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蚂蚁金服参股德邦基金 马云与郭广昌打的一套什么拳

2015年02月15日 09:51    来源: 同花顺    

  虽然其名“蚂蚁”,但蚂蚁金服出手凶猛。

  2月11日一早,有消息称在蚂蚁金服一手忙着发红包强占腾讯地盘的同时,另一只手已经与德邦基金签订入股协议。

  随后,蚂蚁金服内部人士向笔者证实了这一消息。据悉,蚂蚁金服已经和德邦基金签署了框架协议,将采取增资入股的方式参股德邦基金。另据媒体报道,蚂蚁金服务的持股比例将为30%。

  平常时期,对于蚂蚁金服来说参股一家基金公司并非大事,但此次参股选择在蚂蚁金服务控股天弘基金遇阻的情况下,其中的利益纠葛就值得玩味。

  天弘基金是蚂蚁金服在余额宝业务上的合作伙伴,正是凭着与蚂蚁金服的合作,天弘基金从一家不起眼的小基金公司成为管理规模最大的基金公司。2014年末天弘基金以5898亿元的管理规模雄踞基金行业第一,其98%的管理资产来源于余额宝业务。

  2013年6月,蚂蚁金服旗下的支付宝联合天弘基金推出余额宝服务。2013年10月10日,天弘基金当时的二股东,上市公司 内蒙君正(601216)发布公告披露,蚂蚁金服和天弘基金的股东已经达成框架协议,蚂蚁金服以11.8亿元的价格入股天弘基金,而内蒙君正也将出资6943万元增资天弘基金。2014年5月28日,天弘基金的增资事项获得了中国证监会的核准。

  但是其后,内蒙君正并没有按协议履行出资义务,致使天弘基金无法完成工商注册变更,进而无法控股天弘基金。今年1月4日,由于蚂蚁金服将内蒙君正告上了仲裁委,要求内蒙君正缴纳当时协议中约定的出资额。

  而随后,内蒙君正在公告里表示,不是自己不愿意出资,而是是因为新老股东对于未分配利润是否共享产生分歧,同时由于天弘基金是国有控股企业,此次增资扩股是实质由国有控股企业改制为民营绝对控股企业的经济行为,这是一个重大且敏感的国有资产管理问题。

  双方陷入口水战,其结果尚待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做出最终仲裁。而作为旁观者,只能隔岸观火,不明其中真相。倒是一位国企背景的信托公司管理层曾向笔者表示,作为天弘基金原大股东天津信托才是阿里入股能否成功的关键,作为国资信托公司,天津信托要放弃大股东地位,要有一系列的程序要走,“事情不好办!”。

  如果真如这位信托业人士所说,看来中国国企的所谓混合所有制改革也并非易事,当年陈发树入股 云南白药(000538)的败局有可能在蚂蚁金服身上重演,民营企业参与国企改制需要再三思量。

  天弘基金控股权的事情并非一朝一夕可以解决,蚂蚁金服开始寻找新的合作伙伴,因此入股德邦基金引人瞩目。

  德邦基金是郭广昌控制下的复星系一员,成立于2012年,注册资金为2亿元人民币,是证监会审核批准成立的第70家基金公司。截止到2014年末,德邦基金管理的资产规模为46.4亿元。

  郭广昌和马云私交甚笃,两人在一起切磋太极的同时也顺便做了不少生意,复星集团是蚂蚁金服重要业务阿里小贷的发起股东,在蚂蚁金服正在筹建的浙江网商银行中,复星认购25%的股份,仅次于蚂蚁金服认购的30%股份。所以,这次蚂蚁金服选择参股德邦基金自在情理之中。

  太极拳将就借力打力,这次马云和郭广昌联手打的这套太极拳,进一步可以迫使天弘基金的原有股东尽快履行入股协议,退一步可以中断或者减少与天弘基金的合作,扶持德邦基金取而代之。而最终打击的可能是天弘基金和原先的股东。因为如果最终控股天弘基金不成,余额宝可能就变成了与德邦基金合作的产品,而内蒙君正和天津信托在分享了余额宝带来的一年红利后,下一步如何走,需要仔细考量。


(责任编辑: 李乔宇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