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紫鑫药业消化48亿存货需14年 举债26亿囤积人参负债年增六成

2018年06月04日 08:10    来源: 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本报记者 魏度 实习生 万少清

  同业去库存背景下仍举债囤积人参,曾以“人参神话”横走国内资本江湖的紫鑫药业(002118.SZ)再次豪赌人参的风险或已临近。

  长江商报记者通过紫鑫药业财务数据发现,截至去年底,公司存货已高达48亿元,超过公司总资产一半。这其中,大部分存货是公司囤积的人参。

  巨资囤积人参严重占压公司流动资金。截至今年3月底,剔除存货及应收账款,公司的流动资产仅有10.56亿元,无法覆盖33.52亿元的流动负债。当年,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剧降469.48%。

  更为严峻的是,去年底,公司的存货周转率低至0.0718次且逐年下降,以此计算,其存货大约14年才能周转一次,这意味着48亿元的存货14年基本上不能变现。

  不仅如此,公司的不少存货处于质押状态。上月,公司公告称,申请向银行贷款8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而用于借款的担保质押物就是公司人参存货。

  伴随着公司不断筹资,其负债总额在去年增长超六成,今年一季度财务费用大增61.68%。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不仅公司存在严重流动性压力,公司的股东也不“富裕”。截至去年底,公司前十大股东中有7名股东进行了股权质押,其中前六大股东的股权质押比接近100%,且第一大股东与第二、五大股东存在关联。

  存货一年猛增21.6亿,超过一半资产

  存货高企而周转率奇低或是悬在紫鑫药业头上最大的利剑。

  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底,紫鑫药业的存货高达48.33亿元,较2016年增加21.60亿元,同比剧增80.80%。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2007年3月2日在中小板挂牌的紫鑫药业,在2009年之前,公司的存货在3000万元左右,基本上是低位。从2010年开始,随着公司挺进人参产业,存货就急剧飙升。2010年至2016年,其存货分别为1.73亿元、8.51亿元、14.16亿元、18.26亿元 、19.63亿元、20.83亿元、26.73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467.43%、391.91%、66.39%、28.90%、6.11%、28.32%。

  数据显示,进军人参产业的起初三年,因为基数低,增幅较大。2015年,公司的存货增幅有所放缓,也是7年间增幅最小的年度。2016年,公司的存货增长开始加速,当年比上年的同比增幅上升了22.21个百分点。

  对比2017年的数据发现,2017年,公司的存货一口气增加21.60亿元,超过2015年全年的20.83亿元。

  存货急剧增长让其迅速成为紫鑫药业最为重要的资产之一。截至去年底,公司资产总额为88.78亿元,48.33亿元的存货占了公司资产总额的54.44%,这意味着公司超过一半的资产是存货。

  48.33亿元的存货中,高达30.06亿元、占存货62.20%的消耗性生物资产是紫鑫药业种植的人参种苗及林下参等。此外,13.64亿元的库存商品也是人参。

  2017年,公司销售人参50.76万公斤,较上年销售量58.31公斤减少了12.95%。当期,库存量为325.63公斤,较上年264.71公斤增加了23.02%。此外,人参延伸产品(饮料等)去年销量为77.58万盒(罐),较2016年的87.95万盒(罐)减少了11.78%,库存为1265.38 万盒(罐),同比增长49.20%。

  由此可见,无论是公司人参还是人参饮料等,其销量均在以两位数的速度下降,而库存则以两位数的速度增加。

  紫鑫药业的存货周转率也是奇低。去年,其存货周转率为0.0718次,2015年、2016年为0.1039次、0.0899次,今年一季度为0.0158次,呈现逐年下降趋势。

  以2017年全年存货周转率计算,紫鑫药业超48亿元的存货周转一次需要5013.93天,以年度计算则为13.93年。

  两次募资26亿买人参,负债年增64.31%

  紫鑫药业存货急剧膨胀之时,其负债也在大幅攀升。

  紫鑫药业的负债变动基本上跟存货同步。从2010年开始,公司的负债逐年上升。2010年至2016年,其负债总额分别为9.77亿元、9.80亿元、11.50亿元、18.32亿元、20.57亿元、29.83亿元、28.89亿元。2010年,公司布局人参产业,负债增加7.52亿元,增幅为334.22%。2011年、2012年小幅增长,2013年增加了6.82亿元,2015年增加了9.26亿元,增幅为45.02%,是7年间增加最多的年度。2016年,负债有小幅下降。

  而在2017年,公司负债大幅飙升。截至去年底,公司负债总额为47.47亿元,较2016年增加了18.58亿元,增幅为64.31%。

  紫鑫药业的负债为在2011年微弱增长、2016年负增长,源于公司实施了两次定增募资。回溯公告,2010年12月30日,公司定增募资10亿元。2016年4月,公司又实施了一次定增,募资16.05亿元。两次定增合计募资26.05亿元,全部用于购买人参及补充流动资金等。如果剔除两次所募资金,公司的负债将达到73亿元,资产负债率或为82.81%。

  负债攀升让公司财务成本不断上升。2015年至2017年,紫鑫药业的财务费用分别为1.40亿元、1.55亿元、1.96亿元,而同期公司净利润为0.40亿元、1.63亿元、3.72亿元。

  今年一季度,公司财务费用为6249.05万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了61.68%,占营业收入的18%。

  负债不断攀升的紫鑫药业流动性风险或已隐现。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公司流动资产66.89亿元,剔除存货后仅18.57亿元,公司货币资金为5.34亿元。而流动负债高达33.52亿元,其中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约为29亿元。由此估算,公司资金缺口或超25亿。

  不仅如此,公司经营现金流仍在净流出。去年,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为-13.21亿元,同比增长率高达469.48%。今年一季度为-4114.96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5月10日,公司董事会同意向银行申请办理8亿元贷款,用于补充流动资金,而其担保物就是公司16亿元的人参存货。

  研发投入降三成,七股东质押公司六成股权

  紫鑫药业在年报中称,公司已形成中成药、人参产品、基因测序三大核心业务并驾齐驱的业务结构与发展格局,逐渐形成具有“紫鑫特色”的大健康产业链一体化经营模式。

  然而,在大力布局新兴业务之时,公司研发投入却在减少。2016年、2017年,公司研发人员基本未变,而研发投入分别为4935.45万元、3178.36万元,去年下降了35.60%。研发投入与营业收入的占比也从6.02%降至2.39%。

  研发投入下降或将影响公司持续竞争力,而公司大比例股权被质押或波及公司股权结构。

  5月26日,公司公告显示,控股股东康平公司持有5.03亿股,质押4.9986亿股,质押比为99.39%。

  其实,高比例质押股权远不止康平公司一家。

  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底,公司前十大股东中,前七大股东均进行了股权质押,其中,前六大股东股权质押比接近100%。

  具体为,第二、三、四、五、六股东分别持有公司0.64亿股、0.64亿股、0.64亿股、0.62亿股、0.32亿股,质押0.64亿股、0.63亿股、0.63亿股、0.60亿股、0.32亿股,股权质押比均超99%。

  截至去年底,公司前七大股东合计质押了公司7.93亿股,占股本的61.90%。

  值得关注的是,上述质押股权的股东中,公司实控人郭春生通过其亲属持有康平公司77.26%股份,第二大股东仲桂兰系郭春生母亲,第五大股东仲维光系郭春生表兄。三人合计持有公司49.07%股权,且几乎全部被质押。

  针对上述问题,6月2日,长江商报记者曾致电紫鑫药业,但无人接听。

(责任编辑:蔡情)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