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并购亦难阻业绩滑坡 洛阳钼业“躺赢”时代为何终结

2020年04月07日 08:18    来源: 投资者网    

  《投资者网》谢莹洁

  矿业巨头洛阳栾川钼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3993.SH,下称“洛阳钼业”)正面临着上市来最大的考验。

  3月29日,公司发布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营收同比增长164.52%至687亿元,归母净利润18.57亿元,同比下滑59.94%。

  “本期公司主要产品铜、钴、钨市场价格出现较大幅度下降。”洛阳钼业对此解释称。

  资本市场却对这一解释不以为然。就在年报公布前后,野村证券、大和、瑞信等大行纷纷下调了该公司目标价及业绩预测。

  市场担忧什么

  随着原材料价格大幅缩水,钴业上市公司2019年业绩不约而同地由盛转衰,洛阳钼业以164.52%的营收涨幅彰显龙头地位。横向来看,相较于2019年中报,公司2019年全年营收、净利润降幅也大幅收窄。

  但资本市场却未将之视作利好信号。截至4月3日收盘,今年以来公司A股股价已下滑近20%,H股下滑超35%。3.53元/股的A股收盘价,相比2018年高点缩水超六成,总市值也从超千亿降到700亿元。

  市场更担忧之处在于,洛阳钼业业绩中,源自主营业务的并不多。

  从年报披露情况来看,公司净利润主要源于27亿元公允价值变动收益。若将扣除,公司2019年净利润或亏损。早在2019年中报披露时,公司便发出提示“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对净利润贡献较大”。

  上述收益主要源于全球第三大金属贸易商IXM。2019年7月,洛阳钼业以约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4.45亿元)收购IXM,以此切入金属交易领域。

  “中外会计准则核算要求的不一致,导致公允价值变动收益金额较大。如仅将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从净利润中扣除,从而得到公司 2019 年业绩将陷入亏损的结论并不妥当,还需要与 IXM 现货业务实现的损益结合起来考量,才能客观反映公司的经营业绩。”洛阳钼业向《投资者网》解释称。

  除不菲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外,IXM还贡献了495.87亿元的营收、2.72亿元的净利润。“收购IXM抑制了公司估值、造成财务压力,因为IXM的交易业务将打压公司的整体毛利率,其高短期债务将令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受压。”野村证券在研报中称,并将公司H股目标价进一步下调20%至3.3港元,维持“中性”评级。

  为何陷入低潮

  一切正如野村证券所言。

  2019年洛阳钼业经营活动净现金流为17.05亿元,同比下降82%;毛利率直接降至个位数,为4.5%,此前两年毛利率均超过37%;营业成本从162亿元增加到656亿元。

  公司净利率与净资产收益率(摊薄)也降到历史最低水平,分别为2.57%、4.55,而2018年两项指标分别为19.8%、11.3%。而基本每股收益也从2018年的0.21元降到了0.09元。

  洛阳钼业坦诚:“IXM 由于其金属贸易公司的运营模式,决定了其普遍存在资产负债率较高,及毛利率偏低的特点。”

  不过,“收购IXM 是公司基于长远布局的战略性考量,抛开上述这些因素仅仅关注 IXM 较低的毛利率是不客观和不全面的。IXM 金属贸易业务模式具有抗周期的优势,盈利情况非常稳定。”

  洛阳钼业为何执意切入金属贸易领域?

  原来,自2018年二季度起,钴价在达到顶峰后开始“跌跌不休”,到2019年几乎回吐了三年来所有涨幅。钴价难回到历史高位,已成为业内的基本共识。

  海通证券指出:“嘉能可和欧亚资源两大巨头2019年都有产能释放,2020年全球钴矿原料产量将同比增长约9%。由于钴金属供给端放量较大,将会面临过剩。钴行业公司可能将迎来一轮洗牌。”

  另一面,特斯拉“无钴化”、比亚迪“刀片电池”等消息层出不穷。对于过半营收都源自钴业的洛阳钼业而言,若不再做出战略性的转变,龙头地位恐难保。

  过去几年,洛阳钼业一直专注上游原矿业务。如在2016年,洛阳钼业收购全球矿业巨头英美资源集团位于巴西的铌磷项目,以及自由港麦克米伦公司位于刚果的Tenke铜钴矿56%股权,从而成为全球第二大钴供应商、第二大铌生产商。

  2019年,洛阳钼业遂决定开始向下游拓展,公司告诉《投资者网》:“收购 IXM 既可以让公司新增一些收入和利润,更为重要的是可以引领公司进入大宗商品贸易领域,带来很多业务发展所必须的战略资源。”

  “目前公司已把矿山生产板块的铜、钴、铌等产品的销售交付于 IXM,充分利用 IXM 既有的销售网络、物流网络及经验,运作良好。”

  如果此次新冠疫情没有出现,新能源汽车行业回暖,洛阳钼业这一打通行业上下游的决策,或许能使公司获得业内一致好评。

  “由于石油价格战令油价保持在低位,将削弱电动车的商业生存能力及延迟电动车的成本平价,另外铜价疲弱也将影响公司纯利表现。”近期大和发布研报,下调洛钼股份评级至“持有”,H股目标价下调至2.3港元,并下调今明两年盈利预测25%至35%。

  此外,瑞信也下调了集团今明两年盈利预期分别15%及18.2%,以反映对钴和铜价的最新预期,H股目标价由2.3港元降至2.2港元,维持“中性”评级。

  但是公司方面有自己的判断,洛阳钼业告诉《投资者网》:“虽然疫情带来了诸多不确定性,但各行业尤其是电动汽车中长期的发展趋势并未改变。公司一方面凭借优质资产,大力推进降本增效措施,始终保持产品的成本竞争力,紧紧围绕主业进行有限多元化。”

  洛阳钼业还表示:“另一方面,公司始终保持充足的流动性储备以及稳健的资产负债结构,依托 IXM 所带来的矿业和贸易协同以及投资融资能力,在市场中努力辨别并力争抓住一些机会,推动公司长期可持续发展。”

  资金饥渴如何解

  2月29日与3月18日,洛阳钼业接连两次发债,共发行20亿元超短期融资券,票面利率分别为3.1%、2.95%。

  发债日期与公司为IXM提供担保的时间几乎不谋而合。3月3日,洛阳钼业公告称“为满足IXM业务发展及日常融资需求,IXM根据运营实际需要,拟向其多家全资子公司提供总额不超过5.62亿的担保。”

  公开资料显示,IXM通过期货买卖来管理贸易金属现货。该商业模式对贸易商信用资质要求较高,且贸易商惯常需要提供货权质押担保。

  “截至3月3日,不存在对外担保逾期的情形。公司对外担保总额为 341.73 亿元,全部系对全资子公司及联营企业的担保,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 83.45%。”

  随着现金流一点点被IXM吞噬,洛阳钼业能撑到行业回暖的那一天么?

  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有息债务超过430亿元,其中短期有息债超过220亿元。而同期公司货币资金为156.48亿元,利息支出达到18.4亿元。公司偿债水平已降至历史最低,流动比率与速动比率分别为1.57与0.97,低于2与1的标准值。

  但公司对自身实力满怀信心:“近期发债的目的是进一步优化负债结构、降低财务费用,2019 年公司平均融资成本为 4%,处于行业较优水平。公司负债率低于国内行业平均水平,银行授信总额度超过 1100 亿人民币,使用率仅 37%。”

  对于未来前景,洛阳钼业还是有信心的:“公司依然看好消费升级和新能源汽车长期发展趋势,公司的矿业资产有非常好的内生性增长机会。”

  “我们将充分挖掘现有资产组合的巨大潜力。例如,刚果(金)坦科矿储量巨大,完全具备成长为铜年产量超过 40 万吨和钴年产量超过 3 万吨的世界级矿山的潜力。同时,我们会利用好 IXM 的贸易优势,扩大在资源领域的布局和影响力。”(更多请关注抖音:InvesterNet 思维财经出品)

(责任编辑:蒋柠潞)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并购亦难阻业绩滑坡 洛阳钼业“躺赢”时代为何终结

2020-04-07 08:18 来源:投资者网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