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药明康德狂募57亿 美籍实控人难通中概股回归最后一关

2017年08月04日 06:57    来源: 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无锡药明康德新药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药明康德”)自2015年纽交所退市以来,一直备受资本关注。近日,药明康德报送了招股书,拟在沪市发行不超过约1.04亿股,这意味着其资本化战略第三步正式拉开序幕。此前,药明康德“一拆三”的资本化战略已经完成两步。随着其A股招股书披露,其资本市场版图已扩张至新三板、港股、A股,市场预计,等到药明康德A股上市完成,整个药明康德集团将走上市值千亿的队列。 

  根据招股书,药明康德拟于上交所公开发行不超过10419.86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数的比例不低于10%。药明康德计划募集资金57.41亿元,其中10亿元用来补充流动资金,其余将投资于以下9个项目。药明康德此次IPO的保荐机构为华泰联合证券有限责任公司。 

  2014年至2016年,药明康德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13,978.08万元、488,334.90 万元、611,613.09万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46,150.10万元、34,896.77 万元、97,498.03万元;2017年1-3月,公司营业收入达176,819.01万元,同期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3,686.91万元。 

  2014年至2017年3 月 31 日,药明康德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01,438.45万元、146,263.88万元、137,416.77万元、147,363.60万元,占当期总资产的13.41%、15.10%、12.98%、14.14%。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4.60、3.90 、4.26、4.90。 

  2014年至2017年3 月 31 日,药明康德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29,891.77万元、25,214.78万元、51,127.11万元、57,756.81万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6.29%、3.97% 、8.46%、10.03%。存货周转率分别为8.59、10.99、9.20、7.16。 

  2014年至2017年1-3月,药明康德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6.78%、34.55%、40.76%和43.66%,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6.66%、34.46%、40.57%、43.60%。 

  药明康德的毛利率在逐年上升。但是,如果与同行业上市公司对比,药明康德CRO服务的毛利率似乎并不占据优势。2014年至2016年,药明康德 CRO 服务主营业务毛利率为37.56%、33.19%、39.58%,而泰格医药与博济医药分布为47.35%、43.56%、38.19%与49.29%、49.52%、48.49%,低于平均值48.32%、46.54%、43.34%。 

  2014年至2017年3 月 31 日,药明康德负债合计265,956.67万元、325,630.84 万元、452,827.78万元、395,800.24万元。药明康德的负债主要是以流动负债为主,流动负债,占总负债的比例分别达到了90.63%、91.89%、92.78%、91.24%。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合并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5.17%、33.62%、42.76%、37.98%。 

  其中,短期借款主要包含信用借款、质押借款和保证借款。2014年至2017年3 月 31 日,药明康德短期借款余额分别为99,027.82万元、17,200.00万元、48,938.53万元、60,716.30万元,占总负债的比例分别为37.23%、5.28%、10.81%、15.34%。2017年3月末和2016年末,短期借款分别较上年年末增加了11,777.77万元和31,738.53万元,增幅分别为24.07%和184.53%。 

  2014年至2017年3月31日,药明康德货币资金余额分布为76,216.56万元、100,225.17万元、250,784.88万元、176,215.84万元,占总资产的比重分别为10.08%、10.35%、23.68%、16.91%。 

  各报告期末,药明康德银行理财产品为138,281.02万元、77,949.44万元、100,644.94万元、113,366.91万元。目前药明康德已经赎回了大部分银行理财产品用于支付辉源生物的收购价款,截至2017年5月31日,银行理财产品的余额为43,743.60万元。 

  2014年至2017年3月31日,药明康德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71,254.86万元、73,859.58万元、175,679.34万元、10,813.33万元。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88.17%、108.02%、156.72%、30.04%。 

  据界面新闻报道,根据招股书,药明康德目前拥有42个股东,其中有17名外资股东,前十名股东持股合计占到73.68%,本次发行后将降至66.31%。药明康德不少股东的背后隐身着知名企业或人士。其实,在药明康德退市时就吸引了诸多知名投资机构参与私有化,包括平安集团、高瓴资本、宜信财富以及香港的汇侨资本、新加坡国有投资机构淡马锡等。 

  据金融界报道,在投资者心里,药明康德的定位即便是巨头,也是CRO企业里的巨头,与真正的创新药研发大户还存在差别。从药明康德在药物研发中的具体业务内容来看,其所涉及的主要是化学合成及分析、分析测试、药物毒理试验等,与新药研发核心技术距离还很远。 

  近年来,中概股纷纷宣布私有化并努力回归A股。从股价表现看,对比其曾达到的高位,这些回归的中概股近来多少经历了股价回落。暴风集团与分众传媒在2015年便通过借壳登陆A股,截至2017年8月3日,暴风集团已从最高位的327元跌落到如今的20.20元。分众传媒刚借壳后股价最高达到62.34元,目前却徘徊在8元左右,扣除除权因素,投资者亏损惨重。 

  作为2015年前后中概股私有化回归潮中的一员,若最终药明康德获得证监会发审委审核通过,其将成为首例实现“新三板+港股+A股”一拆三的中概股。药明康德2位美籍实控人此番回A股上市募资逾57亿元,不知今后又能交出一张怎样的成绩单。 

  分析人士向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实控人两位美国国籍,在中国股市募资这么大金额真不太合适。” 

  中国经济网记者就上述问题向公司董事会办公室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时未收到回复。 

  新药研发服务提供商A股排队 4实控人2个美国国籍2个新加坡永久居留权 

  药明康德成立于 2000 年 12 月,注册在江苏无锡,营运总部位于上海。药明康德作为新药研发服务的提供商,其主营业务为小分子化学药的发现、研发及生产的全方位、一体化平台服务,以全产业链平台的形式面向全球制药企业提供各类新药的研发、生产及配套服务;此外,药明康德还在境外提供医疗器械检测及境外精准医疗研发生产服务。 新药研发主要分为药物发现及前期研发、临床前药学实验、工艺合成、临床试验及商业化生产等五个主要阶段。 

  截至 2017 年 3 月 31 日,药明康德员工人数合计 11,887 名,其中研发专业人员 9,144 名,硕士及以上学历 4,908 人,600 余人拥有海外博士学位或为拥有 10年以上海外新药研发工作经验的资深海外归国人士。 

  目前药明康德拥有包括国内上海、苏州、天津、武汉、常州及美国费城、圣保罗、亚特兰大、圣地亚哥、德国慕尼黑等在内的全球 24 个研发生产基地/分支机构,客户数量超过 3,000 家,主要客户覆盖全球排名前 20 位的大型药企及各类新药研发机构,在药物发现,临床前研究,药物工艺研发和生产领域占据行业的领先地位。截至 2017 年 3 月 31日,发行人为客户在研 1,000 余项新药开发项目,并同时支持或承载着包括辉瑞、礼来、默克等全球多家知名药企 200 多个临床 I-II 期、30 多个临床 III 期及商业化阶段的小分子化学药生产。 

  2014年至2016年,药明康德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13,978.08万元、488,334.90 万元、611,613.09万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46,150.10万元、34,896.77 万元、97,498.03万元;2017年1-3月,公司营业收入达176,819.01万元,同期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3,686.91万元。 

  据了解,药明康德的销售区域遍布全球,其中美国区域占比最高。2014至2017年一季度,药明康德对美国的业务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1.93%、64.63%、61.41%、58.99%。同期,药明康德在国内的业务收入占比为19.24%、17.19%、18.03%、18.16%。 

  鉴于上述情况,药明康德主营业务收入以美元结算为主,人民币汇率波动对公司盈利水平会产生一定影响。 招股书显示,2014-2017年一季度,药明康德的汇兑损失(收益)分别为-237.56万元、-3283.31万元、-9317.31万元、1440.21万元。因此,药明康德在招股书中提示,如果人民币未来持续大幅升值,可能导致部分以外币计价的成本提高,客户订单量或将因公司以外币计价的服务价格上涨而相应减少。 

  药明康德无控股股东,Ge Li(李革)及 Ning Zhao(赵宁)、刘晓钟、张朝晖四人为药明康德的创始人,通过签署有关一致行动的协议,约定其作为药明康德股东和董事将在药明康德股东大会和董事会上就所有决策事宜保持一致行动,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此外,实际控制人之 Ge Li(李革)与 Fertile Harvest、Eastern Star、L&C亦签署了有关一致行动的协议,约定 Fertile Harvest、Eastern Star、L&C 应当无条件与 Ge Li(李革)保持一致行动,按照 Ge Li(李革)的意见行使药明康德股东权利;同时 Ge Li(李革)与上海瀛翊签署了投票委托书,约定上海瀛翊将其所持药明康德全部股权所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 Ge Li(李革)行使。 

  根据上述安排,Ge Li(李革)及 Ning Zhao(赵宁)、刘晓钟、张朝晖共同控制药明康德合计 34.4812%的表决权。 

  Ge Li(李革),1967 年 1 月出生,博士,美国国籍,已取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永久居留证。1993 年-2000 年,于 Pharmacopeia Inc.作为创始科学家并担任科研总监;2000 年-2007 年,担任药明有限董事长、总裁兼首席执行官;2007 年-2016 年,担任 WuXi Cayman 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2016 年-2017 年,担任药明有限董事长、总裁兼首席执行官。2017 年至今任药明康德董事长、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Ning Zhao(赵宁),1966年11月出生,博士,美国国籍,并已取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永久居留证。1995年-1996年,于美国惠氏制药公司任科学家;1996年-1999年,于Pharmacopeia Inc.任高级科学家及科研主管,1999年-2004年于美国施贵宝制药公司任高级科学家及部门负责人;2004年-2016年,历任药明有限分析业务部总负责人、副总裁,WuXi Cayman分析业务部总负责人兼副总裁、分析运营平台首席顾问、运营及人力资源高级副总裁;2009年起同时担任WuXi Cayman董事;2016年-2017年,担任药明有限董事、副总裁;现任药明康德董事、副总裁。 

  刘晓钟,1964年5月出生,硕士,中国国籍,并拥有新加坡永久居留权。1987年-1991年,任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工程师;1992年-1999年,任珠海泽宇工贸有限公司总经理;2001年-2017年,历任药明有限董事、常务副总裁,WuXi Cayman董事、常务副总裁,药明有限董事、副总裁;现任药明康德董事、副总裁。 

  张朝晖,1969年10月出生,硕士,中国国籍,并拥有新加坡永久居留权。1991年-1993年,任无锡磨床机械研究所工程师;1993年-1995年,任江苏省银铃集团总经理助理;1995年-1998年,任美国银铃集团副总裁;1998年-2000年,任无锡青叶企业投资咨询有限责任公司首席执行官;2000年-2017年,历任药明有限董事、运营及国内市场高级副总裁,WuXi Cayman董事、运营及国内市场副总裁,药明有限董事、副总裁;现任药明康德董事、副总裁。 

  药明康德拟于上交所公开发行不超过10419.86万股,计划募集资金574,057.90万元,分别用于“苏州药物安全评价中心扩建项目”、“天津化学研发实验室扩建升级项目”、“抗体耦联药物(ADCs)中间体和数字影像成像药物/试剂载体的研发及应用项目”、“苏州仿制药一致性评价中心”、“SMO 临床研究平台扩建及大数据分析平台建设项目”、“药物研发临床监察全国性站点建设项目”、“药明康德总部基地及分析诊断服务研发中心(91#、93#)”、“美国细胞及基因治疗商业化cGMP 工厂建设项目”、“美国圣地亚哥生产基地生物分析研发实验平台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其中10亿元用来补充流动资金。 

  

  

  “一拆三”冲击千亿市值 

  据蓝鲸健康,2007年,药明康德在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WX”。上市之后,药明康德就展现了不俗的资本运作能力,包括2007年收购化学合成物提供商Chemdepo、生物试剂提供商Abgent、中国临床研究服务公司Jiecheng和MedKey,2014年收购研究机构XenoBioticLaboratories、2015年收购基因分析公司NextCODEHealth等等。 

  在2015年4月推进私有化之前,药明康德还联合复兴医药、厚朴投资、光大医疗基金收购了顶尖的生物技术公司Ambrx。 

  药明康德在纽交所上市初始,4名创始人的持股比例就并不高,董事长李革持有6.13%股份,其他几名创始人持股比例均在5%以下,第一大股东是机构FMRLLC,持有19%股份。到2015年私有化前,随着一系列减持和稀释,董事长李革仅持有药明康德1.4%股份,另一名创始人张朝晖持有1.1%股份,其他董事高管均不持股。 

  药明康德的私有化发起人是以董事长李革为代表的管理层,私有化过程中,管理层联合外部PE机构一起进行。四名创始人提高自身持股比例,是私有化的目的之一。同时,提高持股比例,使实际控制人认定清晰,也是药明康德能够回归A股的前提条件。 

  作为中国最大的新药研发外包服务公司,药明康德于2007年在纽交所上市。然而,多年运营之后,和其他中概股回归一样,估值过低的美股市场对药明康德失去了吸引力。2015年底,药明康德完成纽交所私有化退市,私有化成本约为33亿美元。从2015年8月初次宣布私有化至私有化完成,药明康德仅花了四个月不到的时间。 

  而在药明康德私有化之前,药明康德旗下子公司合全药业率先“回娘家”,于2015年4月挂牌新三板。 

  时隔两年,药明康德完成回归第二步。继华润医药上市后,药明生物于2017年6月13日正式登陆港交所。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7月18日收盘,合全药业的总市值为172亿元,药明生物的总市值为418亿港元(约合361亿元人民币)。这两家公司总市值合计约为533亿元。这一次IPO,药明康德拟募资57亿元,发行股份不低于总股本的10%。如果以募资额计算,估值将达570亿。将市值进行相加后,这三家公司的总市值将超过千亿元。而若以市盈率来计算的话,由于药明康德2016年实现净利润约为11.2亿元,以前述估值计算,市盈率应为50.89倍。 

  应收账款14.7亿元 存货5.7亿元 

  2014年至2017年3 月 31 日,药明康德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01,438.45万元、146,263.88万元、137,416.77万元、147,363.60万元,占当期总资产的13.41%、15.10%、12.98%、14.14%。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4.60、3.90 、4.26、4.90。 

  

  2015年末药明康德的应收账款账面价值较上年年末增加了44.19%,主要是由于公司在2015年将药明生物和上海药明生物剥离,但出于双方公司业务持续性考虑,在2015年度公司与上述两家公司之间仍发生了一定交易。由于剥离后药明生物和上海药明生物不在合并范围,从而导致2015年末公司的应收账款增幅较大。 

  2016年末药明康德的应收账款账面价值较2015年末减少了6.05%,主要是由于在2016年药明康德加强了客户的应收账款收款管理,并于当年收回了较多的应收关联方款项。 

  2017年3月末药明康德的应收账款账面价值较2016年末增加了9,946.83万元,主要是由于随着公司一季度销售收入的增加,应收账款规模同步增长。 

  2014年至2017年3 月 31 日,药明康德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29,891.77万元、25,214.78万元、51,127.11万元、57,756.81万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6.29%、3.97% 、8.46%、10.03%。存货周转率分别为8.59、10.99、9.20、7.16。 

  

  2015年末,药明康德的原材料、产成品及在产品的余额比2014年末均有所减少,主要是由于药明康德在2015年将药明生物和上海药明生物剥离,该业务涉及的原材料、产成品及在产品期末不再于合并报表中反映所致。 

  2016年末存货账面价值较2015年末增加了25,912.33万元,增幅达到102.77%,主要是由于CMO/CDMO业务增长较快,订单增加较多,同时合全药业常州工厂部分工程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投入生产,因此原材料、在产品、产成品较2015年末均有大幅度提高。 

  2017年3月末存货账面价值较2016年末增加了6,629.70万元,增幅达到12.97%,主要是由于公司CMO/CDMO业务继续保持稳定增长,增加存货以应对订单的增加。 

  CRO 服务毛利率低于同行 

  2014年至2017年1-3月、,药明康德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6.78%、34.55%、40.76%和43.66%,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6.66%、34.46%、40.57%、43.60%。 

  2015年度,公司的毛利率较2014年小幅下降,主要原因为公司当期确认了1.89亿元的非经常性股份支付费用,其中7,299.48万元股权激励费用计入成本所致。 

  2016年度综合毛利率较2015年度有所增长,主要系由于2016年度公司通过业务整合并进一步加大业务扩展力度,主营业务平稳发展,毛利率稳中有升。 

  

  药明康德的毛利率在逐年上升。但是,如果与同行业上市公司对比,药明康德CRO服务的毛利率似乎并不占据优势。 

  2014年至2016年,药明康德 CRO 服务主营业务毛利率为37.56%、33.19%、39.58%,而泰格医药与博济医药分布为47.35%、43.56%、38.19%与49.29%、49.52%、48.49%,低于平均值48.32%、46.54%、43.34%。 

  最近三年,药明康德的分业务毛利率与同行业上市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对比: 

  

  公司在招股书中解释称,报告期内,药明康德的CRO服务毛利率在2014和2015年度较泰格医药和博济医药相比较低,主要原因为: 

  (1)泰格医药和博济医药CRO的主要方向为临床研究,而药明康德主要为临床前研究,二者的业务内容和业务模式差异较大,毛利率不具有完全可比性; 

  (2)药明康德的销售收入来源中,占比最大的是小分子化学药物发现阶段的化学合成服务与临床前研究阶段的各类服务,这些服务均需要大量的场地与实验设备,每年的折旧产生的营业成本较大; 

  (3)报告期内,药明康德及控股子企业实施的股权激励计划涉及的股份支付有部分计入了成本,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药明康德的主营业务毛利率。 

  2016年度,药明康德的CRO服务毛利率超过泰格医药,主要是由于药明康德的客户结构的进一步优化,且出口业务比例较高,人民币的贬值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毛利率的增长。 

  负债39.6亿元 短期借款大增 

  2014年至2017年3 月 31 日,药明康德负债合计265,956.67万元、325,630.84 万元、452,827.78万元、395,800.24万元。药明康德的负债主要是以流动负债为主,流动负债占总负债的比例分别达到了90.63%、91.89%、92.78%、91.24%。 

  

  其中,短期借款主要包含信用借款、质押借款和保证借款。2014年至2017年3 月 31 日,药明康德短期借款余额分别为99,027.82万元、17,200.00万元、48,938.53万元、60,716.30万元,占总负债的比例分别为37.23%、5.28%、10.81%、15.34%。 

  

  2017年3月末和2016年末,短期借款分别较上年年末增加了11,777.77万元和31,738.53万元,增幅分别为24.07%和184.53%,主要是由于公司业务规模稳定增长以及海外子企业的资金需求增加,相应地短期借款需求增加。 

  2015年末的短期借款较2014年末减少了81,827.82万元,主要是由于当年药明康德现金流较为宽裕,因此在部分短期借款到期后没有新增借款。 

  2014年至2017年3 月 31 日,药明康德应付账款余额分别为18,826.35万元、26,363.60万元、30,933.92万元、33,311.47万元。 

  2014年至2017年3 月 31 日,药明康德其他应付款余额分别为66,682.50万元、183,352.78万元、206,945.38万元、167,937.64万元,占总负债的比例分别为25.07%、56.31%、45.70%、42.43%。 

  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合并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5.17%、33.62%、42.76%、37.98%,同期流动比率分别为1.97、2.12、1.44、1.59,速动比率为1.25、1.74、1.04、1.07。 

  公司表示,公司报告期内合并报表资产负债率与同行业上市公司比较,处于较高水平。主要是由于公司作为非上市公司,融资手段以借款为主,因此负债率较高。 

  

  

  药明康德计划募集资金574,057.90万元,其中10亿元用来补充流动资金。 

  2014年至2017年3月31日,药明康德货币资金余额分布为76,216.56万元、100,225.17万元、250,784.88万元、176,215.84万元,占总资产的比重分别为10.08%、10.35%、23.68%、16.91%。 

  

  各报告期末,药明康德银行理财产品为138,281.02万元、77,949.44万元、100,644.94万元、113,366.91万元。 

  目前药明康德已经赎回了大部分银行理财产品用于支付辉源生物的收购价款,截至2017年5月31日,银行理财产品的余额为43,743.60万元。 

  

  2014年至2017年3月31日,药明康德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71,254.86万元、73,859.58万元、175,679.34万元、10,813.33万元。 

  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88.17%、108.02%、156.72%、30.04%。 

  

  险企扎堆现身股东名单 有17名外资股东 

  据界面新闻报道,药明康德豪华的股东阵容也是资本市场一大看点。根据招股书,药明康德目前拥有42个股东,其中有17名外资股东,前十名股东持股合计占到73.68%,本次发行后将降至66.31%。 

  

  除此之外,药明康德不少股东的背后隐身着知名企业或人士。持股5.26%的上海金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持股96.77%);国寿成达(上海)健康产业股权投资中心持有公司1.33%的股份,为国有法人股股东,其股东包括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公司及其子公司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即中国人寿,601628.SH,2628.HK)和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另外,马云间接持股40%的上海云锋衡远投资中心以及泰康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也现身股东之列。 

  其实,在药明康德退市时就吸引了诸多知名投资机构参与私有化,包括平安集团、高瓴资本、宜信财富以及香港的汇侨资本、新加坡国有投资机构淡马锡等。药明康德除继续扩展主打的药物研发、服务外包等领域,还在基因检测、免疫治疗等精准医疗概念方面有所布局,这些都是各路资本青睐的题材。 

  野心下藏匿的风险 

  据金融界报道,药明康德拟从纽交所退市私有化之初,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关键原因在于估值偏低。诚然,这肯定是一个重要因素。但更重要的原因是,美股市场对于药明康德的定位与其发展战略是背道而驰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药明康德并不喜欢“医药界的富士康”这个称号。从招股书中所提到的战略布局也可看出,药明康德早已不满足于国内CRO领头羊的角色,而是想从外包服务向创新研发的方向发展。然而,美股市场对于它的想法做出了反馈。当药明康德宣布在费城新建CAR-T(T细胞免疫疗法)工厂后,引发投资者抛售股票,股价大幅度跳水,跌幅超过16%。 

  也因此,药明康德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革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很多人认为药明康德私有化是因为我们看重了中美市场的‘PE价差’,这根本不是我们私有化的原因。根本原因还是华尔街太过于关注短期业绩,大型战略投资就变得比较困难。我们想要保持创新,却不能得到正向的激励。回归私有化能够帮助我们更加大胆地投资平台建设,更加灵活地把握新兴机会。” 

  尽管药明康德对于国内市场的期待很高,一旦IPO成功,同样的问题未免不会在A股重现。药明康德的高估值取决于投资者对其的定位。在投资者心里,药明康德的定位即便是巨头,也是CRO企业里的巨头,与真正的创新药研发大户还存在差别。从药明康德在药物研发中的具体业务内容来看,其所涉及的主要是化学合成及分析、分析测试、药物毒理试验等,与新药研发核心技术距离还很远。而据国际主流统计数据显示,一个新药从发现到最终上市平均需要10-15年。如此看来,药明康德想要走创新研发的路子,可能没那么简单。 

  另一方面,国际药企巨头愈来愈青睐中国市场,纷纷进入国内建立外商独资或合资的研发中心,也使得国内CRO行业的竞争愈发激烈。国际大型药企无论是财力、技术能力、客户覆盖度方面都具有绝对的优势。如何保住强有力的竞争优势和行业领先地位也是药明康德面临的重要议题。也因此,如若“偏离主线”,药明康德一系列布局所带来的风险性,不免会让投资者望而却步。 

  中概股回归风险暗藏 高估值或难持续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近年来,中概股纷纷宣布私有化并努力回归A股。暴风集团与分众传媒在2015年便通过借壳登陆A股。而此后,随着并购重组政策的收紧,以及IPO的常态化,奇虎360、金山软件、迈瑞医疗、药明康德等已经实现私有化的中概股转而通过排队IPO执行“A计划”。 

  业内人士分析,中概股纷纷从海外退市回归A股,很大程度上的原因是股价被低估。很多中概股虽然在国内很有名,但美国投资者并不一定熟悉,包括很多中概股公司独特的商业模式。在此情况下,很多中概股股价长期低迷。在中概股掀起私有化大潮之前的2011-2014年,有统计数据显示,在美上市的欧洲股票与中国股票估值始终低于美国本地股票估值,而中概股估值又始终低于欧洲股票估值。 

  中金公司研究报告称,即使中概股私有化回归面临着诸多挑战和困难,以及时间成本上的不确定性,但国内A股市场的高估值溢价、高流动性、再融资功能等优点对中概股公司仍有明显吸引力,这也是中概股公司决定私有化的主要动力。 

  以已经回归A股的暴风集团和分众传媒为例,自2015年3月24日登陆A股市场以来,暴风科技创出了连续29个“一字”涨停板的纪录。分众传媒自2015年9月2日复牌后连续收出7个涨停,股价最高时较复牌前涨逾4倍。 

  高估值高回报带来的是限售期过后股东的减持冲动。6月16日晚间,分众传媒公告了两位大股东的减持计划:第二和第五大股东,也就是Power Star(HK)和Gio2(HK),计划自公告之日起3个交易日后6个月内,分别减持所持有的分众传媒股份不超过6.48亿股和5.91亿股,即不超过分众传媒总股本的7.41%和6.77%。 

  一季报显示,Power Star(HK)和Gio2(HK)持有分众传媒的股份比例分别为7.41%和6.77%,也就是说,此次减持是两位股东的“清仓式减持”。而且,以分众传媒6月16日14.48元/股的收盘价计算,此次减持市值最高可达179.4亿元。 

  暴风集团同样上演过“清仓式减持”的戏码。2016年3月,暴风集团持股4.18%的股东青岛金石和持股7.84%的股东和谐成长发布减持计划,两股东均计划在2年左右减持完全部股份。而此后不到一周,和谐成长便通过 大宗交易减持4%的暴风集团股份,套现近10亿元。此外,2016年以来,暴风集团的高管们也纷纷减持手中持股,累计套现近亿元。 

  与大股东纷纷减持套现相比,暴风科技的业绩却表现不佳,并没有给中小股东带来太大回报。2016年,暴风集团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281.17万元,同比下滑69.53%,今年一季度,暴风集团甚至亏损1647.8万元,同比下滑585%。 

  据投资者报报道,回归A股能令身价倍增,这对中概股公司们是极大的诱惑。但A股会越来越成熟,如果企业单纯为了上市后的高估值而回归,长久来看未见得能如愿以偿。 

  因中概股回归私有化的过程,本身要投入大量的资金,这些资金足以支持公司发展的需要,对于这些想要回到国内的中概股,跨市场套利,便被怀疑为其回归的一大动力。 

  就此,独立财经评论员皮海洲对《投资者报》记者发表评论说:“这些中概股公司,美国市场给它们估值是非常合理的。我们要警惕那些经历过了私有化,之后又回到A股的公司。它们既然能筹到钱买回股份,却又准备将这些股份转手卖给中国投资者,动机100%不纯,私有化回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圈钱。” 

  与高估值不相衬之处还在于,部分已回归中概股的业绩并不出彩。巨人网络在2014与2015年净利润曾连续下滑,暴风集团2016年净利润下滑70%。 

  李大霄认为:“这些中概股公司想要回归,如果完全是因高估值的诱惑,就很短视,因为每个市场都会此消彼涨。A股会越来越成熟,它的投资人会将着眼点放在企业的质地、成长、给投资人的回报上,会越来越聪明,不那么容易被骗。所以,公司要想得到一个满意的估值,在哪儿上市并不重要,真正有料才重要。” 


(责任编辑: 蒋柠潞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