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迁址贫困县 上陵牧业IPO走绿色通道

2017年03月21日 08:37    来源: 时代周报    

  时代周报记者 李宛珊 发自广州

  3月13日,新三板企业宁夏上陵牧业股份有限公司(430505)(下文称“上陵牧业”)发布公告表示,公司目前已进入IPO的辅导阶段,而这离它将公司注册地址改到国家级贫困县宁夏盐池县冯记沟乡平台村不到一个月。

  公开资料显示,上陵牧业的主要业务为牛场运营、奶牛集约化养殖、生鲜乳供应等,目前辖信旺牧场、翔达牧场等九家现代化奶牛养殖场。

  2013-2015年间,上陵牧业营业收入的平均增长率可以达到74.75%,尤其在2015年,公司的净利润增速为177.20%,而同年,同行业的现代牧业(01117)营业收入同比下降3.99%,净利润下降56.31%;西部牧业(300106)的营业收入下降22.23%,净利润增长2.77%。

  急速的扩张自然对公司的资金链产生一定的压力,在挂牌的三年内,上陵牧业先后通过三次定向增发股票融资,但这似乎并不能满足上陵牧业对于资金的渴求。在原奶价格呈现上升趋势以及行业集中度加深的背景下,上陵牧业的上市似乎正当时。

  渴求资金

  2017年2月,上陵牧业将公司注册地变更为国家级贫困县宁夏盐池县,有分析认为上陵牧业此举是为了快速上市,因为按照证监会“扶贫政策”,最近一年在贫困地区缴纳所得税不低于2000万元,且承诺上市后三年内不变更注册地的企业,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适用“即报即审、审过即发”政策。

  不过,北大纵横IPO事业部合伙人蔡春华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由于证监会已加快了对IPO审核的速度,因此实际上“绿色通道”对上市速度的影响并不大。

  按照有关规定,当企业向证监会递交的IPO申请文件获得受理后,公司股票将暂停在新三板上进行转让。就在发表上市声明的前几天,上陵牧业发布了股票发行认购公告,按照规划,在本次募得的4亿元资金中,将有2亿元用于扩大牛养殖规模和进口规模,剩下的资金将被用于补充营运资金及归还银行贷款。然而按照上陵牧业的测算,上述资金仅能在一定程度上满足补充2017年的流动资金缺口以及2017年、2018年两年的扩大牛养殖规模的需要。

  上陵牧业对缺口资金的计算基于销售百分比法以及2016年58%的预测增长率,但在2016年,公司的实际增长率仅为5.43%(年化),这种差异也得到了证监会的问询。实际上近两年来,国际原奶价格下行对我国原奶产业造成了较大的打击,中国奶业协会的定点监测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3月,国内奶牛养殖亏损面已达到51%,西部牧业、现代牧业等原奶龙头在2015年及2016年的业绩也均不太理想。

  上陵牧业在回复中表示,公司在2013-2015年泌乳牛存栏量平均增长率为74.67%,此外公司于2016年上半年因并购天津津澳而增加的产能在下半年开始逐渐释放;同时农业部于2016年上半年出台新规,禁止在未作出特别标注的情况下用奶粉替代生鲜乳,这使得用进口奶粉代替生鲜乳的现象得到缓解。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奶价下行趋势已逐渐反转,在种种因素作用下,公司认为58%的增速是合理的。

  自挂牌以来,上陵牧业一直都保持着较快的增长速度。2014年营业收入增长95.62%,净利润增长90.94%;2015年更是在营收增幅68.56%的基础上实现了177%的净利润增幅。

  对于2015年度净利润波动较大的原因,上陵牧业如是向证监会解释:规模效应及加强的成本控制力度提升了销售毛利率,同时公司管理团队经营能力的提高也降低了期间费用的支出。据时代周报记者的观察,与2014年相比,上陵牧业的毛利率仅从30.68%增长至31.26%,但财务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则从2014年的10.95%下降至1.48%。

  上陵牧业丝毫没有掩饰自己对规模的追求,挂牌之初,公司只拥有4座大型牧场,6000多头荷斯坦母牛;等到2016年6月底,公司已拥有9个牛场,牛存栏数已达到1.90万头,据披露,公司在2013-2015年间奶牛养殖的平均增长量为4290头。

  急速扩大的规模也使公司资金链承担着不小的压力。自2014年1月挂牌以来,上陵牧业曾分别于2014年12月、2015年9月先后两次通过发行股票的方式募集资金,募集资金总额达2.795亿元,从资金的使用情况来看,大约有1.53亿元用于偿还各种借款。

  行业调整

  目前上陵牧业生产的原奶主要销售给蒙牛、伊利等知名乳品企业,用于生产特仑苏等高端液态奶,其中信旺牧场等四个牧场已于2014年与蒙牛乳业签订《生鲜乳购销合同》;俊佑牧场与青松乳业也分别与伊利公司确立了合作关系。

  时代周报记者向上陵牧业发送采访函,询问蒙牛、伊利等乳企是否在公司最新一轮的定向发股中认购股票,但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回应。

  实际上,在与下游乳企的合作中,原奶企业通常都处于弱势地位,与此同时原奶价格存在周期性波动的特点也为企业经营业绩带来一定不确定性,在过去几年中,现代牧业、西部牧业等企业均选择向下游扩张的战略。

  相比之下,上陵牧业选择了不一样的道路。2016年,上陵牧业在控股天津津澳牧业有限公司后,逐渐加大牛贸易业务,并表示该项业务将成为公司未来的另一主要利润增长点,但值得注意的是,该业务在2016年的毛利率仅为13.04%,远低于鲜奶业务。至于公司是否也会向下游扩张,截至发稿,时代周报记者并未得到回复。

  越来越多的信号表明新一轮原奶价格上升周期已然开始。最近几年国家也出台各种政策鼓励规模化养殖,在农业部印发的《全国奶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中,行业将“100头以上规模化养殖比例”在2020年不小于70%作为一个发展目标,时代周报记者通过乳业专家王丁棉了解到,在资本的介入下,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奶农退出养殖行业,原奶市场将会越来越集中。

  大股东借款

  上陵牧业的大股东为上陵集团,公开资料显示,上陵集团的股东为史信四兄弟,目前公司旗下拥有房地产开发、汽车销售、酒店、养老服务等多个业务,截至2017年2月底,上陵集团的持股比例达53.50%。除此之外,上陵集团内部的员工持股平台思瑞投资也持有上陵牧业22.24%股份并为上陵牧业的第二大股东。

  在融资渠道单一的情况下,上陵牧业在一定程度上依赖大股东上陵集团的借款,在第二次募集资金后,上陵牧业将其中的1813.84万元用来偿还上陵集团的借款,但该项并不属于募资项目,而在刚完成的募资中,有1亿元用来偿还上陵集团的借款。

  随后在2015年10月,上陵牧业以收购保证金为名向上陵集团划转1.1亿元,该事项发生时,上陵牧业并未履行董事会、股东大会的决策程序,发生后也未及时披露关联交易公告。也因此,根据相关规定,上陵牧业及其董事长史仁、董秘沈致君需提交书面承诺的自律监管措施。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在今年1月份,上陵牧业拟以部分奶牛为上陵集团的8500万元债务提供抵押担保,而上陵集团旗下的上陵房地产则为上陵牧业提供反担保。同月,上陵集团质押其持有的12.63%上陵牧业股份为1.55亿元及重组宽限补偿金担保。


(责任编辑: 马先震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