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龚建明代表:高度警惕工业投资持续低迷带来的潜在风险

2018年03月14日 16:38    来源: 紫光阁网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常委会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农工党十六届中央专职副主席、监督委员会主任龚建明建议,发展实体经济、发展制造业特别是先进制造业,需要高度重视工业投资的重要作用,高度警惕工业投资持续低迷带来的潜在风险。

  据龚建明介绍,我国工业和制造业投资自2011年以来持续下滑,2017年工业和制造业投资增速分别仅为3.6%和4.8%,如果扣除价格因素实际投资为负增长。从主要制造业大国发展历程看,进入工业化中后期,与可持续的中速增长相匹配的生产性投资的实际增速平均在5%左右,很显然我国工业和制造业投资已经滑出这个合理区间。工业和制造业投资持续低迷问题依然比较突出,所造成的潜在风险若不采取措施及时解决,不仅严重影响当前经济增长和工业转型升级,而且会拖累我国实体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后劲。
  龚建明认为,以下几个问题尤其需要引发关注和重视:
  一是警惕工业民间投资增速持续放缓,导致发展后劲不足。一方面,从民间投资构成看,工业领域民间投资吸引力和活力都远不及其他领域。从占比看,2013年以来工业民间投资占民间投资总额比重逐年下降,且下降幅度有扩大趋势。2017年工业民间投资占民间投资总额比重降至48.5%,较2016年下降1.1个百分点。从增速看,2013年以来工业民间投资增速持续低于民间投资总额增速,且增速差距明显扩大。2017年,与民间投资总额增速的差距扩大到2个百分点。另一方面,从工业投资构成看,工业民间投资依然是工业投资的重要支撑,但领先程度有所减弱。从占比看,2012年以来工业民间投资占工业投资比重逐年提高,但提高幅度有所放缓。从增速看,2012年以来工业民间投资增速持续高于工业投资增速,但领先幅度明显收窄。2017年,工业民间投资同比增长4%,领先幅度较2012年大幅收窄6.2个百分点。
  二是警惕工业投资的地区投向不平衡,拉大区域发展差距。分地区看,我国工业投资有两大特点:一方面,工业投资的地区投向不平衡。2016年全国有75%以上的工业投资都投向了山东(11.6%)、江苏(10.8%)、河南(8.1%)、河北(6.9%)等13个省,这些省多集中在东部和中部地区;而投向西部12个省(区、市)的只有20.4%。另一方面,工业投资的地区投向不平衡程度有所加剧。2016年我国31个省(区、市)的工业投资离散系数为89.5%,较2010年的历史低点提高了16.8个百分点,这表明工业投资的地区投向更加不平衡。通过对比分析我国31个省(区、市)的工业投资和工业增加值离散系数,我们可以发现,2013年以来工业投资和工业增加值的不平衡程度都有所加剧,并且工业投资的不平衡程度加剧更加明显。考虑到工业投资和工业增加值之间的高度正相关性,必须警惕日益加剧的工业投资地区投向不平衡会进一步拉大地区间工业经济发展差距。
  三是警惕工业投资的占比过快下降,引发工业占比的下降。从各地工业投资占比的变动幅度看,2016年,西部12个省(区、市)中有10个工业投资占比较上年回落,其中新疆、青海、云南分别下降9.6、7.0、5.4个百分点,只有贵州、重庆分别提高2.8、0.8个百分点;东部的天津下降5.2个百分点,回落幅度较大。从工业投资占比和工业增加值占比的变动趋势看,2012年以来,我国工业投资占比和工业增加值占比都呈现逐年下降趋势。2012-2016年,我国工业投资占比年均下降0.9个百分点,且回落幅度有加快趋势;工业增加值占比年均下降1.3个百分点,回落幅度有放缓趋势。综合来分析,目前我国大多数省份仍处于工业化中期或后期,工业化进程还远远没有结束,2016年我国工业增加值占比已降至33.3%,工业投资占比降至38.2%。如果工业投资占比过快下降势必会引起工业占比继续下降,产业空心化风险凸显。因此,必须警惕工业投资占比过快下降可能会对工业增加值占比下降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针对上述问题,龚建明提出如下建议:
  一是进一步改善制造业发展的制度供给和市场环境。研究表明,如果制度成本降低10%,很多实体企业就会扭亏为盈。破解我国工业、制造业投资困局还是要从制度设计入手,想办法降低制度成本、增加实际盈利,进一步改善制度供给,优化市场环境。其一,抓紧建立和完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破除不合理限制和隐性壁垒,取消歧视性条款。其二,深化改革政府项目审批制度,深入推进“放管服”改革,切实打破各种“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促进公平竞争,有效降低工业企业营商成本。
  二是进一步引导资金向制造业聚集发力,加快建设制造强国。在完善国家宏观政策时应重点考虑如何加大制造业特别是装备制造业的投入力度,如何加大支持传统产业升级的政策力度,如何加大对我国制造业技术改造和转型升级的资金支持力度,如何助力《中国制造2025》的深入实施,推动我国由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特别要重点考虑如何深入推进投融资体制改革,优化制造业领域政府投资范围,研究推广零土地技改项目承诺备案制,完善事中事后监管和信用体系建设。
  三是进一步优化工业投资布局,增强区域发展协调性。重点考虑如何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提出的区域协调发展战略,抓紧研究如何引导资金在西部大开发、东北振兴、中部崛起、东部优化发展等区域战略中合理布局,通过优化投资布局优化产业布局。
  四是进一步激活工业民间投资,增强制造业发展后劲。激活工业民间投资是提振实体经济、做大做强制造业的必由之路。提振工业民间投资的根本在于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增强制造业发展的内在动力。要进一步完善激活工业民间投资的政策措施,一方面有针对性地解决“不能投”、“不愿投”、“不敢投”等问题,进一步降低准入门槛,增加市场透明度,增加民营企业自主决策权;另一方面解决“往哪儿投的问题”,引导民间投资投向产业链长的、增长前景好的领域,提高企业投资回报率。

(责任编辑:马欣)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