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民营银行成长记:近三成“换帅” 发展存挑战

2018年06月25日 07:10    来源: 国际金融报     记者 范佳慧

  继富民银行后,又一家民营银行完成“换帅”。

  6月19日,福建华通银行官方微信发布消息称,经华通银行第一届董事会第四次临时会议审议通过并获福建银监局核准任职资格,聘任李超为华通银行行长。李超此前曾任广发银行南京分行党委书记、行长。

  记者注意到,在已经开业的17家民营银行中,高管“水土不服”的现象普遍存在。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仅行长一职变动的占比就接近三成。对此,一位银行业内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分析,民营银行有可能面临一些难以突破的经营问题,例如在托管资质、对公业务方面受限,管理层压力也比较大。

  华通银行:

  空缺半年终迎新行长

  作为福建首家民营银行,华通银行在行长之位空缺半年后,终于迎来了新行长。

  华通银行于2016年11月28日获得原银监会批复筹建,同意永辉超市、阳光控股分别认购该行总股本27.5%、26.25%股份的发起人资格,该行注册资本为24亿元。

  去年1月,华通银行在福州开业,高管大多来自于银行系统。兴业银行原副行长陈德康担任华通银行董事长,微众银行原副行长、兴业银行同业业务部原总经理郑新林担任华通银行行长,兴业银行温州分行原行长陈丹担任副行长。除上述三位老“兴业人”外,招商银行原副行长汤小青担任华通银行监事长,建设银行福清分行原行长陈文胜担任副行长。

  郑新林有着丰富的银行同业业务经验。公开信息显示,在微众银行期间,郑新林也主要分管同业业务和公司业务。不过,任职还不满一年,去年11月底,就有相关媒体报道,郑新林已离职,暂由华通银行副行长陈文胜代管。彼时曾有多位民营银行人士表示,华通银行同业业务较为激进。

  华通银行官网显示,该行以“科技金融,助微惠民”为战略定位,经营模式为“以金融为本、互联网为用”,核心业务框架涵盖“科技金融、普惠金融、便捷支付、财富管理”。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华通银行的新行长李超,曾在中国进出口银行供职。2002年加入民生银行,曾任中国民生银行北京管理部财富管理中心主任。2017年9月,经江苏银监局批复同意,李超任广发银行南京分行行长一职。

  富民银行:

  “新帅”或发力金融科技

  无独有偶,在不久前,还有一家民营银行“新帅”确定。

  6月13日,重庆银监局官网发布了《重庆银监局关于孙中东任职资格的批复》(下称“批复”)。批复显示,经重庆银监局审核,孙中东具备金融机构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条件,现核准其拟任重庆富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行长的任职资格。

  在这之前,富民银行原行长闵路浩已于今年4月下旬离职,据相关媒体报道,经富民银行股东大会同意,他已改任该行顾问。

  记者梳理公开资料了解到,“接任者”孙中东原为上海华瑞银行副行长兼首席信息官,曾分管华瑞银行“三驾马车”之一的互联网业务,具有丰富的国有商业银行信息科技工作经验及银行业务经验,先后在中国银行广东省分行、中国银行总行、上海华瑞银行任职。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随着新行长孙中东的加盟,意味着富民银行发力金融科技的战略正在加速落地。

  根据富民银行官网披露的信息,富民银行是经原银监会批准成立的中西部第一家民营银行,由瀚华金控、宗申集团等重庆7家民营企业共同发起设立,注册资本30亿元,于2016年8月开业。

  2017年是富民银行成立后完整经营的第一年。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富民银行资产总额183.66亿元,净利润1080万元,不良资产率为0,开业首个会计年度即实现盈利。

  “换帅”背后:

  遭遇“成长的烦恼”

  自2014年首批民营银行获批筹建以来,民营银行高管职位曾获很多商业银行高管的青睐。但此后,这些加盟民营银行的高管又频现“闪退”现象。

  今年4月中旬,东北首家民营银行——吉林亿联银行行长戴兵离职。当时,该行相关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原行长戴兵因个人原因离职,并不清楚其下一步去向。而哈尔滨银行原行长张其广将出任新行长。

  2017年10月,北京中关村银行原行长王萌因个人原因辞职,而此时距中关村银行开业刚过3个月。

  微众银行中,郑新林并不是第一位选择离职的高管。在其离职前两个月,微众银行原行长曹彤宣布因个人原因请辞所任职务。

  在分析人士看来,高管“变动”的背后,除去个人原因,是否与银行战略侧重点契合也很重要。

  数据显示,目前已获批开业的民营银行总共有17家,业务定位主要聚焦于小微企业、消费贷款、“三农”等普惠金融领域。明确打出“互联网银行”招牌的共有8家,分别是微众银行、网商银行、苏宁银行、新网银行、亿联银行、中关村银行、华通银行、众邦银行,其中6家银行的大股东为互联网企业。无疑,业务模式同质化是民营银行面临的“成长的烦恼”之一。

  上述银行业内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民营银行受“一行一店”模式影响,物理网点极少,在存贷业务上缺乏优势,因此急需开展新的业务,所以近两年一些民营银行在网贷存管业务上发力较多。

  不过,在该业内人士看来,虽然目前在民营银行就职的高管们在银行领域有多年经验和资源,但要适应“中国式”民营银行的特点,还需要一个磨合期。“民营银行有可能面临一些难以突破的经营问题,例如在托管资质、对公业务方面受限,管理层压力也比较大,因而频频出现‘换帅’现象”。

  根据原银监会披露的数据,截至2017年末,民营银行总资产为3381.4亿元,同比增长85.22%,其中各项贷款余额1444.17亿元,增长76.38%。民营银行总计实现净利润19.67亿元,是上年同期的2.09倍;不良贷款率0.53%,低于商业银行平均水平1.22个百分点。

(责任编辑:关婧)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