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众筹平台坚持纯公益难运营 发展冷热不均

2016年12月14日 17:21    来源: 新华网     化麦子

  “朋友圈刷下来,全是我同学的求助信息,点进去看是轻松筹的链接,我也捐了10元。”广州的张先生近日在轻松筹上捐了钱,但他的心情却并不轻松。这些平台到底可不可靠,接受谁的监管?一堆问题找不到答案。

  其实类似“轻松筹”的筹款平台都可以统称为大病众筹平台,是公益众筹平台的一种,目前主要作为个人求助信息发布平台。但是,记者也了解到,大病众筹平台虽然越来越受关注,但行业发展却遇到冷热不均的尴尬,热门平台很热,但也有平台停运的消息传来,关于盈利模式和行业监管的问题也随之而来,这个领域该如何良性发展?

  成长

  11月各平台筹款近5000万

  上月底,在广州读书的李同学因重症肺部感染而住进重症监护室,每天上万元的医疗费让他的家濒临破碎。无奈之下,他的家人在一个名为“爱心筹”的众筹平台上发起求助,两天时间里,15余万元的爱心款从四面汇来,减轻了家庭负担。

  去年10月,来自清远的女孩黄荣梅被确诊患有“再生障碍性贫血”,置换骨髓的费用高达数十万元。当时除了社会好心人士的捐助以外,黄家人还在一款名为“病友帮”的大病众筹平台上发布了个人求助信息,不久就募得善款1.2万元。

  遇到大病,目前人们可以选择的求助方式越来越多,大病众筹平台正是其中之一。“很多时候,我们知道医保可以报销,也可以申请医疗救助或相关基金,但是家人的病需要立即用钱,来不及等待申请救助或基金的流程走完。”有家属直言不讳,选择大病众筹就是希望立马有资金到手,病人能够得到及时医治。

  在这样的背景下,各种公益众筹平台开始走入人们的视野。据专业咨询公司发布的《2016年11月份众筹行业发展月报》最新统计,目前全国已有18家公益众筹平台。仅11月,在这些公益众筹平台上众筹成功的项目数就达到达1576个,成功项目筹资金额达为0.49亿元,吸引了376.25万人次参与。

  不过,在众筹行业内纵向看来,公益众筹平台的发展仍属小众,比起奖励众筹、非公开股权融资等众筹平台动辄几百个的数量来说,公益众筹平台发展速度算不上迅猛。

  差异

  有的发展火热,有的遇到困难

  但是,即使在如此小体量的新兴领域中,各平台的发展都处于冷热不均的状态。

  一方面,以轻松筹为代表,大病众筹平台发展火热。据公开资料显示,“轻松筹”在2015年有2.3万多例医疗类个人救助项目发布,筹款总额超过1.8亿元。进入2016年,上半年大病救助项目就超过了4万个。

  另一方面,有的公益众筹平台却面临着难以为继的尴尬境地。此前被多家媒体广泛引用的一个数据是,据《2016年10月份众筹行业发展月报》统计,10月共有30家平台下线,其中专注做个人救助业务的“爱心筹”、“病友帮”两家公益众筹平台宣布停止运营。

  为什么会出现停止运营的情况?

  “爱心筹”平台在上文提到的月报出炉后发出声明,称平台仍正常运营。记者12日登陆该平台官方网站发现该平台仍可以发起筹款。

  记者联系到“病友帮”CEO田园,他首先强调,病友帮的大病众筹平台并没有停止运营,已更名为“萤火互助”继续运营。但他坦言,大病众筹平台的行业生态的确面临发展不均衡的状况。

  田园介绍,“病友帮”及其运营公司因为投资人的投资方向进行策略性调整,于2016年11月1日暂停运营“病友帮”App及其包括的大病众筹功能板块。同时将大病筹款用户尚未提取的善款一次性全部结清。不过仅仅过了一天,事情发生转机,一位热心公益人士“陈先生”找到“萤火互助”,提出要资助这个大病众筹平台继续运营。于是在72小时内,该平台人员、经费、技术优化、账户管理和办公场地等问题全部解决,服务器重启,资金到位,平台继续运营。

  难题

  平台资金投入大,仅靠资助难长久

  对“萤火互助”而言,这是个颇为戏剧化的转机。但这一过程也暴露出大病众筹平台在发展过程中遇到的诸多问题。如果没有“陈先生”关键性的资助,或许一个大病众筹平台就倒下了。

  业内人士纷纷指出,说到底,现在大病众筹平台的发展问题还是盈利模式不明朗造成的。对于公众而言,大病众筹平台只是一个个人求助的工具,但是对于平台的运营者来说,人力和技术等都是实实在在的资金投入。

  “病友帮”此前想要做成一个综合性的病友互助平台,不仅有大病众筹板块,还设有病友交流板块、寻医问药板块等。但是从研发到停运,两年半的时间,烧了3000万元,平台并没有实质的收益。

  而根据媒体的报道,“轻松筹”的“造血能力”在于,除了大病救助的业务板块以外,该公司还有尝鲜预售、梦想清单等其他盈利性业务,因此其他业务能够“供养”其公益性质的大病众筹业务。此外,其大病众筹平台也要从筹集到的款项中抽取一定比例的费用以此维持平台的运转。

  相比之下,刚刚恢复运营的“萤火互助”则仍然坚持“纯公益”运营模式,不收取任何手续费,个人可以在平台上免费发布求助信息。这样一来,平台运营只能靠着爱心人士的资助走下去。田园说,目前“萤火互助”不做推广,将求助量维持在可控的范围内,同时通过计算“慈善转化率”(即资助一元能够相应募捐到多少钱)向资助者反馈平台运营效果。

  至于哪种模式能够更长久地走下去,现在一切都还未知。

  隐忧

  行业监管由谁来完成

  这是一个“朝阳行业”。就像罗尔事件所引发的一系列思考一样:求助方式多元化和公众捐款日常化之后,慈善行业的监管和规范化之路在何方?

  公众普遍认为,《慈善法》出台之后,大病众筹行业会有所规范。但专家表示,这是一种典型的误区。“公众在大病众筹平台上求助属于典型的个人求助行为,不受《慈善法》监管,而这些平台只是一种互联网工具,因此也不受《慈善法》影响。”华南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讲师褚蓥认为,这些大病众筹平台与民政部指定的能够与有公募资格的社会组织合作公募的13家网站有本质的区别,不存在受《慈善法》的约束。

  因此,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这个行业无疑处于“灰色地带”。现在轻松筹属于公众认知中最为规范和权威的大病众筹平台,其官网介绍,有一支100人的团队在负责内容的审核;若项目属实但举报人仍对项目存疑,可申请退款。

  “萤火互助”也表示将会严格审核求助者的贫困和就诊证明,至少一天之后才会将审核通过的信息发布到平台上。但其优点在于能够随时提现,用于紧急情况。

  当然,平台也有受到《慈善法》出台影响的方面。田园说,现在“萤火互助”是个人求助和公募双通道,该平台和广东省公益恤孤促进会(下称“恤孤会”)合作,如果选择公募通道,筹集款项全部打到恤孤会账户。但是目前恤孤会仍处在申请公募资格的阶段,因此这一通道何时继续仍有待观察。

  观点

  做公益应提高“慈善效率”

  公众为何会越来越多地选择大病众筹平台来求助?田园认为,这涉及一个“慈善效率”的问题。传统公益组织以“公平、正义”等作为慈善事业的首要考虑因素。但是互联网时代,效率却已经发展为不可忽视的决定性因素。“轻松筹”、“萤火互助”等平台之所以能够吸引公众持续使用,就是因为其效率高,“今天筹款,明天就能提现”,相比传统救助形式,自然有很大优势。


(责任编辑: 马先震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