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宁波中百称徐翔父亲失联 徐翔重仓股继续跌停

2015年11月04日 10:25    来源: 北京青年报    

  

  泽熙投资掌舵人徐翔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成为A股近期最大的“黑天鹅事件”。宁波中百昨晚发布公告称,公司暂时无法与董事长徐峻以及实际控制人徐柏良取得联系。据了解,徐柏良为徐翔之父,徐峻曾任上海泽熙投资总经理助理。

  周一停牌的H股中国七星控股亦未能幸免。昨天该股复牌即以45.7%跌幅开盘,收盘时跌幅为28.68%。

  后徐翔时代·看点

  徐翔重仓股继续跌停

  继周一重挫后,徐翔概念股昨天再度大跌,华丽家族、康强电子、大恒科技等股票更是连续两天跌停。根据三季报数据,泽熙正式披露的持仓股只有康强电子和华丽家族。

  华丽家族昨晚发布公告称,据传闻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徐翔等涉案被查,经公司核实,上述传闻所涉事项与公司并无关系,公司目前生产经营活动正常,并未发生重大变化。截至公告日,泽熙投资旗下上海泽熙增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有公司90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5.62%,其承诺自2015年9月7日至2016年1月8日期间不减持公司股份。

  康强电子昨天在全景网互动平台上表示,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配套融资认购方为泽熙增煦,公司已与其签署了相关协议,该协议已经公司股东大会审议批准。在目前的状态下,泽熙增煦是否符合认购资格尚不明确,若公司单方面取消该协议,则存在违约风险,公司也正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并与公司相关各方及中介机构协商处理该等事宜。康强电子三季度报告显示,“华润深国投-泽熙6期”为其第三大流通股东,持股数量达到1031万股,占总股本比例为5%。

  徐翔之母郑素贞去年11月正式入驻大恒科技,因徐翔突然被调查,大恒科技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变数。巧合的是,大恒科技非公开发行方案在徐翔出事前的10月30日通过证监会发审会审核通过。

  据大恒科技公告显示,公司原大股东中国新纪元与郑素贞于2014年11月24日签署《股份转让协议书》,转让完成后郑素贞持有公司股份1.2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52%,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时隔两个月,大恒科技在今年1月16日公告,发布非公开发行预案,拟以9.71元/股,向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郑素贞,非公开发行不超过30895.98万股股份,拟募资总额不超过30亿元。有关人士称,如果非公开发行顺利获批的话,公司将敦促郑素贞及时出资认购上述定增股份,“实在不行的话,公司也会另外采取措施,包括股权转让等手段。”

  18家A股上市公司在投资者互动平台回应了投资者关于徐翔概念股的问题,其中11家公司直接撇清关系。富春通信表示:“截至2015年10月30日公司全体前100名股东名册中未出现泽熙及旗下产品持有公司股票。”泰和新材更加干脆,称近年来公司与泽熙并无接触,公司更未听说泽熙概念股的相关信息。南洋科技则表示“该股东已全部减持完毕”。除了这3家公司,浙江金科、莱茵体育、兔宝宝、兆驰股份、万达信息、巨星科技、福瑞股份和盾安环境等公司也纷纷撇清与徐翔或泽熙的关系。

  后徐翔时代·难点

  宝莫股份定增方案面临调整

  昨天,“徐翔概念股”中的南洋科技、文峰股份、宁波中百分别下跌1.2%、3.29%和5.88%,华东重机、乐通股份、龙宇燃油,分别下跌4.38%、8.79%和3.4%。

  根据三季报数据,徐翔母亲郑素贞持有南洋科技、大恒科技和文峰股份,同被视为泽熙系的泽添投资是宁波中百第一大股东。此外,华东重机、宝莫股份、乐通股份、龙宇燃油等公司披露的增发方案有泽熙投资或徐翔母亲参与,但处于尚未实施状态。

  宝莫股份昨天盘前宣布临时停牌,因正在筹划调整非公开发行预案的重大事项,拟于11月9日开市起复牌。宝莫股份于今年6月初推出定增预案,非公开发行4.1亿股,募资32.3亿元,发行对象之一的泽熙增煦全称上海泽熙增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其6%股权归属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泽熙资产管理中心(普通合伙),94%股权为华润深国投信托有限公司所有。泽熙增煦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股东为徐翔、徐柏良和郑素贞一家三口。

  宝莫股份周一因涉及徐翔概念股价遭遇重挫,大跌9.39%,收于7.91元/股,而原定增预案的发行价格为7.88元/股,极有可能遭遇未发先破的尴尬局面。公司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发行价格可能面临调整。

  后徐翔时代·爆点

  宁波中百实控人、董事长均失联

  “徐翔概念股”之一的宁波中百昨晚发布公告称,近期关注到有关徐翔被调查的报道,其中有部分报道内容涉及公司,根据交易所要求,进行了自查,目前公司日常业务正常开展,经营管理工作正在有序进行,公司资金不存在被冻结的情况。关于媒体报道中提及的公司董事长徐峻以及实际控制人徐柏良与徐翔之间的私人关系,公司暂时无法与徐峻及徐柏良取得联系,待后续取得联系后及时确认并对外披露。关于徐翔接受调查一事对公司的具体影响,公司将待进一步确认后及时披露。

  浙江宁波是徐翔发家地,也是泽熙系上市公司宁波中百所在地。今年4月,宁波中百董事会换届改选,由于公司第一大股东上海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推荐并成功当选的董事已超过公司董事会席位一半,上海泽添投资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上海泽添投资的自然人股东徐柏良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成立于2008年5月的上海泽添投资,注册资本5050万元,其中徐柏良持股99%,郑素贞持股1%。郑素贞与徐翔是母子关系,外界早已知晓。徐柏良与郑素贞系夫妻关系、与徐翔是父子关系,则外界提及不多。至于宁波中百董事长徐峻与徐翔的关系,外界曾就此咨询过徐峻本人,得到的答复是“不是兄弟、亲属,只是正常的工作关系”。徐峻曾任上海泽熙投资公司总经理助理,徐翔被警方带走后,有媒体多次拨打徐峻的电话,但其电话已转入来电提醒业务。

  后徐翔时代·热点

  七星控股重挫29%

  泽熙投资掌门人徐翔被调查,港股公司亦受到波及。周一停牌的H股中国七星控股昨天以45.7%跌幅开盘,收盘跌幅依然达到28.68%。 据报道,今年6月,徐翔、董文标、史玉柱入股中国七星控股。

  中国七星控股昨天公告称,公司已知悉有报道指有内地“私募一哥”之称的徐翔(股份认购其他投资者之一)因涉嫌进行内幕交易而现正接受调查。公司已尝试联络徐翔,惟尚未成功。中国民生投资、美资对冲基金D.E.Shaw与史玉柱等投资人已向公司确认,上述情况不会改变他们落实完成股份认购的意向。

  昨天史玉柱转发一篇名为《即将血崩?徐翔的“好朋友”史玉柱牵扯其中》的文章,称“以前我没听说过徐翔。两三个月前中民投投资香港七星,徐是跟投者。我也被邀请跟投了一点。之后在一次饭局上才认识徐。徐个人出事,不会影响中民投和我们投资七星进程”。

  据北京青年报记者统计,中国七星控股自9月7日至10月26日,33个交易日股价从0.38港元暴涨至1.33港元,涨幅达250%。这完全归功于徐翔、史玉柱和中民投的市场号召力。

  根据今年8月末公告,中国七星控股以每股0.19港元向一众战略投资方发售总计263.16亿股,占扩大股本后91.39%。这一作价较停牌前1.88港元的收盘价折让约90%。作为最大认购方,中民投的间接全资附属公司CMI大约耗资38.79亿港元,获得中国七星控股70.91%股份,一举跃升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中国七星还将58.98亿股认购股份售予其他投资者,包括 D.E.ShawComposite(5.97%),UnionSky(4.83%),万载星筠投资(6.21%)以及徐先生(3.47%)。

  公告中的徐先生,即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徐翔,而入股方万载星筠正是由公司普通合伙人徐翔管理。换句话说,徐翔通过直接和间接方式,共持有中国七星控股扩大股本后9.7%的股份,仅次于CMI。UnionSky实际控制人为史玉柱,而史玉柱本人也是中民投董事兼副主席,因此UnionSky被视为中民投一致行动人。

  除股份认购外,中国七星控股还通过收购雨润国鼎证券(香港)有限公司和源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权,意欲打造金融服务及相关业务初步平台,并计划在适当时候将集团发展成为一家综合证券公司。文/本报记者 刘慎良


(责任编辑: 刘佳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