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天安人寿怎么了?去年巨亏70亿 又“踩雷”同济堂

2020年08月20日 09:41    来源: 环球老虎财经    

  原标题:去年巨亏70亿、又“踩雷”同济堂!天安人寿难走出亏损“怪圈”!

  近日,投资方面频频踩雷的天安人寿再次深陷投资浮亏困境,“踩雷”同济堂浮亏近6成。而投资收益不尽人意带来的是公司连年的亏损,继2019年亏损69.9亿,天安人寿今年一季度再次亏损11.76亿,虽正处转型期,但仍过度依赖投资收益,天安人寿未来能否走出亏损“怪圈”尚未可知。

  原本机构竞相追逐的同济堂,如今却遭小股东发难逼宫。在年度股东大会召开之际,*ST济堂小股东提交了一份临时提案,提请罢免全体非独立董事职务,并启动重新选举——而对同济堂发难的是盛世信金以及其背后的天安人寿。

  8月17日,*ST济堂晚公告称,天安人寿控股的盛世信金因同济堂控股股东违规占用公司资金提请罢免全体非独立董事职务,并启动重新选举。据悉,控股股东的违规行为导致公司2019年度审计报告被出具非标审计意见,公司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继而引起公司股价暴跌,众多小股东利益受损,而苦守多年的天安人寿亦浮亏近6成。

  事实上,这不是天安人寿第一次投资“踩雷”,债务逾期违约引发流动性危机的奥马电器、东旭蓝天都成为了天安人寿投资路上的败笔。资料显示,天安人寿成立于2000年,成立至今,公司似乎一直处于亏损“怪圈”,近十年来,除在2015年和2016年实现微利,其余年份全部亏损。尤其是2019年,公司更是以69.9亿元的亏损额,在行业中排名垫底——而投资收益剧降以及退保激增,是其巨额亏损陡增的罪魁祸首。作为曾经的万能险大户,如今业务转型面临着颇为严峻的挑战,而亏损的投资更成了其盈利路上的“蒙尘”。

  控股股东违规,天安人寿“踩雷”同济堂亏损6成

  *ST济堂8月17日晚公告称,持有公司股份比例3.33%的股东新疆盛世信金提请公司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增加《关于免去公司全体非独立董事的议案》和《关于董事会选举非独立董事的议案》两项临时提案。

  提案缘由可追溯到今年6月30日,*ST济堂2019年年报被大信会计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年报非标主要涉及内部控制失效、资金往来异常、被立案调查。进而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公司自2020年7月1日起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值得注意的是,随后的7月1日、7月2日、7月3日连续三个交易日内*ST济堂股票日收盘价格跌幅偏离值累计超过15%,截至8月18日,股票收盘价为2.08元/股,“腰斩”去年12月30日的收盘价(4.18元/股)。

  盛世信金认为公司现任董事会特别是非独立董事对控股股东及关联方违规占用公司10.47亿资金的行为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且由此带来的股价暴跌伤害了中小股东的利益。

  2015年2月盛世信金出资3亿元入股同济堂,彼时同济堂股份价格约为6.25元/股,此后盛世信金一直未减持公司股份。

  2016年6月天安财险从上海绿地股权投资管理公司受让盛世信金99.88%股份,后转让给天安人寿,然而对于天安人寿换来的是投资再次“踩雷”,截至今年8月18日,*ST同仁堂收盘价2.08元/股,其对同济堂股票投资浮亏或超6成。

  事实上,自2018年以来,因业务中趸缴保费比重较大,保户的投资利息收入等开销较大,天安人寿在投资端一直表现积极,但收益似乎不尽人意。

  频频踩雷,天安人寿投资不尽人意

  2018年6月,天安人寿以7.48亿(19.89元/股)接手奥马电器5.9%的股份。

  但2019年6月12日,公司就因P2P暴雷,出现部分债务逾期,公告逾期债务合计2.7亿元。随后公司股价历经3个跌停,一度跌至4.75元。6月19日,大盘高开的情况下,奥马电器止跌涨停,收于5.23元,此时天安人寿持有奥马电器市值约3.06亿元,与初期认购价相比,差额明显。

  且截至今年8月18日,奥马电器股价5.68/股,未有较大起色。

  此外,截止8月19日,天安人寿已成为的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达3家,这3家公司分别为东旭蓝天、华帝股份和皖新传媒。

  天安人寿自2018年年底开始进入“东旭系”下的东旭蓝天,彼时东旭蓝天股价为7.04元/股。

  然而2019年底“东旭系”下另一子公司东旭光电由于公司资金暂时出现短期流动性困难,致使未能如期兑付应付利息及相关回售款项,由此瞬间引爆了“东旭系”的流动性危机。

  此后东旭集团控股股东东旭光电投资有限公司拟向石家庄市国资委转让其持有的东旭集团51.46%的股权,该事项可能导致东旭光电、东旭蓝天控制权发生变更。东旭光电、东旭蓝天自2019年11月19日起停牌,停牌预计不超过5个交易日。

  今年1月23日,东旭蓝天披露东旭集团持有其股份被司法冻结的消息。

  值得注意的是,在东旭蓝天停牌并发布公告后不久,11月22日交易所就对东旭蓝天下发《问询函》。其中涉及东旭蓝天的资金安全问题,包括是否被占用或者存在对外担保问题,还涉及东旭蓝天自身的债务偿还能力问题。对于该问询函,东旭蓝天也是再三延期至今尚未回复。

  从其刚披露的2019年年报中可以看出,为了维持经营,东旭蓝天一直采取的是扩大负债,一面筹措有息负债,一面提高经营性应付项目的占款。高杠杆经营成本就加大了经营管理风险,外加深陷爆雷风波。截至今年8月18日公司股票收盘价为3.4元/股,较去年年初下降51.7%。

  而皖新传媒是天安人寿自2018年就进入的,彼时股价为10.84元,截至今年8月18日收盘价为6.02元,同比下降44.46%。

  过度依赖投资和银保渠道,天安人寿能否走出亏损“怪圈”?

  天安人寿成立于2000年,按照寿险的经营规律,公司一般在开业8-10年开始盈利。但2010年-2019年,天安人寿10年有8年亏损,累计亏损达100亿,仅在2015年和2016年略微盈利。

  其中2019年天安人寿营业收入621亿元,营业支出691亿,主营业务亏损70亿,最终净利润为-69.9亿!

  而亏损背后或与投资端投资收益不稳定和过度依赖银保渠道有关。

  2018年天安人寿的总投资收益率为3.36%,2019年仅有0.8%。在投资资产规模基本不变的情况下,天安人寿2019年投资收益相比2018年大幅减少39.32亿元,降幅高达70%。一方面交易性金融资产和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中的股票股息、基金分红等降低了约17亿元;另一方面部分长期股权投资资产质量不佳,通过处置确认了大额损失,账面价值从166亿元将至87亿元。

  从各渠道保费收入来看,2019年公司银保渠道仍然占大头,其背后的资金成本率或不可小觑。各渠道保费收入分别为:银保渠道360亿元、个险渠道84亿元、经代渠道55亿元和续期渠道13亿元。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2019年,天安人寿的退保金支出高达200亿元,远高于2018年的52亿元,而这或与公司业务结构不合理有关。2019年银保监会多次通报天安人寿存在产品问题,包括某年金险产品生存保险金给付不符合监管要求,存在长险短做风险、其他产品设计问题及产品结构不合理等。

  对比近几年公司年报可以看出,天安人寿近两年正处转型期,开始大力发展高价值的健康险、代理人渠道和期交产品。且据公司最新公布的2020年一季度偿付报告,今年一季度天安人寿净利润-11.76亿元,亏损较去年同期下降80%。不过资本市场表现不佳,转型也需一定时间释放,公司最终走出亏损期或尚需时日。

  

(责任编辑:马欣)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涨跌幅TOP10
上市全观察

天安人寿怎么了?去年巨亏70亿 又“踩雷”同济堂

2020-08-20 09:41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