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滴滴,请你给死去的空姐一个交代

2018年05月10日 11:12    来源: 新浪财经    

  滴滴,请你给死去的空姐一个交代

  来源:停机坪 停哥

  相信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个悲伤的消息:

  2018年5月5号晚上,祥鹏航空公司空乘明珠,执行完郑州-连云港-郑州-绵阳-郑州的航班后,在郑州航空港区通过滴滴叫了一辆网约车赶往市里,却惨遭司机杀害。

图片来源:河南都市频道

  图片来源:河南都市频道

  明珠于2016年9月14日加入祥鹏航空,作为空乘开始飞行,21岁正值花季的她本该有光明的未来,却惨被恶人所害。

  我无法想象在那种孤苦无依,人地两生,深更半夜,求救无门的境地下,明珠是多么的无助与绝望,也难以用语言来形容她的离去给家人带来了多少悲伤。

图片来源:河南都市频道

  图片来源:河南都市频道

  在这里,我想先对中国民航界近十万名空姐姑娘们说几句话:这个世界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可怕,但也绝对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恶人一直都存在着。我想明珠在踏进那辆车之前也无法预料到这辆车将会把她带向死亡。但你们记住了:你们每个人都是家人的心肝宝贝,保护自己这件事,再刻意、再小心、再谨慎都不过分。

  而对于滴滴公司,我感到了愤怒。

  网约车在很大程度上确实提高人们出行的便利,但如何对司机进行监管,如何判断平台方滴滴公司的监管已经到位?这是滴滴公司必须要面对的问题,也是必须要给死者及其家属的交代。

  要知道,每当我们走进一辆网约车,在接下来的行程中,我的生命基本就算交给了驾驶员的手中,但是,我无法从任何渠道得知这名驾驶员的详细信息,他是否有过犯罪史?有无危险驾驶犯罪记录?甚至,我们连注册司机与驾驶司机是否为同一人都不得而知。

  换句话说:驾驶员有没有通过滴滴的审核,审核流程又是怎样做的?如果不是注册驾驶员,作为平台方,滴滴有没有什么措施防止司机擅自更换?而用户端又如何体现?

  如果这些都做不到,又怎么能让我们用户放心?

  自2015年滴滴与快的合并,并在2016年收购优步中国后,在美团宣布进入网约车市场之前,中国的网约车市场基本算是滴滴一家独大,不仅是独大,而且是太高太大,高到需要我们用户对打车感到祈求,大到需要我们对安全感到奢望。

  滴滴公司CEO程维先生,在2017年末,《财经》杂志对你的一次采访中,你曾这样说过:“整个人类交通正在面临一场大变革,它会改变整个汽车产业、能源产业。如果今天我不去思考这些问题,我们会错过一个很大的机会。”

  在这些采访中,我看到了你的视野格局和自信,但我想请问:你还记不记得当初为什么要创立滴滴?如今的你,重心还有多少放在了用户身上?作为普通用户,我们要的是什么?

  我们考虑的不是大变革,我们不关心你们能不能改变汽车和能源产业,我们最关心的是,当我们想打车,能不到打到车,我们最最关心的是,当我们踏上你的车,还能不能平平安安的下车。

  在这几年里,有关滴滴司机对乘客进行辱骂、骚扰以及威胁的新闻早已屡见不鲜,在网上用关键词都能搜出一片,可程维先生,在你们一次次疲于奔波进行公关之时,到底有没有考虑过这是为什么?

  作为互联网公司,你们总说给我们用户做画像,可按照现有的技术条件,你们对于旗下上千万的网约车司机有没有严格做画像,而这些画像在实际应用当中又起到了怎样的效果,给用户避免了多少麻烦,又保证了多少用户的出行安全?

  在今年4月,博主@孟婆在修行 曾在微博撰文描述了她独自乘坐滴滴优享网约车时的可怕经历,上车后,她就感觉到了头晕,而司机每隔几秒就发生一阵令人不寒而栗的笑声,反复问她:“做一次多少钱?”,在她好不容易摆脱掉他,重新打车回酒店时,新的驾驶员却先将车掉了头,并告诉她,“刚才司机开的路都是错的。”

  而滴滴公司在后续的调查中却是这样反问她的:“你是不是给过他暗示,是不是他理解错了?”

  我真的无法理解这是一家超级独角兽企业在面对“女性安全”时的态度。

  是时候做些改变了。我的力量很小,改变不了什么,影响不了你们的估值,也没想让用户去卸载滴滴的app。我也认可仍然有无数心地善良的好司机在通过这份工作,依靠自己的勤劳和汗水获得收入。

  但是,你们做的不够,远远不够,真的不够。哪怕你们认为已经把所有能用的手段全都用尽了,那也不够。如果足够,那明珠现在在哪?

  在我们航空界,为了避免任何可能会出现的差错而导致空难,全世界民航系统每时每刻都在进行复盘,对有可能发生的任何突发状况都做了非常详细的预案。我们能做到,为什么你们做不到?如果没有办法,那你们就去想办法,这是你们的责任!

  你们一定要给明珠和她的家人一个交代。

  明珠啊明珠,同事们都说你是一个特别爱笑的姑娘,都夸你飞航班时特别认真,我看了你的照片,你很可爱。

  不知道在这飞行一年多的时间里,你有过多少悲伤,又有过多少快乐,也不知道你有看过我写的多少东西,很遗憾,今天却要用这种方式去纪念你。

  你走了,走的很委屈,很痛苦,但请你放心,等真凶被抓到,被判刑,被枪毙,我一定再写一封信告诉你。

  有些话不知道怎么说,唯有哽咽。

  我很难过。

(责任编辑:马先震)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