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威迈斯IPO,上汽“功不可没”

2020年02月10日 07:30    来源: 国际金融报     ◎ 记者 邹煦晨

  近日,深圳威迈斯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威迈斯”)更新了申报稿,距离中小板上会更近一步。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威迈斯达到拟募资额时,其发行市盈率或将远超23倍。另外,威迈斯的业绩增长与第一大客户上汽集团密不可分,而后者于2018年入股威迈斯,两者关系不一般。

  上汽“贡献”猛增

  申报稿显示,威迈斯是一家专业从事电力电子产品研发、生产、销售和技术服务的高新技术企业。公司主要产品是开关电源,包括车载电源、通信电源、电梯电源等多类应用领域的产品。

  从股权结构来看,威迈斯的实控人为万仁春,其直接和间接控制威迈斯45.54%的股权。

  2019年6月,威迈斯报送中小板IPO申报稿,并于2020年1月更新。

  从财务数据来看,威迈斯2016年至2018年以及2019年前三季度(下称“报告期”)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57亿元、4.25亿元、6.16亿元、5.7亿元。将主营业务收入细分,威迈斯的收入主要来自三部分产品,分别是车载电源、通信电源及电梯电源。

  其中,车载电源产品的占比连续增长,报告期内分别为37.86%、57.23%、75.96%、82.43%。

  报告期内,威迈斯的客户组成发生了变化,比如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上汽集团”)在2016年和2017年只是威迈斯的第四和第五大客户,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只有9.01%和8.89%。

  到了2018年,上汽集团一跃成为威迈斯的第一大客户,其占营业收入的比重猛增至30.17%。进入2019年前三季度,上汽集团仍是威迈斯的第一大客户,其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仍高达29.55%。

  上汽集团对威迈斯“贡献”猛增的背后,是上汽集团通过两家参股公司入股了威迈斯的事实。

  2018年3月,深圳市同晟金源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同晟金源”)、扬州尚颀三期汽车产业并购股权投资基金中心(有限合伙)(下称“扬州尚颀”)通过受让股份和增资等方式,分别以4000万元和1500万元获得威迈斯彼时6.15%和2.31%的股份。

  因威迈斯此后仍有其他外部增资导致股权稀释,截至申报稿更新,同晟金源和扬州尚颀持有威迈斯的股份分别为5.77%和2.16%。

  从股权结构来看,同晟金源49.52%的出资额来自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捷创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捷创投资”),捷创投资的基金管理人为上海尚颀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尚颀投资”)。

  对于更具体的信息,威迈斯在申报稿中并未描述。

  不过,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官网显示,尚颀投资的法定代表人为冯戟,其1998年9月至2006年1月在上汽集团财务公司的财务部和风险管理部担任高级经理;在2006年2月至2011年3月在上汽集团的法律事务部担任律师;2011年3月至2017年7月在上汽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担任总经理助理,并且同一期间还担任上汽集团全资孙公司(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的总经理助理兼合规风控负责人。

  另外,天眼查显示,上汽集团间接持有捷创投资99%的股份,即上汽集团间接持有同晟金源49.02%的股份。仅通过这个方式,上汽集团便持有威迈斯2.83%的股份。

  需要指出的是,上汽集团另一持股通道扬州尚颀的基金管理人也是尚颀投资(法定代表冯戟曾任职上汽集团多年),另外上汽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直接持有扬州尚颀19.56%的股份。即上汽集团凭此通道间接持有威迈斯0.45%的股份。

  这意味着,上汽集团至少间接持有威迈斯3.28%的股份。另外,如果尚颀投资受上汽集团“控制”,则上汽集团还拥有威迈斯六分之一的非独立董事席位(尚颀投资投资总监缪龙娇为威迈斯的董事之一)。

  对于上汽集团持股比例为多少、上汽集团是否为威迈斯的关联方等问题,威迈斯董秘办人士对记者表示,公司对于关联方的确认是严格按相关法律法规进行定义的,详情请参考招股书相关章节。

  85倍市盈率是挑战

  报告期内,威迈斯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434.67万元、1635.34万元、6852.26万元、5744.29万元(前三季度)。这部分归母净利润受股份支付费等非经常性损益的影响,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威迈斯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260.08万元、4155.66万元、7371.5万元、5355.87万元(前三季度),前三年逐渐递增。

  不过,威迈斯通过经营活动获得的净现金流并不理想,报告期内分别为1345.09万元、421.79万元、3065.09万元、-3021.3万元,合计只有1810.67万元。而威迈斯报告期内扣非前归母净利润合计为1.67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合计为1.91亿元。即威迈斯在账面利润1亿多元的情况下,经营活动带来的现金净流入不到2000万元。主要原因为威迈斯的应收账款和票据猛增,由2016年年末的6878.67万元增至2019年9月30日的3.62亿元。

  另外,威迈斯此次中小板IPO拟募资6.27亿元,用于龙岗宝龙新能源汽车电源产业基地建设项目和芜湖新能源汽车电源产品生产基地建设项目。为此,威迈斯计划发行不超过4045万股新股(占发行后的10%),以此计算,其达到募资额时的估值为62.73亿元。

  前文提及的同晟金源和扬州尚颀则将获利3.93亿元(已考虑发行股份的稀释作用)。如果上汽集团间接持股比例无误,则上汽集团可能获利1.63亿元。

  不过,威迈斯可能达不到预期募资目标,以2018年扣非前、后归母净利润计算,其达到预期目标需要市盈率达到91.55倍和85.1倍。

  而记者初步统计,2019年131家非科创板新上市公司中,只有两家市盈率超过23倍,分别是35.56倍的红塔证券和26.01倍的中国卫通。市盈率在22.9-23倍区间的公司共有83家,占比为63.36%。

  关于发行市盈率,威迈斯董秘办人士对记者表示,发行定价由市场决定,尊重市场的选择。

(责任编辑:华青剑)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威迈斯IPO,上汽“功不可没”

2020-02-10 07:30 来源:国际金融报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