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仁东控股风波浮现资本迷局

2020年12月25日 07:21    来源: 中国证券报     吴科任 吴玉华

  仁东控股陷入庄股风波故事远没有结束。“一位庄家的配资方被查了。”一位接近江浙配资圈的人士表示,江浙一带是国内借贷资金中心,筹资快、抱团取暖,资金蹭一些热点,快进快出。但最近大家在反思,要学习公募的打法,长期持有,等业绩兑现。

  中国证券报记者日前走访了仁东控股办公地正大中心北塔30层,公司方面以“忙着开会”为由婉拒了采访。

  一位80后的资本故事

  仁东控股风波可以追溯到一位80后的资本故事。

  2018年2月,仁东信息(前身云驱科技)以32.43元/股、总价13.03亿元拿下民盛金科4019.33万股股份,并辅以表决权委托,民盛金科易主,随后更名为仁东控股。“资金最终来源均为自有资金及家族资产”,霍东初现资本市场就显示出充足的底气。

  霍东生于1987年,被称之为庆华集团霍氏家族二代代表人物。庆华集团掌舵者为霍庆华,曾号称内蒙古首富,但如今沦为“老赖”,并被限制高消费。霍东的母亲霍秀珍其家族早年在宁夏、内蒙古等地长期从事能源开发、加工等业务。其岳母张淑艳控股某大型房地产开发公司,并投资了境内多家公司。

  上述收购前后,霍东还有数次出手,且伴有杠杆身影。2017年11月,霍东控制的仁东(天津)科技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从李云端处受让了仁东天津100%股权,进而间接持有民盛金科1965.40万股股份,占总股本5.27%。当时这笔股份转让总额达5.05亿元。2019年2月,仁东信息与和柚技术签署协议,拿到后者持有的仁东控股6144.50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10.97%。彼时转让价格为12.78元/股,交易总金额达7.85亿元。资金来源于自有资金、自筹资金以及仁东集团所提供的借贷资金。

  霍东还通过增持收集筹码。根据公开资料,霍东控制仁东控股近30%股份合计投入28.17亿元。剔除减持外,截至12月21日,霍东控制着仁东控股27.03%的股份,对应最新市值为19.69亿元。即使考虑到仁东信息中途减持变现了2个多亿,但从市值层面看,霍东耗时近两年的资本运作未有浮盈。

  注册地在杭州,办公地在北京,业务主要在广州,对于霍东来说,打理好这样一家上市公司并非易事。接手仁东控股之前,霍东的履历主要集中在庆华集团。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业务领域:仁东控股是一家多元金融类公司,包括支付、融资租赁、商业保理、供应链管理、互联网小贷,庆华集团则是重资产型的能源企业。

  去年7月底,仁东信息、仁东天津、仁东(天津)科技发展集团有限公司、霍东与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海科金集团”)签署了《委托管理协议》,仁东信息将其持有的仁东控股1.19亿股股份对应的表决权等股东权利委托海科金集团进行管理。海科金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控制仁东控股28.94%的股份表决权。仁东控股的实控人变更为海淀区国资委。托管期内,海科金集团承诺将与仁东控股建立战略合作关系,资源共享,优势互补。

  一年之后,托管终止,仁东控股实控人变更回霍东。一位地方资产管理公司高管认为,“估计尽调后发现仁东问题太多。”

  质押融资流向待解

  2019年11月12日,为补充流动资金,仁东信息再度质押538万股。彼时其累计质押1.02亿股,占其持股的74.19%,占仁东控股总股本的18.30%。在此之前,仁东信息的一致行动人仁东天津已悉数质押所持仁东控股2948.1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27%。

  上述两位股东均为霍东持股99.9%的仁东集团的全资孙公司。天眼查显示,仁东集团注册资本为20亿元,实缴18.70亿元,经营范围广泛,包括演出经纪、互联网信息服务、销售食品、供应链管理等20多项。中国证券报记者走访仁东集团注册地址发现,这里只是一个名为“赢地空间”的共享办公场所。

  仁东集团有短期资金借贷行为。根据裁判文书,仁东集团与中天能源发生了两起借款合同纠纷,仁东集团2019年一季度合计出借本金1500万元,期限均为90个自然日,利率为年化15%。

  仁东控股第六大股东崇左中烁被市场看作“自己人”。中烁企业持有崇左中烁99.5%股份,中烁企业的股东为王石山、黄浩、刘长勇、邵明亚和冷水江瑞瑾。其中,4位自然人股东各持股24.88%。王石山为仁东控股的法定代表人、副董事长、总经理。黄浩任仁东控股副总经理。刘长勇任仁东控股董事、副总经理。

  崇左中烁成立于2019年10月,2019年第四季度新晋为仁东控股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今年一季度,崇左中烁增持581.01万股,持股增至2109.0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77%。崇左中烁的建仓成本合计高达3.95亿元,约合每股18.76元。上述三位高管2019年的薪水分别为114万元、50万元和36万元,均未直接持有仁东控股股份,巨额出资来自何处?因没到举牌线,彼时不用披露《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故不知晓资金来源。但深交所近日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崇左中烁的资金来源。

  12月21日,仁东控股回复称:崇左中烁作为上市公司员工(含董事、高管)设立的合伙企业,持有上市公司股份合法合规无需披露。崇左中烁通过与晋中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利用自筹资金,对天津和柚技术有限公司股票质押融资担保对应的贷款进行重组,以承接债务的形式收购天津和柚持有的公司股票。

  截至12月15日,崇左中烁合计卖出仁东控股906.79万股,剔除被动平仓而卖出的480万股,其余减持股份变现约1.16亿元。若此后股份未再卖出,截至12月24日收盘,崇左中烁剩余持股1202.25万股,市值为1.56亿元。

  众多融资客遭遇穿仓

  海科金集团退场后,仁东控股迎来一场“疾风骤雨”。

  11月25日,仁东控股跌停,随后连续13个“一”字跌停,总市值蒸发260亿元。12月15日,仁东控股被翘板走出“地天板”行情那天,大量融资盘被平仓,单日成交额创历史纪录至33.03亿元。

  2020年前三季度,仁东控股亏损2192万元,但公司走出一波特立独行的行情,年内一度大涨283%。上涨过程中,仁东控股的融资余额不断上升。

  数据显示,7月1日-11月20日,公司融资余额增加17.39亿元至33.45亿元,融券余额始终为零。期间,仁东控股股价介于35元-64元/股。在连续无量的跌停过程中,融资盘跑不出来,而仁东控股市值不断减少,造成融资余额占流通市值比例越来越高。

  截至12月8日收盘,仁东控股融资余额和信用账户持有市值均达到该股票上市可流通市值的25%。依照规定,深交所自12月9日起暂停仁东控股的股票融资买入。截至12月15日收盘,仁东控股融资余额占流通市值的比例降至18.88%,信用账户持有市值占流通市值降至19.52%。

  值得注意的是,融资买入成本价在35元/股上方的融资余额高达17.39亿元。数据显示,12月15日仁东控股融资余额减少了13.97亿元,众多融资客穿仓。一位融资买入仁东控股的投资人告诉记者,其成本价为40元/股,之后盈利但未平仓。无量连续跌停时,一直全仓挂跌停价卖出,但始终卖不出去。期间收到券商发来的强平通知,依然卖不出去。最终,在“地天板”那天以12.38元/股的价格全部卖出。但彼时账户已经穿仓,倒欠券商10多万元。

  截至三季度末,前十大股东中,仁东信息、仁东天津、崇左中烁、张留洋、刘祥代、许俊杰的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持股数分别为4052.56万股、510万股、480万股、788.27万股、690.43万股和448.56万股。

  聆泽投资联合创始人周文明认为,仁东控股背后有人坐庄,资金链出现问题导致崩盘。私募排排网未来星基金经理夏风光表示,融资盘和质押盘一样都带有杠杆,这种筹码不稳定,在特定的市场环境下,价格扰动会比较剧烈,融资盘占比较高的股票,容易出现流动性缺失而崩溃。

  霍东的日子也不好过。仁东信息于12月17日-18日被强制平仓559万股。早前仁东控股公告称,仁东信息及仁东天津所持有的部分股份可能发生被强制平仓的风险,减持上限为仁东控股股本的6%。分析人士表示,券商可能通过司法程序对部分穿仓客户索要欠款。

(责任编辑:蒋柠潞)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涨跌幅TOP10
上市全观察

仁东控股风波浮现资本迷局

2020-12-25 07:21 来源:中国证券报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