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新宙邦上半年成本增毛利降 8位高管提前减持套现近4800万元

2018年08月10日 07:14    来源: 证券日报    

  ■本报记者 赵 琳 见习记者 王晓悦

  电解液行业震荡,龙头企业新宙邦也未能幸免。在原材料价格波动和同行竞争加剧的双重压力下,新宙邦2018年的半年报出现增收不增利的现象,公司上半年扣非后净利润为1.02亿元,同比下降13.28%。更令投资者担忧的是,在此背景下,新宙邦8位高管再次减持公司股票,减持股份对应的总市值接近4800万元。

  对此,新宙邦董事长覃九三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这是风险偏好的问题,今年市场波动加剧,选择好的时机减持也是正常的。”而针对公司未来发展战略,新宙邦证券事务代表陈一帆则表示,未来公司将采用差异化和规模化应对市场激烈的竞争,并不会单方面无底线地迎合市场。

  新宙邦上半年共实现营业总收入9.86亿元,同比增长25.10%。但净利润为1.21亿元,同比下滑4.93%。若扣除各项非经常性损益,公司扣非后净利润为1.02亿元,同比下降13.28%。

  针对净利润的下滑,公司在半年报中表示,受上游原材料价格波动影响,公司锂离子电池化学品、有机氟化学品的成本增长高于收入增长比例,最终导致其毛利下降。

  目前,新宙邦的主营产品锂电池化学品占据营收的半壁江山,上半年该业务板块实现营业收入4.82亿元,占总营业收入的48.88%。然而,受上游原材料波动影响,锂电池化学品和有机氟化学品的毛利率均下滑。上半年,锂离子电池化学品毛利率为27.10%,比上年同期减少了7.14%。有机氟化学品毛利率为49.91%,比上年同期减少了4.08%。

  除了受上游原材料价格波动影响,新宙邦还承受着来自同行的压力。

  “需求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一位电解液行业的研究员告诉《证券日报》记者,今年以来,电解液的市场需求没能赶上全市场的产能扩张,电解液同行已打起了价格战。

  高工锂电研究报告显示,去年至今年4月份,电解液的价格从7.5万元/吨至8.5万元/吨的价格区间下降至4万元/吨至5.5万元/吨。

  半年报还提到,竞争压力不仅表现在利润上,也表现在应收账款上。上半年公司应收账款共7.30亿元,占总资产比例为18.53%,同比增加3.42%。公司表示,这是锂离子电池电解液市场竞争加剧,新宙邦增加客户的信用期限所致。

  新宙邦证券事务代表陈一帆在回复《证券日报》采访提纲时则表示,锂电池电解液行业现处于市场激烈竞争阶段,打破竞争格局强者愈强的方式有两种:“差异化和规模化。新宙邦则注重通过产业规模化降低成本,而非单方面无底线的迎合市场。”

  “与此同时,更加注重产品的研发及品质的保证,这也是我们长期经营策略。”陈一帆表示。

  令投资者担心的是,在公司业绩遭遇阻力的背景下,新宙邦8位高管却忙着减持,今年6月份,新宙邦8位高管减持,减持股份对应的总市值接近4800万元。其中,董事曹伟减持最多,短短一个月内减持98.5万股股票,套现金额接近2500万元。紧随其后的是董事周艾平,其分6笔合计减持了35.8万股新宙邦的股票,套现金额约880万元。另一位董事谢伟东也在6月份减持26万股,套现金额约650万元。

  在8月7日的业绩说明会上,就有投资者提出,“除对外投资,公司部分高管减持所得已明显超过生活所需。”

  事实上,自2013年以来,新宙邦高管们每一年均有减持。

  从高管报酬来看,新宙邦2017年年报显示,新宙邦共有7位高管当年年薪超过100万元。其中,此番减持的董事、常务副总裁周艾平薪酬为144.45万元,比上一年增加35.76万元。董事曹伟、谢伟东的年薪分别为94.66万元、87.19万元。

  “高管具有艰苦奋斗的传统,减持一点是可以理解。”面对质疑,新宙邦董事长覃九三则认为,减持或不减持是由高管的风险偏好决定的,今年市场波动加剧,高管们选择好的时机减持也是正常的。

(责任编辑:华青剑)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