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非标回表 银行谋划“路线图”

2018年08月06日 07:38    来源: 中国证券报     彭扬 欧阳剑环

  过去几年,由于利润较高,银行非标业务迅速扩张。在当前监管要求下,据业内估算,面临回表压力的非标规模约达十万亿元级。

  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及多位专家表示,中小银行面临的非标回表压力主要来自存款规模及资本充足率方面的限制。监管人士日前表示,非标转标规则正在制定中。未来非标资产及标准资产的定义将进一步明确。为支持实体经济,非标转标规则可能会制定相关条款引导资金流向中小企业、民营企业,同时可能规定限制资金投放的行业。

  规避监管形成庞大规模

  近年来银行非标业务迅速“膨胀”。中信建投证券研究所银行业首席分析师杨荣称,非标产品绕过银行或债券审批管理部门,通过某个非标准化的载体将投融资双方衔接起来。

  杨荣介绍,在资规新规发布之前,表外非标资产在“信托贷款”“委托贷款”“明股实债”“应收账款、承兑汇票等其他资产”等方面迅速扩张,银行同业业务之下也隐藏了大量非标资产。

  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表示,由于非标资产利润较高,同时有利于规避资本充足率、信贷额度等方面考核,银行乐意扩展非标业务。

  同时,从融资结构看,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赵亚蕊表示,长期以来,国内融资结构以间接融资为主,由于银行面临资本充足率等监管考核及自身风险管控等要求而难以充分满足实体经济融资需求。因此,一些信用资质相对较差,无法通过银行信贷、债券等形式融资的企业会通过非标满足融资需求。

  “对于投资者来说,非标的收益高、形式灵活,可以规避各种监管指标,达到套利目的。”赵亚蕊强调,尤其是随着近两年金融创新居多,实体经济融资需求旺盛,非标业务发展迅猛。

  过渡期中小银行压力大

  “因政策监管,银行资金池业务受到影响,且银行近九成非标资产均需回表,银行资产规模随之受压。”杨荣称。

  资管新规下,增量非标资产会受到限制,而对于存量非标准化债权资产,除非存在期限错配,否则要在2020年底前逐步回表。

  华东地区某上市股份银行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自2017年监管部门治理乱象以来,该行最明显的变化在于所有非标创新都已暂停,总行的政策也不再支持。所谓非标创新,即“伪投行”,也就是明股实债,属债务借助通道的一种“创新”。对于监管要求的非标回表,上述股份行人士称,总行层面压力更大,对于分行来说,这一块业务不能再开展,利润受到影响。因为非标资产的收益率比传统授信高得多,而现在只能多做存贷、标准化投行等传统业务。

  潘向东说:“股份行等中小银行能否达到合规要求,压力主要来自存款规模及资本充足率限制。中小银行相比大型银行在吸收存款方面存在劣势,如果吸收不到足够存款,放贷就会受限,非标返回表内就比较困难。中小银行实力比较弱,资本欠缺是另一个满足合规要求的重要压力。另外,由于中小银行负债成本较高,在非标资产受限情况下,投资何种资产既能保障利润又合规,也是中小银行面临的压力。”

  与此同时,刚性兑付、资产端转型及组织运作子公司化也是中小型银行过渡期可能会面临的压力。具体来看,赵亚蕊认为,一是负债端打破刚性兑付,银行要进一步提高净值化产品管理能力;二是资产端向标准化转型,在转型过程中有哪些标准化产品进行对接,对银行业务经营及资本等各项监管指标可能会带来一定压力;三是组织运作子公司化,对于尚无相关经验的银行金融机构,这方面挑战较大。

  在兴业研究分析师孔祥看来,表内监管过严也是非标回表障碍之一。“开展非标投资本质上是因为贷款投不出去。银行其实也不想要很复杂的嵌套结构,对一些明显高收益但又投不出去的行业,只能通过非标,但如果回表则又要受到这方面的信贷约束。”孔祥说,很多农商行的资产负债结构比较传统,非标回表压力不大。但部分城商行,比如一些东北地区的银行和民营股东占比较高的银行,此前做法较为激进。

  非标转标规则制定进行时

  “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到2020年年底,将有70%的非标资产会自然到期,30%超过过渡期。”招商银行副行长兼董秘王良坦言,重点是如何处理超过过渡期的资产。招行的措施包括:促使部分有还款实力的企业提前还款;对非标资产实现非标转标,以新方式承接;长期项目方面,与保险资金这类长期限资金合作,共同消化。

  “未来不排除金融监管部门会出台一些文件,允许满足一定考核要求的整体风险较低的银行继续持有一定量非标资产。”潘向东认为,对于融资主体不是地方融资平台及房地产企业等高风险企业的非标资产,或许会允许保留一定规模。商业银行可能会通过证券化等方式将非标资产出售给其他具有投资权限的金融机构。

  在孔祥看来,在过渡期内不能回表的非标资产有两种处置方式:一是非标转标,通过ABS、ABN等可以挂牌和交易的标准化工具,但前提是对标准化金融资产的定义能适当放开;二是非标转贷,障碍在于贷款投放受到很多约束,比如行业集中度、白名单等。理论上非标回表可通过这两种方式实现,但都需要监管放松,否则相当于给融资成本比较高的企业抽贷,有可能造成信用风险。

  就中小银行而言,孔祥表示,一是减少对这块资产的投放,换一个相对比较安全的、符合监管意向的资产负债结构,比如少做非标,回归存贷。二是对非标投资做一些调整,比如找到一些更长久的资金,发两年、三年的债、表外理财,去匹配这些资产。这种情况是合规的,但是比较困难。三是通过直接融资工具,此时银行是一个综合金融的服务商,通过直接融资工具,比如发信用债等来解决融资问题,但这对中小银行来说难度较大。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副局长陶玲日前透露,非标转标的规则在制定中。

  对于非标转标的细则,潘向东认为,目前非标并没有详细、标准的定义,非标转标规则或明确非标资产及标准资产的定义。另外,或对非标转标的方式及过程将进行详细规定,如对资产证券化、交易所挂牌转让、银登中心登记等进行细节上的规定。为支持实体经济,改善中小企业、民营企业融资难题,非标转标规则可能会制定相关条款引导资金流向中小企业、民营企业,同时可能规定限制资金投放的行业。地方融资平台和房地产企业是主要的非标融资方,银行此前非标业务迅速膨胀与这两个融资主体传统信贷融资受限有关。

  在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所研究员李虹含看来,非标转标的规则或对估值方法进行明确。

  此外,赵亚蕊强调,为支持非标顺利返回表内,对于MPA考核中资本占用的相关参数可能会有所放宽,毕竟转标要占用资本。

 

(责任编辑:关婧)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