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央行上调外汇风险准备金率 助人民币汇率趋稳

2018年08月06日 11:40    来源: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编者按:今日(8月6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调贬191个基点,报6.8513,为去年5月31日以来新低。上一交易日中间价报6.8322,收盘价报6.8620,23:30夜盘收报6.8236。

  8月3日,央行发布通知,自8月6日起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0调整为20%。这是自2017年9月央行将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调整为0后,再次出手回调。与此同时,央行还表示将根据需要进行逆周期调节。

  消息传来,离岸人民币兑美元上周五欧美时段暴涨超500点,在岸、离岸人民币收复6.83关口。多数市场人士表示,6月中旬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及兑一篮子货币出现“双贬值”,尤其作为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的“锚”——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大幅下跌5.56%,表明近期这一轮贬值已“超调”。此次央行上调外汇风险准备金率,将增加做空人民币成本,对人民币贬值预期起到较强抑制作用。

  关键点位“7”临近 央行果断出手

  4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出现新一轮贬值,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从4月以来每个月贬值幅度分别为706个基点、571个基点、2236个基点、2009个基点;离岸人民币兑美元从4月以来每个月贬值幅度分别为572个基点、890个基点、2263个基点、1699个基点。

  8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延续前期的快速贬值趋势。8月3日,在岸和离岸人民币兑美元盘中分别跌破6.89和6.91,创下去年5月份以来新低,距离关键点位“7”仅一步之遥。

  8月3日,央行果断出手。央行官网公告称,“决定自2018年8月6日起,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0调整为20%。”央行明确指出,这次操作主要是“为防范宏观金融风险,促进金融机构稳健经营,加强宏观审慎管理。”

  消息一出,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随即大幅拉升,半小时内急涨逾450个基点。

  所谓外汇风险准备金,是汇率波动管理三大工具之一,也是宏观审慎框架的组成部分。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上调,将增加远期购汇成本,增加做空人民币成本,远期购汇规模减小有助于套利交易减少和汇率预期稳定。

  在2015年“8.11”汇改后,为应对人民币波动加剧,央行首次要求对开展代客远期售汇业务的金融机构收取外汇风险准备金,准备金率定为20%。

  2017年9月,在市场预期趋于理性的背景下,央行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20%调整为0%。

  顺周期动作 引导市场自发调节

  市场有观点认为,对远期售汇征收风险准备金是否属于资本管制措施。中国人民银行新闻发言人指出,对远期售汇征收风险准备金并未对企业参与外汇远期、期权、掉期交易设置规模限制,也没有逐笔审批要求,更没有禁止企业开展这类交易,显然不属于资本管制,也并非行政性措施,而是宏观审慎政策框架的一部分。

  具体来看,人民银行要求金融机构按其远期售汇(含期权和掉期)签约额的20%交存外汇风险准备金,相当于让银行为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亏损而计提风险准备,通过价格传导抑制企业远期售汇的顺周期行为,属于透明、非歧视性、价格型的逆周期宏观审慎政策工具。

  央行所说的顺周期行为,即“贬值预期—远期售汇签约规模—即期汇率”三者之间循环往复、不断强化。因此,提高远期售汇风险准备金率,旨在增加企业远期购汇的成本,从而抑制即期汇率的贬值。

  这种方式的好处在于,通过价格手段使得交易成本抬升,引导市场行为的自发调节,这既不属于明令限制某项外汇交易的资本管制,也不属于央行直接消耗外汇储备、抛出美元买入人民币的干预举措。

  而外汇风险准备金由金融机构交存,不对企业。上述新闻发言人指出,为满足交存外汇风险准备金的要求,银行会调整资产负债管理,通过价格传导抑制企业远期售汇的顺周期行为,对于有实际套保需求的企业而言,影响并不大。

  业内:人民币贬值压力已得到较为充分的释放

  央行选择汇率逼近7之时出手稳定汇率,实际上也是向市场释放信号。有不少分析报告指出,无论是政策层面还是市场层面,7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难以突破的心理价位。

  中信证券报告指出,逆周期因子的引入是对人民币中间价更为主动的调控方式,后续也可能加入到工具列表中。在人民币经历了长期的低位运行后,人民银行在于2017年5月引入逆周期因子这一价格型调控方式,逆周期因子的形成机制并未公开,央行通过主动调节逆周期因子能实现直接干预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的形成。

  展望未来的人民币汇率走势,招商证券宏观谢亚轩团队最新点评称,“央行有足够的政策工具来维持国内外汇市场的供求平衡和稳定市场预期。下半年人民币汇率走势的主要矛盾还是在于美元指数,只要美元指数不超预期的强势,年内人民币汇率跌破7的可能性依然较小。”

  而从美元指数的角度看,经过一段时间的持续上涨,美元指数进入了震荡调整期,人民币贬值压力已得到较为充分的释放;从政策工具看,央行手中还有诸如逆周期因子等多种政策工具可以应对人民币贬值预期。因此,短期内7或是这一轮贬值的底部。

  但需要警惕的是,今年以来,国际收支出现显著变化,一季度更是出现了非常罕见的经常账户逆差。未来国际收支形势如何演变,将会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扰动。

  

(责任编辑:关婧)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