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从360亿市值到发不出年报 暴风集团停牌等待宣判

2020年07月02日 06:57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 任芷霓 每经编辑 梁枭

  这是一只上市后曾以37个涨停板创造A股涨停记录的股票,这是一只让财经作家吴晓波高呼中国资本市场“疯了”的股票,这是一家在最好的年代蒙眼狂奔而后陨落的公司,它就是被称作“小乐视”的暴风集团(300431,SZ;前收盘价1.48元)。

  7月1日上午9点整,暴风集团的分时走势图上出现了两个大字——停牌。它将暴风集团登陆资本市场5年的故事定格在这一刻——股价1.48元/股、总市值4.88亿元。当日公司公告称,深交所将在停牌后十五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不出意外的话,这将是暴风集团留在资本市场的最后影像。

  暴风集团已经无力回天,创始人冯鑫被捕、总部失联、员工遣散,临了甚至连年报都已经没有能力编写披露。6月2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了暴风集团位于深圳的参股子公司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暴风TV):50平方米左右的房间堆满了快递箱,即使是工作日这里也一整天都关着门,没挂公司logo,也没写公司名。记者从工作人员处得到了一份联系方式,对方告知,暴风TV正在走破产清算程序,目前已无人办公。

  一波三折上市路

  对于暴风集团来说,过去15年,一半时间在资本市场,一半时间在进场的路上。

  在创业之初,冯鑫就为彼时的暴风科技制定了上市计划。2006年,冯鑫引入了IDG资本,并在其指导下设立VIE架构,准备三年后赴美上市。

  原暴风科技CEO曲静渊后来在接受《新理财》专访时称,她在2007年入职时,公司整个财务体系在成立第一天就是奔着IPO做准备的,所有的财务相关工作都很规范,这为申报上市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没想到,暴风科技迎头就遇到了上市的第一道坎: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美国,赴美上市计划只能暂时搁浅。2010年,冯鑫选择了另一条上市路径:拆除VIE结构,在A股上市。同年7月,暴风科技就开始着手拆除VIE架构,并计划登陆创业板。

  这条走得也不顺。2012年,暴风科技提交了创业板申请,但证监会自2012年11月起,开展了严格的IPO公司财务检查,整个市场的IPO实际上处于暂停状态。直到2013年11月底,证监会宣布在2014年1月底之前会有50家左右已过会企业挂牌,这预示着沉寂一年的IPO市场“正式开闸”。

  “在那个过程中我们也是很煎熬的,因为在这个审核过程中不能融资、股权不能有变化、处于缄默期,审核周期长导致账面上的资金也不是很充裕。”成功上市后,曲静渊回忆道,庆幸都熬过来了。

  40个交易日37次涨停

  熬过来的暴风科技迎来了高光时刻。2015年3月24日,冯鑫来到深交所敲钟,十年上市梦圆。在深交所的上市仪式结束后,他与很多人拥抱、合影。在镜头前,冯鑫竖起大拇指,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媒体为冯鑫算了一笔账,暴风科技上市后,冯鑫总共持有35.65%股权,他的身价一天之内就已超过3亿元。

  冯鑫当时的念头是,暴风上市后的估值也就是百亿左右,所以在市值冲破100亿元后,他在朋友圈简单发了一条信息:“100,马克一下。”

  不过,后面上演的剧情远远超出了冯鑫的预期。雷晓宇在专访时问冯鑫:“照这个趋势下去,你觉得(暴风科技的市盈率)能到多少?”冯鑫回答:“不敢想象。现在看,300倍都不是梦。”

  上市之初,暴风科技股价开启连续涨停模式,40个交易日内涨停37次,打破了A股涨停记录,暴风的市值也达到了360亿元,动态市盈率超过250倍。

  对于暴风的连续涨停,吴晓波只说了两个字——“疯了”。他认为,资本市场的理智已经被这37个涨停板击穿,市场的反应已经呈现“由极度亢奋而导致的窒息性思维停滞症状”。吴晓波预言,这应该是近十年来最大的一次资本泡沫,所有试图置身其外的人,都不出意外将成为受伤者。

  五年沉浮后曲终人散

  在中国股市30年的历史中有太多值得书写的故事,而暴风科技在资本市场也留下了经典的5年沉浮史。

  暴风的这场狂欢没能持续太长时间。2015年5月23日,央视新闻点名暴风科技编题材讲故事,证监会随后开始重点打击操纵市场行为。短短一周内,暴风的股价就从327元/股跌至250元/股(未复权)左右。在这之后,暴风的股价就开始了持续震荡下跌之旅。

  现在复盘来看,暴风科技的三次战略定位都加速了它的败退。2015年,暴风科技提出“DT大娱乐”战略,DT即Data Technology,这是冯鑫借用马云提出的概念,决定以大数据关联公司的视频、音乐、游戏等各项业务。

  一年之后,冯鑫又在暴风摇滚嘉年华的舞台上宣布,暴风的战略将升级为“N421”,即依托4块屏幕(PC、手机、VR、TV),打造2块核心的内容再生平台(影业、体育),以DT这1项核心技术打通平台与服务。

  2016年6月,暴风科技因合资设立暴风体育(北京)有限公司,将股票简称更改为暴风集团。2017年的风迷节,暴风集团再次变更战略导向,宣布将从视频、电视和VR三个业务层面同时升级,并将它称为“AI+”战略。

  撇开资本市场的光环,暴风集团自身的视频业务比不上优酷。除2015年以外,上市后年年净利润都是亏损。公司在生态建设上透支太多,以至于风险来临时,已没有资金兜底。

  2019年5月,曾与暴风集团合资成立产业并购基金的光大资本子公司光大浸辉,因收购项目公司MPS持续亏损,且暴风集团和冯鑫未能履行回购协议,将暴风集团告上法庭,要求赔偿金额达7.5亿元。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在对暴风集团财产进行调查后,未发现可供执行的财产,随后将暴风集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冯鑫也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2019年9月,冯鑫因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被批准逮捕。

  失去冯鑫,暴风内部顿成散沙一盘,高管开始另谋高就,员工纷纷主动离职或被裁撤。直到今年上半年,暴风集团已经无法聘请到财务总监和审计机构,连2019年年报也没有能力编写及披露。

  几个月内,多家媒体也走访了暴风集团位于北京的总部以及位于深圳的暴风TV子公司,在原本宽敞明亮的写字楼内,都已难觅暴风身影。

  6月2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深圳南山区中国高科大厦7楼的一个角落里,终于找到了暴风TV的办公室。50平方米左右的房间里,堆满了未整理的快递箱,入门处的一株植物已因缺水枯黄衰败。办公室的门紧锁着,门口除了门牌号再无其他标识。在这一层,大概有上百个这样的小隔间,有些是做仓库使用,有些是办公室,前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里正是暴风TV的办公处。根据她提供的联系方式,记者联系上了暴风TV的负责人,但对方只说了一句“暴风TV正在走破产清算程序,目前已无人办公”,便挂断了电话,再无回音。

(责任编辑:华青剑)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涨跌幅TOP10
上市全观察

从360亿市值到发不出年报 暴风集团停牌等待宣判

2020-07-02 06:57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