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解决国际货币体系弊端 周小川力推SDR战略

2016年04月19日 07:27    来源: 证券日报    

  ■阎 岳 

  今年以来,央行行长周小川在不同场合重点阐释了金融改革的两大问题或战略,一个是股本融资,另一个是SDR。尤其是3月24日以后,周小川在国内外各种场合密集阐释其SDR战略。

  SDR是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s)的缩写,其含义是兑换“可自由使用”货币的权利。它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于1969年创设的一种补充性储备资产,与黄金、外汇等其他储备资产一起构成国际储备。SDR也被IMF和一些国际机构作为记账单位。根据2015年11月30日的汇率,1单位SDR约相当于1.37217美元。

  美国时间2015年11月30日,IMF执董会决定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SDR货币篮子相应扩大至美元、欧元、人民币、日元、英镑5种货币,人民币在SDR货币篮子中的权重为10.92%,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的权重分别为41.73%、30.93%、8.33%和8.09%,新的SDR篮子将于2016年10月1日生效。

  消息一经公布后,央行即时表态:人民币加入SDR有助于增强SDR的代表性和吸引力,完善现行国际货币体系,对中国和世界是双赢的结果。

  2015年12月11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在中国货币网正式发布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同时列出了参考BIS货币篮子、SDR货币篮子计算的人民币汇率指数。

  在3月24日博鳌亚洲论坛“转型中的G20:全球愿景,中国方案”分论坛上,周小川首次公开阐释了其SDR战略。

  “关于SDR讨论的起源是清楚的,就是全球金融危机、特别是次贷危机在美国爆发后,美元开始大幅波动,所以大家开始想是不是能够找到一些让国际货币体系更加稳定的办法。在相互融资、货币互换的过程中,大家自然想到既然美元不是那么稳定,那为什么非要用它呢,还是可以用更多元化的东西,我觉得这是起因。”周小川指出,而SDR本来就是一个包含多种货币的篮子,而且是由IMF所掌控的,因此自然会有声音要求讨论进一步发挥SDR的作用,扩大SDR的使用。同时IMF也一直对此十分重视,因此中国在今年接任G20主席国后重启了国际金融架构工作组,即IFA,拟推动对上述问题的讨论。

  周小川随后进一步说明,SDR是一篮子货币的综合,提高其可信度、扩大其使用有助于提高各国的风险管理以及相互之间合作的有效性,同时,如能扩大SDR在财务报表中的使用,它的客观性和波动性将会具有一定优势。当然这还是一个逐渐探索的过程。中国将和包括G20成员和IMF在内的国际社会一起探讨这一问题,希望大家朝着这个方向共同逐步探索。

  在3月31日举行的G20国际金融架构高级别研讨会上,周小川再次提到了SDR。周小川指出,SDR有助于增强国际货币体系的稳定性和韧性。增强SDR的作用是一项长期工作,但同时可以开始采取切实措施,积极扩大SDR的使用,包括使用SDR作为报告货币和发展SDR计值的资产市场。中国将于近期使用美元和SDR作为外汇储备数据的报告货币,并积极研究在中国发行SDR计值的债券。

  4月7日晚间,央行宣布从4月份开始,同时发布以美元和SDR作为报告货币的外汇储备数据。央行强调,SDR作为一篮子货币,其汇率比单一货币更为稳定。以SDR作为外汇储备的报告货币,有助于降低主要国家汇率经常大幅波动引发的估值变动,更为客观反映外汇储备的综合价值,也有助于增强SDR作为记账单位的作用。

  4月13日,周小川在美国华盛顿出席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及基金组织春季例会系列会议期间会见了IMF总裁拉加德,双方就扩大SDR的使用等议题交换了意见。

  “现在人民币加入了SDR货币篮子并正在迈向可兑换,利率也具有了更多的灵活性,这都将使得人民币变得越来越像世界上的其他货币。比如说,美元会升值和贬值,欧元和日元也会升值和贬值,有什么理由认为人民币就不能升值和贬值呢?”4月14日,经合组织(OECD)秘书长古里亚在出席OECD《关于中小企业和企业家融资状况的报告——OECD打分板》新闻发布会时指出,随着中国越来越融入世界经济,并大规模参与全球贸易和投资,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经济的重要中枢,人民币也成为了全球金融架构的一部分。

  周小川表示“完全同意古里亚先生所说的”。

  4月14日至15日,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在美国华盛顿举行。周小川明确提出,应扩大SDR的使用,讨论以SDR报告包括外汇储备在内的经济金融数据和发行SDR计价的债券等问题。

  4月16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第33届国际货币与金融委员会(IMFC)会议在华盛顿召开。此时,周小川的观点更加明确:SDR有潜力解决当前国际货币体系的缺陷和矛盾,应从现在做起,循序渐进地扩大SDR的使用,包括以SDR作为报告货币、发展SDR计值的资产市场等。4月份以来,中方已同时发布以美元和SDR作为报告货币的外汇储备数据。中方也将积极研究在中国发行SDR计值债券的可行性。期待基金组织今年对增强SDR的作用进行深入研究。

  从3月24日到4月16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周小川在6个不同场合以层层递进的方式阐释了其SDR战略。各界认为,现在这一战略的目标、方向和步骤都已清晰,预计在今年10月1日人民币正式纳入SDR篮子前后,这一战略将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责任编辑: 华青剑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