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起底“宁波涨停板敢死队”:“炒股须识解放南”

2015年11月10日 07:18    来源: 《经济参考报》    

  图为光大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贵宾室内景,中间一个大吧台,摆放电视音响和茶具桌椅,四周围绕十余间标有数字门牌的贵宾房间。记者 魏董华 摄

  从2009年在上海创办泽熙公司,到2015年末在杭州湾跨海大桥被“带走”,出身于宁波游资的“牛散”徐翔,成为A股历史上声名鹊起却颇短命的“资本大佬”之一。

  作为业内公认宁波系游资的代表人物,徐翔的涉案成为2015年中国股市跌宕起伏的最新注脚——从2003年“宁波涨停板敢死队”这一称号开始在资本市场流传,到泽熙公司等与游资若即若离、手法却同样凶悍的“甬商系私募”,延续十多年的宁波游资炒股“投资神话”,甚至让其所在的证券营业部都有了“炒股不识解放南,便是神仙也枉然”的知名度。

  《经济参考报》记者赴宁波、上海等地,从徐翔等“宁波涨停板敢死队”发迹的光大证券解放南路营业部开始,独家深度揭秘富有草莽色彩的诸多资本市场“传说”。

  “炒股须识解放南”:

  一家不起眼的营业部

  “资金上亿也难进VIP室”

  位于宁波市区的解放南路,至今依然被不少当地炒股大户们称为“南大路”。位于这条并不宽敞的马路67号的光大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原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却因“宁波涨停板敢死队”而闻名中国资本市场。

  “解放南”有多牛?同花顺数据中心统计显示,近一年以来,“光大证券解放南路营业部”这一席位316次登上龙虎榜,而A股所有券商营业部同期的上榜均值仅16次。在龙虎榜上,该营业部近一年成交总额达255.73亿元,这一数字为A股所有营业部平均水平2576余万元的近1000倍。同时,“解放南”的龙虎榜席位每次操盘动用资金均量为8092万元,单次成交金额最高值达6.95亿元。

  “闻名中国股市的‘宁波涨停板敢死队’就在我们的四楼交易。”该营业部一位客户经理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

  与众多“妖股”、龙虎榜席位如影随形的“解放南”营业部,不过10余米的门面可以用狭窄、陈旧形容。夹在银行取款机和保险公司之间,营业部位于一栋十分不起眼的破旧四层小楼,灰色的外观和深棕为主的内饰都略显90年代的陈旧感。交易日的九点十五分开市前,楼前的人行道早早停满了车,另有几个标明供内部人士使用的“专用车位”。

  由于门面狭窄,“解放南”的一楼并无交易大厅。狭窄通道的两侧是一面荣誉墙:宁波市最具影响力证券经营机构;2013、2014连续两年度获得监管部门颁发的“投资者声音”调研平台示范营业部。在营业部二楼,有着大厅和普通“大户室一”和“大户室二”,共有60至70台机位,三楼则是营业部办公区和几个更独立的大户室。

  市场上流传的“宁波涨停板敢死队”,则位于“解放南”四楼的VIP贵宾室。解放南路营业部的一位资深大户透露,交易时段内,营业部的四楼就要凭会员卡刷卡进场。《经济参考报》记者看到,“宁波涨停板敢死队”所在的贵宾室门侧装有指纹识别系统,梁顶还有高清摄像设备。进入后一座铜牛雕像正对门口。中间是一个大吧台,摆放着电视音响和茶具桌椅,四周围绕着十余间标有数字门牌的贵宾室。在门牌号为008的贵宾室,办公桌上同时有六台显示器,还有沙发床、空调和独立卫生间。

  《经济参考报》记者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宁波涨停板敢死队”所在的贵宾室,还被营业部称为“解放南路VIP会所”,宣称专门面向机构投资者、职业操盘手、专业工作室开设。

  “贵宾室配有沪深高速行情系统、交易所场内席位和DNN光缆、卫星并联快速下单通道;还有接入证券、期货、金融多路实时行情,并配有多套技术分析系统和神光、巨灵等信息资料库。”一位在营业部炒股多年的资深股民告诉记者,按照营业部规定的标准,原先月交易量达到500万元就可以成为A类会员,享受双人工作间或套间主宾位,“但现在由于位置有限,即使资金量达到上亿元,也不一定能够立即成为会员。”

  南山茶社:

  堪称“宁波涨停板敢死队”起源地

  多数“牛散”自称风险厌恶者

  从90年代开始,宁波本地先后涌现了多个游资“牛散”聚集的大本营,其操盘手法都非常凶悍,热衷拉涨停。在“牛散”们看来,“追涨停板”的交易逻辑其实就是最后点把火,这种模式就是做市场跟随者,风险其实更小。

  仅2014年以来,“光大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席位就与成飞集成、獐子岛、ST博元、江泉实业等股民熟知的“黑天鹅”个股联系在一起。在各种“妖股”纷飞之余,动辄数亿的买盘猛拉涨停。“宁波涨停板敢死队”究竟是谁?这一问题长期令资本市场关注。

  “这里的大户们普遍追求挂单快,交易时无人打扰。”光大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的一名客户经理介绍,营业部一般客户佣金标准是万分之五到万分之六,资金量大的话可以最低至万分之三,但如果使用大户室、贵宾室等交易设备和场所,佣金最高可增至万分之十。“我们这里不仅提供电脑,还有更高速的交易通道,即使挂单比别人稍晚,也有可能在别人之前成交。”

  浙江、上海多位曾在解放南路交易的私募人士表示,民间资本实力雄厚的宁波,在股票市场上不仅有“解放南”一块“宁波涨停板敢死队”席位,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宁波本地涌现了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银河证券宁波和义路营业部、光大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等游资“牛散”聚集的大本营,其操盘手法都非常凶悍,热衷拉涨停。

  “市场人士说起‘宁波涨停板敢死队’,就想到宁波。但这种文化的发祥地是在原申银万国大梁街营业部附近的南山茶社。甚至可以说,徐翔这群‘牛散’就诞生在著名的‘519行情’之前。”《经济参考报》记者联系到的多位从解放南路交易席位出身的宁波籍私募人士均表示。

  据了解,当年互联网还不发达,白天是现场交易,晚上解放南、大梁街等知名营业部的大户、炒家们觉得无聊,希望一起交流盘面和相关信息。“茶社很简陋,就到处找了木板凳、旧报纸、小黑板、碎茶叶,时常在晚上聚在一起。”在“519行情”之后,其中多人上演了“逆袭”—暴富—转型的故事,其中就包括徐翔等当年的“牛散”。

  《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近期因操纵“妖股”暴风科技股价被证监会行政处罚的马信琪,也是这批“牛散”中的一员。证监会通报显示,马信琪在今年7月31日多次大笔申报买入后快速撤单,以不成交或少量成交的方式拉抬暴风科技股价,随后快速反向卖出之前持有的部分股票获利,被认定为通过虚假申报影响相应股票价格以及违规获利。

  “实际上,在沿海城市如杭州、厦门、深圳一带,资金同样活跃,杭州的章家平、厦门的邱宝裕等常出现在股东名单的‘牛散’,都是从少量的资金做起的。”曾在解放南路营业部炒股、现为宁波本地一家阳光私募管理人的老陆介绍说,“所谓‘宁波涨停板敢死队’,说白了就是在接近涨停板的价位上抢筹码。和市场一般的理解恰恰相反,我们并不是胆子特别大,而是风险厌恶者。”

  在老陆等“牛散”看来,当一只股票涨到接近涨停板的时候,说明该股票的市场人气已经很旺,“追涨停板”的交易逻辑其实就是最后点把火,这种模式就是做市场跟随者,风险其实更小。

  “甬商系私募”:

  部分确系游资出身

  仅梅山保税区逾300家扎堆

  和徐翔一样,专职炒股的游资大户有不少正在转型。一是成立投资公司乃至阳光私募,逐步代客理财,二是从二级市场进入一级市场,成为A股或新三板“专职股东”。

  事实上,梳理“宁波涨停板敢死队”的历史成交纪录,宁波游资最风光的要数对题材股、蓝筹股的炒作。《经济参考报》记者发现,从2012年至今,在三网融合、新疆板块、重庆板块、福建板块、世博概念、迪士尼板块等题材的炒作中,都曾出现上述游资营业部的身影。在中海集运、四川成渝、中国西电、深振业A等名噪一时的个股中,马信琪等人均曾成为主要股东。徐翔其父徐某、其母郑某的席位,更因频频举牌上市公司被称为“A股牛散”。

  “当年A股还不允许‘一人多户’。但‘宁波涨停板敢死队’联手炒作仍非常频繁,一些职业炒家手上往往有几十个账户,包括亲友妻子的账户,分散在不同的席位,以回避交易所监控和防止‘一不小心’买进流通股东名单。”上海一位熟悉游资炒家的宁波籍私募人士说。

  据了解,游资炒家的资金实力往往以数亿元乃至超过10亿元计算。以被认为是浙江游资大本营的另一家营业部——东吴证券杭州文晖路营业部为例,该席位在A股的“成名作”就是出击大盘蓝筹股。龙虎榜显示,近期该营业部曾在3个交易日内买入中国神华13.25亿元,同时卖出11.15亿元,资金实力可见一斑。

  不过,《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尽管名噪一时,然而和徐翔一样,专职炒股的游资大户有不少正在转型:目前经营宁波一家私募机构的老吕表示,传统上,当地炒家只看技术面、不看基本面。“如果只根据技术分析买股票,当资金规模达到一定的程度,就很难操作了,抛开其中违法违规的成分不谈,徐翔这样曾经的‘牛散’最后也是要全面了解上市公司,甚至要深度参与到上市公司运作中。”

  据了解,宁波当地游资“牛散”的出路包括:在地域上,选择去杭州、上海等区域金融中心城市发展;在从业形式上,一是成立投资公司乃至阳光私募,逐步代客理财,日渐成为“甬商系私募”,二是从二级市场进入一级市场,如成为A股或新三板“专职股东”。

  上述熟悉游资炒家的宁波籍上海私募人士表示,其中“漂白”成功的,就包括徐翔在上海创立的泽熙公司和位于杭州的敦和资产这两家“甬商系私募”。前者是股票二级市场起家,后者最初以期货投资在宁波闻名,创办者是在当地绰号“叶大户”的叶庆均。

  然而留在宁波本地的私募,数量远远超过周边城市乃至大多数计划单列市:据了解,“甬商系私募”一类是宁波本土游资发展形成,还有一部分,是由于当地低至3.6%的合伙制企业税收优惠,选择将注册地放在了宁波。《经济参考报》记者从宁波市梅山保税港区新兴产业促进中心获得的数据显示,早在2013年,仅梅山保税港区就有各类投资企业和基金公司超过300家,管理总资产突破300亿元。

  反思游资“沃土”:

  资产结构成就宁波“牛散”

  A股草莽时代是否落幕?

  浓厚的商业氛围、充裕的民间资本培育了宁波特殊的游资文化。近年来,不少当地的“牛散”开始分散到其他地方开户,宁波本地也开始涌现出众多的机构投资者,但处于转型初期的宁波游资依然残存着“追涨停”“炒题材”的气息。

  “涨停板敢死队”一词,始于2003年新华社下属证券报刊所发《涨停板敢死队》一文。从此“宁波游资”以这一十分草莽的称谓,进入了资本市场视野,并影响多年。“在解放南营业部的这批‘牛散’看来,以‘德隆系’为代表的庄股模式倒台之后,机构投资者和游资共同掌握了市场话语权。”老陆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

  小小的宁波何以成为游资“沃土”?中国人民银行杭州分行数据显示,在宁波当地银行存款中,有约5000亿元居民储蓄存款、超过2000亿元企业定期存款。充裕的民间资本一直在寻找更好收益的投资渠道,当地炒期货、炒股票、炒贵金属都曾诞生过各路炒家。

  《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之所以培育出较为浓厚的游资文化,与宁波较为浓厚的商业氛围、本地经济实力有关,特别是外向型的加工经济为早年的宁波人积累了相当的民间财富,是“游资”形成的基础。

  “宁波涨停板敢死队”也并非只赚不赔。例如,光大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席位5月7日曾买入海普瑞1548万元;5月11日卖出1226万元,以均价计算累计亏损达18.7%。

  “即便对‘宁波涨停板敢死队’成员来说,炒股也是个经验活,比如我也曾经亏得一塌糊涂,最严重的时候连婚房都亏没了。”曾经与徐翔、马信琪等人一同炒股的老陆坦言,很多“牛散”也曾经“熬过”艰难的日子,才把当年亏的钱赚了回来。也正是因为过去失败的经验,部分“甬商系私募”才能在多次股市深度调整中保持产品净值稳定。

  据了解,近年来,不少当地的“牛散”开始分散到其他地方开户,屡屡登上龙虎榜的包括中信金通证券义乌化工路证券营业部、财通证券绍兴人民中路营业部等。“很多‘牛散’并不想引起外界注意,曝光无疑会带来风险,保持低调更便于操作。”知情人士说。

  此外,随着近年A股波动性加大,期指、期权、量化策略等操作手法也日渐复杂,一些“牛散”年纪大了就“退休”,所在席位也开始“打酱油”。稍微有名气的开始做私募、给人上课、出教材,最大限度地挖掘个人名气带来的商业价值。

  


(责任编辑: 魏京婷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