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在建工程留利润的奥秘

2018年12月29日 09:16    来源: 证券市场周刊    

  本刊特约作者 李国强/文

  快到年底了,各公司都急着催款,财务部忙成一锅粥。

  因为预算管理的原因,许多款项需要在年底前支付,不能跨年,尤其是已经完工的工程项目,尽快完成在建工程的验收付款流程。

  上市公司为什么要搞在建工程专项审计,审计的主要内容都是什么?

  一般投资者很少关注在建工程,这个被忽略的项目却往往藏污纳垢。

  通俗点说,在建工程是个筐,什么都可以装。

  根据会计准则,在建工程主要用来核算未完工的工程支出。比如正在建造中的厂房、安装调试期的设备等。

  在建工程有两个特点,一是会计准则允许一部分费用项目通过在建工程进行资本化,有一些建设施工过程中发生的零星支出,符合条件的可以一并计入在建工程;二是和固定资产相比,在建工程最大的特点是未达到使用状态,所以不需要计提折旧。

  正因为在建工程的这两个特点,成了不少公司粉饰报表的工具,具体都有哪些操作?

  一是将日常的公务性支出等管理费用列入在建工程。比如施工阶段发生的差旅费、招待费,甚至送礼的费用,都被巧立名目做到了在建工程,待转成固定资产,这些本应该当期抵减利润的费用,变成了固定资产,跟随房屋建筑物、设备器械等,进入漫长的折旧期。

  二是推迟转入固定资产,从而晚提折旧。已经达到完工状态并实际使用的在建工程,不验收转到固定资产,导致这部分在建工程不需要计提折旧。

  三是将本应列入财务费用的利息支出进行了资本化。虽然准则允许对在建工程期间的借款利息进行资本化,但是为了修饰利润,不少公司会尽可能的更大额度的将利息支出计入在建工程。

  在建工程专项审计就是对这些项目进行仔细的梳理,将不规范的业务重新调整,确保年报数据质量。

  当然了,也有些上市公司借助这些项目进行盈余管理,对财务报表进行粉饰,来维持理想的股价。

  海正药业处理隐蔽

  随着带量集采政策的落地,彻底改变了医药行业的现状,不少研发能力较弱的医药公司遭到投资者的抛弃。海正药业(600267.SH)更是连日暴跌,除了业绩不佳,公司还存在研发支出资本化比例过高、在建工程推迟转固和利息资本化、被上交所公告涉嫌违规等各种问题。

  其中,在建工程的处理方式非常隐蔽,需要对比多年的年报,方能发现其中端倪。

  海正药业账面在建工程53亿元,主要有20项。2017年转入固定资产的仅有两项,其中7项的完工率超过85%。

  和历史数据对比,就会发现更多“惊喜”。

  通过和2016年年报在建工程项目对比,整整一年的时间,这账面余额30多亿元的在建工程,除了第一个完工比例增加了5%,其余的完工比例均增加了1%。

  同时,在建工程中,利息资本化的金额高达1.66亿元。

  假设这些完工比例接近99%的在建工程在2016年实际完工并转入固定资产,这两项对2017年的利润影响额大约为2.7亿元左右。

  而海正药业2017年的净利润只有2.3亿元。

  神火股份的利息支出极大影响利润表

  由于供给侧改革,再加上近年来铝价低迷,市场环境对神火股份(000933.SZ)的压力比较大,公司的业绩也很艰辛。

  以2018年三季报为例,公司营收较上年同期仅增加0.5%,归母净利润下滑-67.18%。因为市场形势欠佳,公司核心业务铝制品毛利率仅有8.43%左右,大幅拉低了盈利能力。

  长期没有增长性的上市公司是没有好的股价的,为了改善利润,公司的财务人员开始在财务报表上做文章。

  在建工程成为一个不错的选择。

  据2017年年报,公司利息资本化金额高达1.96亿元,而同期的净利润为3.06亿元。其中,仅裕中煤业煤矿建设工程一项在建工程就有1.24亿元的利息进行了资本化,而这个项目截至2017年年底也只投入了21.8亿元。

  如果说高比例的利息资本化率只是存疑的话,公司另外一项在建工程——整合煤矿技改工程就是欲盖弥彰了。

  据年报披露,该工程累计投入已经超预算,达到104.37%,为什么超预算了还不转为固定资产呢?

  再打开2016年的年报,我们发现同一项在建工程,累计投入的比例是103.27%。不仅在上年度就已经投入超预算,而且整整一年的时间,投入的比例仅增加了1%左右。

  让我们简单测算下,这两项操作能给公司带来多少“收益”呢?

  如果资本化的利息计入财务费用,裕中煤业煤矿建设工程的25亿元的在建工程在2016年年底转入固定资产,那么,2017年将减少3亿元左右。净利润从3.06亿元变成了微微盈利甚至可能亏损。事实上,公司在2017年还收到了1.8亿元的政府补助,较2016年多了1.1亿元。由此可见,公司竭尽全力才确保2017年能够盈利。

  据2018年半年报披露,整合煤矿技改工程还在投入,已经达到了105%,而两项在建工程这半年的资本化利息又接近1亿元。

  不过公司仍然留有后手,公司在上半年卖掉了10.36亿元的电解铝指标,确保不亏损。

  揭开苏宁易购房地产业务的面纱

  多年来,虽然经过激进的转型和投奔阿里的怀抱,苏宁易购(002024.SZ)仍未能解决核心业务盈利的问题。公司常年零售业务不赚钱,近年来不得不通过出售股权、子公司以及理财等方式来维持净利润。

  据公司2017年年报,资本化利息为3785万元。和苏宁易购40多亿元的净利润相比,这些资本化的利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背后却带给了投资者一些信息。

  原来,这是因为苏宁易购有一部分房产业务导致的。苏宁易购在山东济宁、江苏滁州等地开展了商业地产项目,这一波操作让人浮想联翩。毕竟,公司从未刻意宣传从事房地产。

  如今,公司从事房地产业务,是为了多元化转型吗?

  恐怕不是,苏宁集团旗下有专业的地产公司—苏宁置业,该公司并未纳入上市公司体系,大部分城市的苏宁商业地产项目都是由苏宁置业来操盘。

  早在2014年,为了获取资金,苏宁易购就将11家门店以资产创新的名义打包卖给中信金石基金,然后再租回经营。

  由此可见,苏宁易购从事少量房地产项目的目的,很可能是为了将来把这些地产项目以关联交易的形式出售给苏宁置业。

  上市公司利息资本化整体情况

  据Wind数据,2017年,沪深两市3000多家上市公司中,进行了利息资本化的公司共有187家。这些企业主要是房地产行业,这是房企的特殊经营模式决定的。公司需要贷款盖房,借来的钱几乎唯一的用途就是盖房,所以建造过程中发生的利息支出计入资产是可以理解的。

  除了房地产企业之外,像海正药业、神火股份这种利息资本化的操作模式,虽然并不违反会计准则,但主要目的是进行利润的粉饰,需要引起投资者的警惕。

  比如美凯龙(601828.SH),作为家居行业的龙头,在折旧的管理方面颇有心得。公司的房产并没有计入固定资产,而是计入了投资性房地产,投资性房地产也不需要计提折旧,同时还把大量的利息支出进行了资本化。仅2017年,利息资本化金额达到了2.2亿元。账面708亿元投资性房地产,如果按照正常核算模式计提折旧,公司当年42.78亿元的净利润怕是所剩无几。

  再比如京东方A(000725.SZ),董事长王东升就是总会计师出身,财务专家。近年来,京东方A一边放出主力生产线折旧已经提完的风声,另一边,事实上大规模建设新生产线,并且转资缓慢。公司账面在建工程高达500多亿元,而且还进行了利息资本化,2017年资本化的利息高达6.6亿元。作为国家补贴的大户,京东方A的贷款利率其实是非常低的,部分长期贷款只有2%左右的利率,如此低利率的利息还要资本化,足以看出面板行业竞争异常激烈,想要盈利确实很艰难。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声明: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

(责任编辑:华青剑)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