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科大讯飞负面缠身:机构游资争相出货 业绩含金量遭疑

2018年10月17日 09:12    来源: 中国证券报    

  市值一度高达千亿的“AI第一股”——科大讯飞正遭遇多事之秋。

  “扬子鳄保护区违规侵占”事件发酵后,科大讯飞股价今日(10月16日)午后应声跌停。

  今年以来,科大讯飞股价已近乎腰斩,市值只剩425亿元。外界对科大讯飞的质疑,从“增收不增利”上升到“打着高科技招牌开发房地产”上来。面对质疑之声,科大讯飞除了反复澄清外,又打出一张王牌——

  今日晚间,科大讯飞董事长、总裁刘庆峰在三季报披露前便公布了自己不低于1200万元的增持计划。

  这,能拯救最近负面缠身的科大讯飞吗?

  董事长提前宣布增持

  今日午后,科大讯飞股价被2万手卖单按死在跌停板上:

  龙虎榜数据显示,卖出金额最大的前五名营业部中,游资盘踞的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益田路荣超商务中心证券营业部赫然在列,卖出金额为2928万元。

  同时,一机构专用席位也卖出1798万元,这对于机构持仓本身就不多的科大讯飞来说,非常罕见。

  实际上,国庆节后,科大讯飞股价便开始遭遇冲击,短短7个交易日累计下跌28.95%。

  在此背景下,10月12日晚间,科大讯飞公告称,今年4月26日多位董监高的减持计划发布后,不但一股未减,而且主动取消,原因正是“鉴于目前二级市场的情况”——

  而10月16日晚间,科大讯飞公告称,董事长、总裁刘庆峰计划增持公司股票,增持金额不低于120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目前处于三季报敏感期,不得交易股票,刘庆峰只能在公司三季报发布的次日,也就是10月25日增持公司股份。而其选择此时公布增持计划,可见股价大幅下跌对于科大讯飞的冲击有多大。

  一年前的10月16日开始,科大讯飞也是连续大跌三日,但很快就走在了冲击千亿市值的路上。2017年11月22日,科大讯飞市值一度突破千亿市值大关。

  但好景不长,今年以来,科大讯飞已经累计下跌48.42%,股价近乎腰斩,市值也缩水到425亿元。

  “AI第一股”科大讯飞,到底怎么了?

  “AI第一股”面临褪色危机

  很难想象,作为A股如此稀缺的标的,科大讯飞却并不是机构投资者的宠儿,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很少出现机构投资者的身影。

  Wind数据也显示,目前机构投资者的持股比例只有25.19%。

  为什么相对来说机构投资者比较少?

  在今年8月14日的机构集体调研中,有机构投资者在自由交流环节问了这个问题,董事会秘书、副总裁江涛则回应称:

  “我也问过一些基金经理,他们表示现在不能提供一个合理的模型来体现科大讯飞的估值,所以机构投资会比较烦恼。科大讯飞现在是在做创新型的事情,在一个新开辟的市场,没有太多同行可以参照,所以对于很多需要走严谨流程的公募基金来说比较难以操作。”

  一直以来,对于应该用什么样的估值模型去定义科大讯飞,机构投资者也是疑虑重重:

  一方面,科大讯飞的业绩含金量到底如何?

  另一方面,科大讯飞的人工智能成色到底如何?

  回首去年,科大讯飞遭遇的,是业绩上的质疑。

  去年8月29日,长江商学院教授薛云奎发布文章称,科大讯飞“在其光鲜的增长背后,其实隐含了巨大的风险”,并提出了多方面问题,包括:

  科大讯飞在经营层面是一家快速增长但含金量不高的公司;在管理层面,是一家扩张很快但效率低下的公司;在财务层面,是一家擅长募资但却不擅赚钱的公司;在业绩层面,是一家大手笔花钱但股东回报率却低下的公司。

  对此,科大讯飞回应称,如按照薛云奎的观点和逻辑,就不会有像亚马逊、特斯拉、京东等这样的企业了。以亚马逊为例,其亏损近20年,估值却达4800亿美元,这就是其广大投资者对其战略和落地执行能力的认可。

  到了今年,有关业绩的质疑仍不绝于耳。

  今年上半年,科大讯飞实现营业收入32亿元,同比增长52.6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亿元,同比增长21.74%,但扣非净利润只有2020万元,同比下降74.39%。于是,对于科大讯飞“增收不增利”的质疑又来了。

  对此,科大讯飞解释称,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主要是正值人工智能产业爆发的窗口期,公司加大了研发投入、生态建设投入和市场投入。例如,2018 年上半年公司员工同比增长近3500 人,带来薪酬、费用提升。如果单看毛利的话,增幅是超过营收增幅的。

  而最近的两次事件,则让质疑从业绩层面上升到了业务层面。

  一是10月12日,央视《东方时空》栏目报道称,安徽省宣城市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被违规侵占,其中就包括科大讯飞的官塘培训基地。该基地名义上是培训基地,实际上是对外经营产业。更有媒体称科大讯飞“打着高科技招牌开发房地产”。

  对此,科大讯飞表示已经立即停止在保护区内的公司运营,全面配合地方党委政府整改工作。公司在发给中国证券报记者(ID:xhszzb)的回应中表示,“科大讯飞自1999年成立至今,一直专注于主业,没有一分钱收入来源于房地产开发销售。”

  二是此前的9月20日,同传译员Bell Wang在知乎爆料称,科大讯飞在上海一场会议上使用的技术并不是机器智能翻译,而是人工同传后同步到大屏幕上。科大讯飞由此陷入“AI同传造假”风波。

  对此,科大讯飞火速回应称,公司不存在造假的情况。科大讯飞表示,主要为主办方提供两种翻译方案,其中一种是人机耦合,可以降低同传工作者工作强度、赋能翻译人员。公司还在声明中特别强调,人机耦合才是行业发展的未来。随后,Bell Wang发帖致歉。

  无论如何,要拯救科大讯飞的股价,除了反复澄清质疑和董事长宣布增持外,显然还是需要回到业绩上来的。

  很快,科大讯飞就将公布2018年三季报,可以拯救它的股价吗?

 

(责任编辑:关婧)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