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业绩向好净利下滑 南航退盟另谋发展

2018年11月27日 13:10    来源: 时代周报    

  合作11年之后,南方航空(600029.SH)宣布退出天合联盟。

  11月15日,南方航空突然发布公告称,决定从2019年1月1日开始不再续签天合联盟的协议,而这是公司根据自身发展战略需要以及顺应全球航空运输业合作模式的新趋势作出的决定,并且计划于2019年完成各项过渡工作。

  对此,南方航空证券部相关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无可奉告。”

  “短期来看,虽然这样的变更不会给南航带来太多影响,但或许行业最糟糕的时刻还没有来临,唯一能确定的是,大公司在未来的竞争中能更具优势。”上海某证券公司交运行业分析师宋清(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联盟与竞争

  根据公开资料,航空联盟是多个航空公司之间达成的合作协议,联盟内的航空公司代码共享,组成更大的航空网络,航空公司之间共用维修设施、运作设备、职员,相互支援地勤和空厨作业以降低成本,乘客不仅可以享受更低的票价,还可以在同个联盟内搭乘不同航空公司飞机时,把飞行里程数量积累到同个账户中。

  全球主要有三大航空联盟,分别为星空联盟(Star Alliance)、天合联盟(SkyTeam)以及寰宇一家(Oneworld)。

  天合联盟成立于2000年,总部位于阿姆斯特丹,成员公司包括东方航空(600115.SH)、南方航空、厦门航空、达美航空、大韩航空、法荷航空集团、俄罗斯国际航空、意大利航空、沙特阿拉伯航空等。

  星空联盟则成立于1997年,总部位于德国法兰克福,其拥有的成员公司最多,包括中国国航、深圳航空、美国联合航空、汉莎航空、新加坡航空、全日空、加拿大航空、印度航空、韩亚航空等。

  总部位于美国纽约的寰宇一家是1999年由美国航空、英国航空、国泰航空、澳洲航空、原加拿大航空等5家分属不同国家的大型国际航空公司发起的结盟。其旗下成员公司的数量不及前两者,且目前尚未有来自中国的成员公司的加入。

  “对航空公司来说,加入航空联盟的目的,一方面,补足航空网络,主要是让自己的乘客飞海外的时候更方便;另一方面,引入客流,让外国航空公司把更多客源、资源引到自己公司,在业务上与外国航空公司产生更多合作。”宋清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随着全球航空业竞争的加剧,航企间联盟构建更紧密的利益共同体成为航企扩大竞争力的另一主流选择。

  2015年下半年,同属天合联盟重要成员的达美航空和东方航空“牵手”,前者以4.5亿美元认购后者3.55%的股权,成为后者第一大外部股东。这也是达美航空最大的一笔对外投资。

  2017年下半年,东方航空出资3.75亿欧元,认购法荷航10%的股权,并向法荷航委派一名董事。同时,达美航空也以同样的资金,认购法荷航10%的股权并派驻1名董事。

  “从地理上来看,上海有着更多的欧美航线客源,东方航空比南方航空更占优势;而交叉持股和股权合作,又使东方航空与达美航空、法荷航三方的合作关系捆绑得更加紧密。相比之下,南方航空在天合联盟中的地位愈发尴尬。”宋清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2017年3月,南方航空宣布向寰宇一家创始成员之一的美国航空发行2.7亿H股股票,发行价格为5.74港元/股。截至2018年三季报,美国航空持有南航2.2%的股权,在南航十大股东名录中排名第六。

  “对美国航空来说,这个消息(南航将退出天合联盟)是我们和中国最大的航空公司扩大双边关系的绝佳契机。随着北京大兴机场即将在2019年投入使用,以及我们和南航的全面合作关系,我们对于在中国市场的未来感到兴奋。”美国航空在南方航空宣布退出天合联盟后如此表示。

  净利润下滑

  10月31日,南方航空公布2018年三季报,2018年前三季度,南方航空实现营业总收入1088.89亿元,同比增长13.27%,但是净利润仅为41.75亿元,同比下降40.78%。

  从净利润来看,这已经是南方航空连续第二个季度净利润下滑。

  此前,南方航空的业绩曾不断好转。2017年三季度至2018年一季度,公司连续3个季度保持净利润同比正增长,尤其是在2018年一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速达到64%。但从2018年半年报开始,南方航空的净利润开始变为负增长,为-23%。

  业绩下滑显然是受到了外部环境剧烈变动的冲击。在这段时间里,无论是汇率还是油价,都对航空公司充满敌意。

  自2018年3月底,人民币汇率开始持续贬值,美元兑人民币从6.29元直线拉升到目前的6.95元,2018年前三季度人民币贬值5.3%,尤其是2018年第三季度,贬值幅度达3.97%,这给南方航空造成了超过20亿元的汇兑损失。

  在原油价格方面,2018年3月前后,国际原油价格开始突破冲高,布伦特原油从3月底的65美元/桶涨到10月前后的超过86美元/桶,上涨幅度超过32%。

  2018年前三季度,南方航空营业成本同比增长16%,达到941亿元,尤其是在第三季度,公司成本的增速高达21%,其中航油成本增长50%左右。

  实际上,如果剔除汇率和油价的扰动,仅从收入角度来看,南方航空的经营业绩从2016年底以来是不断向好的。

  2015–2016年,南方航空的收入增速仅为3%左右,2017年上升至11%,2018年前三季度进一步上升为13%左右。

  “自2016年底以来,民航业展开了供给侧改革,限制主要机场的航班时刻增速,行业竞争愈发变得有序;另一方面,在民航局主导下,不断放开航线定价权,机票价格逐渐上涨,航空客流量又持续增加。这些因素都使得国有大型航空公司在竞争中变得越来越有利。”宋清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2018年前三季度,南方航空的客座率也达到了历史最好的水平。2018年4月、8月及10月,南方航空客座率分别达到84%、85.85%、82.6%,相比起来,这一数字在2016年仅为80%左右。

  2018年9月26日,南方航空定向增发15.78亿股,新增的股份已经完成登记托管手续,而募集的95亿元则主要用于引进41架飞机的项目及A320系列飞机选装轻质座椅项目。

  民营航企春秋航空出资8.5亿元,参与了此次定增认购。定增完成之后,春秋航空也凭借1.15%的持股比例,在南方航空十大股东名录上排名第八。

  “行业内的小公司正以股权合作的方式向大型企业靠拢,未来行业集中化的趋势将越来越明显。”宋清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责任编辑:关婧)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