光伏设备这两项主营业务和各主要产品的毛利率水平,是否出现下降,以及下降的具体原因。此外,还要求说明振江股份毛利率水平是否与同行业趋势基本一致,并结合产品主要应用领域光伏和风电产业2019 年上半年的行业发展状况,具体说明其对振江股份毛利率下降产生的影响。

  梳理近三年的业绩数据可见,振江股份2017、2018、2019 年半年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均为负,分别为-1883.10 万元、-1.32亿元和-1.74亿元。此外,振江股份2017 年、2018 年、2019 年半年度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7.89亿元、4408.18 万元和-2.47亿元。

  对于此种现金流变化,上交所要求振江股份说明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连续三个半年度数据均为负的原因,补充披露报告期内购买原材料的具体数量、金额、投入项目等。同时,要求结合具体项目或者收购行为,说明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近三年大幅波动的原因。

  《投资时报》研究员留意到,截至2019年6月30日,振江股份货币资金仅为4.03亿元,同比下降40.62%。同期,短期、长期借款、资产负债率、受限资产等数据均有大幅度上升,这意味着,其财务状况有所恶化。

  据振江股份中报披露,截至2019年6月30日,短期借款10.68亿元,同比增加43.55%,短期债务是货币资金的2.65倍;长期借款1909万元,同比增加90.90%;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5166.96万元,同比增加138.67%。2017 年、2018 年和2019 年半年度,资产负债率分别为28.77%、50.14%和52.81%,涨幅较大。

  针对振江股份的负债情况,深交所要求振江股份补充披露其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长期借款的主要构成,2019 年内债务到期情况,以及这些负债大幅增加的原因,并结合实际业务情况,说明资产负债率在2018 年度大幅增加的原因。

  上交所还特别要求振江股份结合流动资金、经营性现金流情况,说明相关债务偿付资金安排以及是否存在债务风险;是否存在进一步改善财务状况的计划和安排。

  中报数据还显示,截至2019 年6 月30 日,振江股份受限资产约6.18 亿元,占总资产比例21.38%;2018 年末受限资产为3.32 亿元,2019 年上半年较2018 年末受限资产增长86.14%。对此项数据大幅上升的情形,上交所要求振江股份说明上半年受限资产大幅增加的原因,各科目资产受限的状态、涉及事项及风险,并要求振江股份自查并核实受限资产前期是否应当履行决策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以及是否已按要求履行。

  对振江股份今年上半年财务数据,上交所还关注到其存货有较大幅度的增加,对振江股份的业绩表现也造成负面影响。振江股份中报披露,截至2019 年6 月30 日,存货5.68 亿元,同比增加42.85%,主要系购买原材料增加及价格上涨及客户延期提货所致;货币资金4.03 亿元,同比下降40.62%,主要系订单量增多购买原材料等使银行存款减少所致。

  对此情形,上交所要求振江股份结合行业发展趋势、生产经营状况及在手订单情况,补充披露存货大幅增加的原因,并说明公司存货的销售情况,是否会因周转不力对净利润造成影响。

  此外,上交所还注意到,今年上半年存货跌价准备计提仅为27.52 万元,存货跌价准备余额为1336.49 万元;2018 年度存货3.98亿元,则计提525.88 万元。

  对照2018年、今年上半年的数据可以看出,今年上半年比去年存货增加1.70亿元,但存货减值准备计提却减少了498.36万元,对两项数据不匹配的情况,上交所要求分析说明存货跌价准备计提的合理性及是否充分。

(责任编辑:马先震)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净利首度亏损短期债务兵临城下 振江股份收入利润错配惊愕监管

2019-08-28 22:10 来源:投资时报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