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大众点评沦陷一周年祭

2016年10月20日 16:54    来源: 今日头条    

  

  在媒体报道中,张涛哭了。

  这是2015年11月13日的事情了。大众点评内部搞了一场名为“致敬老男孩,青春不散场”的活动。“老男孩”说的就是张涛,大家和他一起吃“散伙饭”。就在前3天,美团点评宣布,张涛不再担任新公司联席CEO,而是担任董事长,由王兴担任新公司CEO。

  美团和大众点评2015年10月9日宣布合并,仅仅过去一个月,张涛就彻底淡出权力核心。从2003年创立大众点评,到不再担任实际负责人,整整12年。

  原本,大众点评计划在2015年底再融资50到60亿美元,冲击战略新兴板(后来并没有被列入“十三五”规划纲要)。但背后的资本等不及了,旷日持久的团购与O2O大战,消耗着金钱、人力和耐心。资本和商户都谈不上高兴,只有获得补贴的消费者高兴了,但他们谈不上忠诚度,哪里打折去哪里,哪里便宜去哪里。

  面对美团咄咄逼人的进攻,大众点评已经做好回击的准备。“狼性”——这个之前不怎么出现的词汇,开始被张涛频繁提及。此时,大家都在下棋,但显然资本的棋力更为雄厚。

  清流与蛮力

  现在回过头来看,张涛之前的很多话,过于自信了。比如,2013年号称大众点评与美团的“决战之年”。围绕大众点评,有各种收购与被收购的传言。他的态度明确,“互联网确实到了一个大融合的时代,但大众点评不可能被收购”。

  那一年,张涛对大众点评的规划,还是向着“星辰与大海”的目标进发。BAT之外,互联网公司都想成为“第四极”。在他看来,百度连接人与信息,腾讯连接人与人,阿里连接人与商品。而大众点评要做的,是连接人与服务。

  大众点评做的是中国的《米其林指南》,当时的大众点评是中国互联网界的一股清流。

  人类历史上,经常会发生一些奇怪的现象。比如,落后的游牧民族,面对先进的农耕民族,总是势如破竹。

  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之前,双方力量已经出现了某种程度的不对等。大众点评在一二线城市有优势,美团的触角更能触及三四线城市,客观上形成了“农村包围城市”的态势。

  张涛试图让内部紧张起来,激励机制也做了调整。比如年终奖最高变为6个月工资,最低只是没有。合并以前,依靠“闪惠”产品,大众点评反击势头不错,张涛甚至断言,“团购”已是一个落后概念,不必刻意“团购”,消费就有优惠,更加简单、直接、彻底。而美团融资陷入僵局,又同时对抗阿里、百度、携程,合并意愿更加迫切。这是双方能够按照5:5估值合并,而非之前传闻的7:4估值合并的真正原因。

  张涛和王兴都是高材生,都是海归创业,为什么资本最终选择了后者?因为他更有韧劲一些,说的再直白一点,更狠一些。面对那个著名的问题:“有一艘宇宙飞船要飞向无尽的太空,不一定能回来,你去吗?”王兴的回答是:“我一定去。”

  合并后的美团点评,进行了内部架构调整,原来的点评老人和阿里老人,悉数边缘化。企业的行为,通过人来展现。人发生变化,如果没有强大的文化与制度,组织行为必然发生变化,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之后的几次改版,大众点评的平台属性被大大削弱,变成了简单的个性化推荐工具。“闪惠”这样的大革新不会有了,美团只允许大众点评做一个平庸的大众点评,而不是一个深具创新活力,可以挑战自己的大众点评。

  美团点评的高管说,希望大众点评走差异化路线,负责攻坚中高端市场。以高、中、低端划分实体产品或许有效,用来划分互联网公司,则是大错特错。互联网做的就是大众的生意.毫无疑问,失去张涛的大众点评,正在加速失去影响力。以补贴与地推开路的美团系高管,并不理解那些点评的真正价值,放着一座金矿,不能好好挖掘。

  四面楚歌的王兴

  杀人者死,灭国者王,改朝换代,新人自然要做主。但美团也有点自顾不暇了,融资多轮,融无可融,一直不能给股东交代,股东就会忍不住上场。这是当年张涛的命运,或许也是未来王兴的命运。

  进入2016年,美团在诸多细分市场,与大大小小的互联网公司同时开战,百度、阿里、携程、58同城,无不是其对手。外卖和酒店旅游是美团的核心业务,但都算不上行业第一。为了争夺市场份额,美团持续“烧钱”,可不但没能快速胜出,反被拖入长期亏损的泥沼。说到底,外卖和酒店旅游,只是巨头公司业务的一部分,但却是美团的全部。这种情况下,美团与百度、携程的合并传闻,隔一段时间爆发一次,正说明王兴的日子不好过。

  为了控制支付场景,美团还花13亿元天价收购北京钱袋宝支付技术有限公司,以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此举,其实与腾讯的利益背道而驰,导致昔日盟友嫌隙顿生。腾讯将微信与QQ两大重要移动端入口,开放给同程、艺龙,而不是美团,就是明证。

  合并完成以后,美团点评的订单流水确实增加不少。之后,又分拆了猫眼电影,还计划分拆酒旅业务.但“烧钱”模式并未真正改变,这种模式能够持续多久,能否被投资人接受,还是未知数。美团一直面临上市压力,但不断拆分业务,外卖真的能撑起上市公司的高估值吗?

  外患是一方面,更要命的是内忧。现在的美团点评,已是暗流涌动,不少百度系和阿里系高管,要不离职,要不被边缘化(如干嘉伟)。很多人宁可放弃期权,也要离开这家公司。他们在用脚投票。公司没有前途了,期权就是空头支票。作为有力的激励措施之一,期权失去了激励作用,企业的凝聚力和信心都会受到影响。遥想百团大战时的美团,拥有极强的向心力,今日状况,令人唏嘘。

  今年7月,美团被曝裁员2万人的计划,以消除合并造成的冗员,引来舆论一片哗然。近期,为了顺应投资人要求,实质性推动上市,美团开始从规模导向转为盈利导向(也就是更关注赚钱了)。有消息称,美团将在数百个城市推行代理制,这意味着许多直营人员失去了存在的价值与必要。为了让员工主动离职,避免赔偿,美团无所不用其极,甚至变现逼迫,令不少员工寒心。

  屈指算来,美团和大众点评刚好合并整一年,但双方并没有因为结合变得更好。黑心外卖仍然活跃在线上,原本在一线城市口碑不错的大众点评,失去了优势地位。从目前的情况看,合并没有呈现1+1大于2的效果。融资了,估值上去了,商户佣金涨了,但落实到投资人回报、市场规范及公司治理三个方面,基本没有进展。近期,美团业绩捷报频传,一反之前不谈论业绩的习惯。有消息称是资本压力陡增,管理层不得不放风。很明显,放风无法兑现业绩,投资人也不是傻子。

  或许,四面开战的美团,卖身才是唯一的出路。世事无常,资本无情,是为大众点评沦陷一周年祭。(来源:洲郎夜话 郝亚洲/文)


(责任编辑: 向婷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