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红岭创投转型记:网贷业务三年内清盘

2017年08月08日 14:11    来源: 时代周报    

  

  时代周报记者 曾令俊 实习生 李雅颖 发自广州

  去年,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谈及与红岭创投的七年之痒时,曾感慨:“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没料到,一年后,这句告白变为现实。

  7月27日,周世平对外称,网贷不是红岭擅长和看好的,平台将在3年内清盘,到2020年末将现有产品全部清理完成。作为网贷行业的龙头企业,红岭创投却亲手切掉网贷业务,提早退场。周世平撂下的一句“网贷不是红岭擅长和看好的”,更是让不少投资者愕然。

  “作为大额标模式的标杆性企业,红岭创投的退出具有强烈的信号意义,为网贷的大额标模式画上了一个句号。”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分析称。

  “做了8年网贷,我的心太累了!”周世平坦言,转型是因为垫付和坏账,“我们做到2700多亿元交易量,不仅没有赚钱,还有8亿元的坏账。未来这样的平台没有可能性,我老周也没有底气继续让投资人一直在平台投资,因为长期垫付那个漏洞会越来越大,总有一天平台会爆掉。”

  7月31日,在红岭创投举行的战略转型交流会上,周世平透露,红岭创投的未来将打造成一个金控品牌,进行“产业+金融”的布局。清盘工作完成后股权将并入红岭控股,在产业金融、创新投行、资产管理、财富管理四大板块开展业务。红岭控股成立于2017年1月份,大股东为周世平及其妻子。

  民投金服CEO陈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随着网贷整改深入,抗风险能力弱、不合规、业务压力大的平台确实有退出的趋势。

  坏账达8亿

  41岁创办红岭创投的周世平,在资本市场纵横二十多年,几经起落,没有显赫背景的他被视为“草根”的代表人物。2009年3月,红岭创投正式上线运营,是中国最早一批进入网贷领域的企业。

  周世平为红岭创投设计了垫付模式,投资人投资的借款标逾期后由网站风险准备金进行垫付,不同等级的会员享受不同额度的垫付。

  这一设计吸引了无数的投资者,让红岭创投蹿升为业内品牌,交易量也与日俱增。红岭创投累计成交达到2700个亿,投资人数量接近180万,给投资人赚取了超过60亿元的收益。周世平坦言,红岭创投做得最好是让投资人有收益,但是“老周现在连汤都没有喝到”。

  2014年初以来,红岭创投开展了大量的大额借款业务,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大额标所暴露的资金风险使得红岭创投承受巨大压力。

  2015年底,周世平称,红岭创投当年坏账为5亿元左右。截至目前,周世平预估平台的坏账达到8亿元。

  周世平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垫付和坏账是红岭放弃P2P,选择转型的两个重要原因。中国互金协会信披平台上披露的数据显示,红岭创投2016年全年亏损高达1.83亿元,而2015年还是盈利状态,净赚2977万元。

  实际上,从2015年开始,周世平已经看到了问题所在,考虑转型,“但这么多投资人,你不能说关就关,你要对投资人负责,最起码要把退路想好,让投资人安全上岸也是一个不小的责任”。

  周世平称,让现有投资人平稳上岸,以及清收处置不良资产,是红岭创投三年内清盘网贷业务需要做的最重要的工作。“详细的清盘计划正在制定,而三年的时间计划是根据目前200多亿元存量资产来定的。”不过,红岭创投清盘并不代表停发业务,周世平表示:“在消化存量资产的同时中间也会陆续发一些新的产品,投资期控制在三年之内,主要是100万元以下小额分散的车贷、房贷。”

  监管加强

  除了自身因素,清盘也受形势所迫。随着网贷平台监管加强,红岭创投也站到了红线边缘。

  2016年8月,银监会、工信部、公安部等联合发布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同一自然人在同一网贷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2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这对于以大额融资项目作为优势的红岭创投来说,无疑与监管要求格格不入。

  今年3月28日,红岭创投全部停发快借标、议标、特标单笔100万元以上大额标的,平台新发的产品将以限额为标准。由大标模式走向小额分散,这意味着红岭创投必须对原有的风控体系以及资产端的开发模式重新进行开发,这无异于一次“刮骨疗伤”的调整。

  周世平称,因为大标不能做,小标也不是公司强项,而且红岭创投本身还有8个亿的坏账需要去消化,不可能做好企业的融资服务。

  垫付制度也与监管要求背道而驰。据了解,银监会给P2P平台的职能下了定义,“P2P平台是信息中介而非信用中介”,但红岭创投一直采用“刚性兑付”模式,充当信用中介的角色,一旦出现债务人违约,平台会自掏腰包还款给投资者。

  另外,作为合规重要指标之一的银行资金存管,红岭创投却因为不良资产风险,资金存管上线迟缓。据周世平介绍,今年6月、7月,红岭创投已与平安银行、工商银行签过协议,但需等待总行的审批,“最主要原因,是不良资产的处置,他们可能不愿意承担风险”。

  净值标作为深圳监管关注的重点,也是其中一个因素。据了解,监管要求净值标实现零杠杆,但在红岭创投2700亿元的交易额中,净值标占比超过85%。

  “没有监管政策出台,红岭创投也会进行转型,网贷业务也会清盘,只是早晚的问题。2008年筹备红岭创投的时候已经做了长远的规划,红岭创投在网贷行业只是一个过渡。”周世平说道。

  作为标杆性企业,红岭创投选择退出网贷行业,这是否预示着网贷行业前景不被看好?周世平不这么认为,“我退出网贷并不代表网贷行业没有前景,我退出网贷是因为不擅长。”

  陈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过去数年网贷存量市场积累的借贷风险在爆发,存续平台需要面临坏账风险的应对压力,另一方面是合规成本在加大,部分平台面临业务转型、上线银行存管多方面的挑战。“因此,背景、实力较弱的平台,确实可能会选择退出网贷,进行业务转型。”

  零壹财经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上半年,前后至少有5200家平台涌入网贷行业,如今正常运营者仅余1553家,不足30%,大量平台倒闭、跑路和主动退出(转型、关停)。陈明预测,未来行业将缩到500家左右。

  转型金控平台

  红岭创投清盘后该何去何从?周世平的答案是:“做该做的事,做擅长的事。”

  在完成所有网贷业务的清算后,红岭创投将通过股权收购并购到红岭控股,继而打造创新的金控品牌,发展产业金融、创新投行、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四大业务板块,进行“产业+金融”的布局,以“核心企业+资产链” 为核心资产。

  在匹配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的基础上,红岭创投已在产业基金、私募股权基金、风险投资基金方面进行布局,未来将加快在资管公司、信托公司方面的布局,通过“理财平台+机构投资者”,树立金控品牌。

  红岭将保障资金安全作为重点。“红岭创投资金端,我们原有的投资人会转化一部分,另外我们未来会重点跟机构进行合作。机构考虑安全性,所以我们转型红岭控股以后考虑资金安全。资金端的安全有保证,未来资金端的资金也很容易进来。”周世平说道。

  目前,红岭已经与中正金融、广州基金、国盛基金、恒大人寿等开展合作关系,打造产业投资基金,为多家上市公司提供并购重组、投融资服务。

  在投资人管理方面,去“刚性兑付”也成为转型的重要部分。转型之后,区别于以往的垫付保息,新的产品不仅需要投资人自己承担投资风险,而且只有通过评定、签署协议后的合格投资人才能参投。

  尽管转型之路也不平坦,但凭借在资本市场打滚二十多年的经验和眼光,周世平对于他所“擅长之事”信心十足。红岭控股已经取得私募、证券、股权、资产和融资租赁的牌照。周世平预测:“今年下半年开展业务后,2018年红岭控股就会实现盈利,而且会远超预期。”


(责任编辑: 马先震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