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全新好新班子炒股“踩雷”拉夏贝尔

2020年07月03日 07:42    来源: 中国证券报    

  接近全新好的知情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重仓拉夏贝尔或有隐情,疑似全新好实控人之一的陆尔东兄弟陆尔穗在背后主导。陆尔穗与全新好数位前十大股东及公司董事会成员有着密切交集,其一度买进拉夏贝尔前十大股东之列,今年2月还被推荐为拉夏贝尔董事长人选。北京一位律所合伙人表示,“这种现象比较反常,值得怀疑。投资一家明显业绩不好且有问题的公司,说明全新好的内控存在问题。”

  由于最近两年连续出现亏损,拉夏贝尔A股股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7月1日起,公司证券简称变更为“*ST拉夏”。值得注意的是,全新好的子公司深圳德福联合金融控股有限公司(简称“联合金控”)赫然出现在拉夏贝尔前十大股东,全新好“踩雷”拉夏贝尔,管理层这份炒股答卷不知如何向全体股东交代。

  全新好新班子自去年四季度执掌上市公司以来,延续炒股传统,但对持仓做了大幅调整,在清仓多只往届班子投资的股票的同时,开始大量买进拉夏贝尔。然而,这种调整未能带来收益,反而蚕食了全新好的一季度利润。

  关于上述知情人士的质疑,全新好董秘陈伟彬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这个我不清楚”。至于买入拉夏贝尔的逻辑以及由谁批准,他表示决策是按照公司证券投资内控制度进行的,“我没有参与具体决策过程,所以不太清楚做决策的相关部门如何做的这个决定”。他说,单票持仓限制以内控制度和公告为准。“上市公司一季度的亏损不完全是证券投资导致的。”

  上位期间炒股大亏

  颇为诡异的是,在全新好上演控制权之争的2019年第四季度,上市公司对证券投资的持仓做了大调整,大量买入拉夏贝尔,并在今年一季度继续增持,然而投资浮亏惨重,导致上市公司一季度亏损两千多万元。对比三份财报,仓位调整一目了然。

  2019年三季报显示,全新好持仓较为分散,期末持有10只A股公司股票,以及其他证券投资(128.78万元),最初投资成本合计为8319.89万元,其中单笔最高最初投资成本为4193万元;报告期损益合计为659.39万元。

  2019年年报显示,全新好持有的股票数量下降至3只,即拉夏贝尔、博通股份和百隆东方,最初投资成本分别为2114.04万元、2156.95万元、216.78万元,合计4487.77万元,其中拉夏贝尔和百隆东方系2019年第四季度新买进的;报告期损益合计为819.05万元,其中博通股份贡献的损益为721万元,拉夏贝尔为94万元。期间内,全新好买入拉夏贝尔的金额达6820.8万元,卖出金额达4850.19万元。

  今年一季报显示,全新好在一季度清仓了博通股份,减持百隆东方到期末账面价值余额为23.56万元,买进中国平安金额不到7万元,重仓拉夏贝尔。具体来看,报告期内,全新好买入拉夏贝尔的金额达1.49亿元,出售金额为8405.58万元,期间损益为-2202.68万元,期末账面价值余额为6324.53万元。截至一季度末,全新好已买成拉夏贝尔第四大股东,其全资子公司联合金控持有拉夏贝尔1427.66万股,占总股本的比例为2.61%。盘面显示,4月1日-7月2日,拉夏贝尔累计下跌37.07%,如果二季度以来全新好未对拉夏贝尔的持仓进行调整,浮亏力度将更大。

  令中小投资者大惑不解的是,全新好买入拉夏贝尔期间,拉夏贝尔暴露的问题较多,买入逻辑引发关注。仅从业绩层面看,拉夏贝尔2018年亏损1.6亿元。拉夏贝尔1月22日就曾披露股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提示性公告,当时公司预计2019年亏损16亿元至21亿元。今年一季度亏损3.42亿元。拉夏贝尔直到6月30日才披露2019年年报,公司去年亏损达21.66亿元。根据相关规定,拉夏贝尔A股股票将在2019年年度报告披露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处理,股票简称前冠以“*ST”字样。

  被指重仓另有隐情

  中国证券报记者从接近全新好的知情人士处获悉,其重仓拉夏贝尔或有隐情,涉嫌损害其他股东利益。

  2019年三季度,陆尔穗新进成为拉夏贝尔前十大股东,后续被拉夏贝尔实控人邢加兴推荐作为上市公司董事长人选,且其旗下江苏业勤与拉夏贝尔均系服装行业,外界认为陆尔穗或成为接盘方。

  据拉夏贝尔2月4日披露的公告,拉夏贝尔2月3日收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邢加兴的辞职报告,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值得注意是,邢加兴辞职时提名陆尔穗、蔡国新为公司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并建议由陆尔穗作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人选。不过,陆尔穗和蔡国新的董事提名未获拉夏贝尔股东大会审议通过。

  陆尔穗与全新好的部分实控人、股东及董事会成员有着密切交集。首先,陆尔穗与全新好第五大股东、实控人之一的陆尔东为兄弟关系。其次,2012年至2017年,陆尔穗任江苏三友董事长;全新好第六大股东、实控人之一的李强曾担任江苏三友副总经理;全新好现任独董田进在2010年12月-2014年8月担任江苏三友独董;2015年,江苏三友被美年健康“借壳”,全新好现任独董陈毅龙2015年10月开始分别担任美年健康董秘、副总裁。

  此外,全新好现任副总经理顾毅履历集中在南通当地券商营业部,现任财务总监陈建梅亦在多家南通企业担任财务总监职务。巧合的是,陆尔穗兄弟事业版图主要在南通。

  东财Choice数据显示,陆尔穗与一位名叫“李强”的自然人在2019年第三季度同时新进拉夏贝尔前十大股东之列;同年第四季度,当联合金控买成拉夏贝尔第六大股东时,陆尔穗退出拉夏贝尔前十大股东之列,“李强”减持38.92万股;今年一季度,联合金控和“李强”同时增持拉夏贝尔。而“李强”与全新好实控人之一的李强同名。

  上述提名人选蔡国新不止与陆尔穗关系紧密。蔡国新于1990年8月至2015年11月任职于江苏三友,历任生产贸易部经理、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监事会主席等职;2015年11月至今担任江苏业勤党委书记、副总经理、监事,陆尔穗为这家公司的董事长。

  一季度末,南通三明时装有限公司(简称“南通三明”)持有全新好337.27万股,系公司第八大股东。天眼查显示,蔡国新为南通三明监事;刘建军为南通三明董事长兼总经理,而刘建军又系江苏业勤的股东之一。

  巧合的是,南通三明有位董事叫张松,他是江苏业勤的股东之一,而拉夏贝尔的第七大股东(一季度末)也叫“张松”。东财Choice数据显示,“张松”与联合金控同时在去年第四季度新进拉夏贝尔前十大股东之列,“张松”于今年一季度减持了2.46万股。

  内控是否严格执行

  诚然,证券投资本身存在诸多潜在风险,如宏观经济风险、政策风险、所投资上市公司经营风险、技术风险、不可抗力因素导致的风险、投资策略风险等,但这是建立在从事证券投资合法合规且内控制度健全并严格执行的前提条件下。

  根据全新好1月3日发布的《证券投资内控制度(2020年1月)》,在风险控制方面,公司采取的具体措施包括:为防范风险,投资股票二级市场以价值低估、未来有良好成长性的绩优股为主要投资对象;采取适当的分散投资策略,控制投资规模,以及对被投资证券的定期投资分析等手段来回避和控制投资风险等。

  对照内控规定与公司的实际操作,难不成在全新好看来,拉夏贝尔成了被低估的“绩优股”?接近全新好的一位知情人士抛出疑问,“到底是谁批准买入拉夏贝尔,公司的风控体现在何处,单票持仓的限制又在哪里?”

  全新好去年年底发布的《关于公司及控股子公司以闲置自有资金参与证券投资的议案》(后经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显示,拟在2020年继续以不超过2亿元的闲置自有资金进行证券市场投资,投资期限为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投资的方向包括新股配售、申购、证券回购、股票等二级市场投资、债券投资、委托理财(含银行理财产品、信托产品)进行证券投资以及深圳证券交易所认定的其他投资行为。

  财报显示,在不考虑同期出售的情况下,全新好一季度购买拉夏贝尔的金额为1.49亿元,占投资额度上限2亿元的74.5%,同期其余股票的购买金额为40.17万元。截至一季度末,全新好持有拉夏贝尔的账面价值余额6324.53万元,占投资额度上限2亿元的比例为31.62%,其余股票账面价值余额合计30.48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全新好证券投资内控制度规定,董事会应当定期了解证券投资的执行进展和投资效益情况,如出现未按计划投资、未能实现投资预期收益、或发生较大损失等情况,公司董事会应当查明原因,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对发生违规现象的应追究有关人员的责任。另外,凡违反本制度,致使公司及控股子公司遭受损失的,将视具体情况,给予相关责任人员以处分,并且有权视情形追究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华青剑)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涨跌幅TOP10
上市全观察

全新好新班子炒股“踩雷”拉夏贝尔

2020-07-03 07:42 来源:中国证券报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