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人民币:四季度“魔咒”难再现

2017年11月08日 07:34    来源: 中国证券报    

  自2014年打破单边升值走势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一到第四季度就跌,且跌幅不小。进入2017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重新展现升值势头,目前基本锁定年度升值,唯一的不确定性就在于,四季度人民币汇率将如何走,今年人民币能否打破四季度“魔咒”?

  分析人士指出,近期美元相对平稳的表现为人民币汇率持稳创造较好的外部条件,外汇储备数据变化透露的资本流动信息也支持人民币汇率保持总体稳定。当前资本外流压力已显著缓解,人民币汇率总体持稳的态势更趋巩固;市场对美元后市分歧加大,后续人民币兑美元双边汇率波动可能增加,即便不能出现升值,也有望成为近几年贬值最少的一个四季度。

  四季度易跌难涨

  过去三年的数据显示,四季度人民币汇率“最难将息”。

  观察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即期汇率走势,自从2014年打破前期对美元单边升值趋势,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一到第四季度就跌,且跌幅不小。2014至2016年间每个四季度,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分别下跌1.05%、2.15%、4.19%。其中,2016年四季度,人民币对美元出现快速贬值,汇价最低跌至6.9666元,几近跌破7元关口,至今仍是汇改之后对美元贬值幅度最大、对美元汇价最低的一个季度。

  分析认为,过去几年,四季度人民币汇率易跌难涨,既受到季节性外汇供求变化影响,更与汇价阶段性运行趋势有关。一方面,四季度企业正常用汇需求较大,加上每年初个人购汇额度将重置,一些企业和个人因担心年初个人集中购汇将打压本币价格,造成汇兑损失,部分购汇需求可能会在四季度提前释放,边际上也加大了季节性的外汇供求压力。结售汇数据就显示,四季度银行代客结售汇更容易出现逆差,即便是在2014年以前,年底几个月,代客结售汇顺差规模也经常比平均值低一些。另一方面,过去几年,人民币对美元总体处于贬值格局,各季度出现贬值的概率其实都不小,比如2016年,全年只有第一季度人民币对美元小幅升值,2015年也是如此。

  不过,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走势出现了较大变化。从一季度开始,人民币已连续三个季度对美元升值,全年恢复对美元升值基本没有悬念,目前唯一的不确定性就在于,四季度人民币汇率将如何走,会不会再现贬值尤其是大幅贬值的走势。

  人民币自身稳定性增强

  10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来回震荡,涨跌幅度均不大,主要呈现小幅双向波动的走势。

  11月7日,境内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设于6.6216元,较上一日调高31个基点,这恰恰是10月以来该中间价波动的中枢水平。统计表明,10月9日至11月7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均值为6.6215元,期间19个交易日,有9个交易日上调、10个交易日下调,大致各占一半,累计升值153个基点。

  市场汇率方面,7日,在岸人民币(CNY)兑美元即期汇率早盘高开后运行平稳,16:30收盘价报6.6324元,较前收盘价上涨15点;自10月以来,累计升值146点。香港市场人民币(CNH)兑美元即期汇率也呈现相似的走势,截至11月7日16:30,CNH报6.6318元,与在岸人民币中间价、市场价均比较接近。两地人民币汇率价差维持在较低水平。

  分析人士指出,近期美元相对平稳的表现为人民币汇率持稳创造较好的外部条件,外汇储备数据变化透露的资本流动信息也支持人民币汇率保持总体稳定。

  继8月跌势放缓,9月恢复上涨后,美元指数于三季度逐步确立阶段性反弹,在刚过去的10月份,美元指数收高1.61%,月度涨幅进一步扩大,但在涨至95附近后,美元指数上涨已有所放缓,最近反复震荡,未能继续向上收复前期失地。美元汇率波动对人民币兑美元双边汇率有重要影响,最近美元更多呈现震荡运行特征,减轻了人民币汇率的外部压力,有助于后者保持自主运行。

  就今年前三个季度表现而言,人民币汇率走势无疑是偏强的,目前内部因素仍有助于人民币维持相对稳定的运行势头。首先,中国经济保持稳中向好,经济增长韧性较足,看空中国的声音明显减弱;其次,需求有所改善,叠加供给侧改革、环保等因素影响,推动中上游产品纷纷提价,部分企业盈利改善较明显,提升资产回报率,人民币资产对资金的吸引力增强;再次,货币政策回归稳健中性及金融监管加强背景下,人民币利率走高,扩大内外利差,构筑起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防火墙;另外,外汇管理加强后,资本无序外流和过度对外投资得到有效遏制;最后,外汇市场预期基本恢复平稳,情绪因素对汇价波动的影响减弱。

  11月7日,央行公布数据显示,截至10月末,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1092亿美元,较9月末上升7亿美元,为连续第9个月增长,进一步表明当前资本外流压力减轻,外汇波动风险明显下降。

  分析人士指出,或许季节性因素的影响不可避免,但至少从大趋势上来看,人民币对美元已打破单边贬值,第四季度再现贬值的可能性下降。数据显示,虽然9、10月在美元走强背景下,人民币对美元出现一定回调,但贬值幅度明显小于美元指数上涨幅度,展现了自身的稳定性。

  美元上涨路不平

  在人民币自身稳定性增强的情况下,美元走势可能是人民币兑美元双边汇率走势更关键的影响因素。

  目前市场对四季度美元走势的分歧加大。一些市场人士认为,美联储将继续稳步收紧货币政策,2018年加息次数或超预期,特朗普政府未来可能在推动税改、基建等计划方面取得的进展,也将为美元上行贡献增量利好。

  另一些市场人士则认为,美元阶段性反弹已至尾声。国际知名投行摩根士丹利持有这一观点,其分析师认为,美元涨势可能已接近尾声,因为围绕税改的多数利好消息已被消化,而市场忽视了税改法案能否得到国会批准的不确定性。美国银行的策略师也预计美元空头将卷土重来,原因在于,如果税收法案的草案陷入审批的泥淖,当前的仓位情况将为汇率回调提供空间。

  过去两个月,美元指数从年中低位反弹的很重要的原因,一是市场重新评估年底美联储加息可能性;二是特朗普政府在税改上取得一定进展。当前美元所处的境地是,前期反弹已对年底美联储加息可能性及现有税改进展进行了充分定价,继续上涨或需要进一步的利好推动,但税改前景尚不明朗,未来可能出现的“预期差”,增添了美元走势的风险。

  兴业研究认为,随着美联储主席人选尘埃落定,年底美联储加息充分定价,特朗普税改的推进成为近期美元走势的主导因素。当前税改进入起草、修改和审议的关键阶段,利多和利空信息将交织频繁出现,美元指数的波动会较大。

  上周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税改法案细则出台。中信建投证券分析师认为,新版税改计划更加务实,但规模也相应缩水,有些低于市场的预期。尽管特朗普希望法案能在年内通过,但目前看,其推进仍存变数。预计税改法案在年内通过的难度较大,还需要更多细节信息判断。

  分析人士认为,经过上半年调整,美元未必会再度大幅走弱,但当前缺增量利好的情况也比较突出,进一步上行动力可能不足。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走势面临的外部扰动不会太大。

  总的来看,受美元波动及季节性购汇因素影响,四季度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仍存在一定不确定性,但贬值风险不大,即便不能出现升值,也有望成为近几年贬值幅度最小的一个四季度。


(责任编辑: 关婧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