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丁丁租房惨遭“自废” 玩“互联网+”链家差的是勇气

2016年06月15日 17:41    来源: 新华网     刘绪尧

  

 

   6月10日,一款小小的橘红色APP“丁丁租房”正式宣布停止运营。

   丁丁租房创立伊始,链家不惜将全部租房业务转移至丁丁旗下,并不惜重金大肆“烧钱”宣传,迅速将其“用户免佣金”优势抢占市场。作为曾经上线一个月就在北京市场登顶的APP,缘何惨遭链家自己挥刀“自废”?

   链家难忍亏损 丁丁租房从“自费”到“自废”

   据丁丁租房10日发布的暂停运营公告表示,其业务将全面并回链家租房。这也意味着,曾经高举“把用户的体验和利益放在第一位”的APP,刚刚周岁有余便已夭折。

   在丁丁租房创立初期,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丁丁(租房)的出现是在于迅速发展租赁业务,抢夺市场份额,来应对互联网租房平台的冲击,并压缩同行业竞争者生存空间,形成以租养售的模式,进一步提升其在中介行业的影响力,以夺得行业话语权和定价权。”

   然而,市场的发展却与链家的初衷大相径庭。据中国经营报报道,丁丁CEO俞建洋自曝丁丁租房前两个月至少亏损了1亿元,而链家对于丁丁租房相当慷慨“先投1个亿花着,上不封顶”。业内专家对分析称,“丁丁租房免租金的做法,实际上更多是一种营销、揽客的做法。而且风险比较大,容易引起行业相关协会或组织的抗议。”

   此外,链家为丁丁租房提供的资金为自有资产而非对外融资。巨额“烧钱”换取用户后,带来的由盈转亏的心理落差,非常考验管理层互联网化的决心,关停(丁丁租房)并不意外。

   在丁丁租房创立之初,“用户免佣金”的互联网模式已经在后期遭到链家的自我否定。今年4月起,丁丁租房也由原来的免佣金上升至半个月佣金。截至关停前夕,已经提升到一个月佣金,此举无异于链家“自废”武功,是对传统租房模式的妥协。

   免佣金只是噱头 租客租金不降反增

   前“丁丁租房”北京地区员工对记者透露,链家地产推出“丁丁租房”并承诺不收取客户中介费的政策之后,委托链家地产租房的客户量迅速增加,却出现了“房源紧张”的尴尬局面,争夺异常激烈。

   “十里堡北里有一套房子,租约期应该是4月中旬开始计算,不过一个客户为了能租下这套房子,在3月就已经提前交了租金。”上述前员工举例道。

   至于为何出现房源紧张的现象,除租客增加外,房主出走也是不争的事实。由于“丁丁租房”的业务模式为“收取房东5天房租”为中介费,打破过去租客付费的模式,导致部分房主转而将房子委托给我爱我家等传统中介出租。

   为了留住纷纷出走的房主,部分丁丁租房经纪人向房主建议,可以适当提高房租价格,将中介成本转嫁到租客身上。“八里庄北里小区的一套60平方米的两居室,去年的租金是3500元/月,今年房主还是通过我来帮他出租,上周刚刚以4200元/月的价格成交,涨幅达到了20%。”一位链家地产从业人员小王向记者介绍道。

   综合来看,20%的涨幅已经超越北京地区房租平均涨幅近3倍。按照前文上述八里庄房源计算,在丁丁租房需要年付租金为5.04万元,而按照传统付佣金模式下(按北京房租年平均涨幅7.2%计算),最新月租金为3752元,在传统“12月房租+1月中介费”模式下,仅需花费4.88万元,要比在丁丁租房省下近2000元。

   在短期传统模式高盈利与互联网化预期的租房中介“巨头”,链家最终选择了前者。“把用户的体验和利益放在第一位”是互联网产品永恒的主题。在由盈利到亏损的巨额下,丁丁租房发展不断背离其“互联网+”的初衷,注定将一败涂地。

   “互联网+”依旧是这个时代的风口,但是能否经受大风吹起,战胜自我失重的感觉,从丁丁的夭折来看,链家还真差点儿勇气。(文/刘绪尧)


(责任编辑: 魏京婷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