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GE被指财务造假超“安然”

2019年09月03日 08:58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     谢玮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谢玮 | 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第16期)

  继去年被“踢出”道琼斯工业指数后,百年老店通用电气(GE)再次遭遇“黑天鹅”。

  8月15日,会计专家哈里·马克波洛斯(Harry Markopolos)及其团队发布了一份针对GE的做空报告。该报告长达175页,详细解释了GE涉嫌在虚假财务报表中隐瞒财务问题,并将其称为“比安然公司更大的欺诈行为”。

  GE方面则称,马克波洛斯纯粹是虚假陈述,他仅仅是为了让GE股票产生向下波动,以便他和那些未公开对冲基金合伙人攫取个人利润。

  麦道夫骗局揭露者:

  GE有比安然更大的欺诈行为

  “我的团队过去7个月一直在分析GE的会计账目,我们认为我们所遇到的380亿美元欺诈案只是冰山一角。”马克波洛斯在报告中指出。

  马克波洛斯是著名的“麦道夫骗局”(Bernard Madoff)的揭露者之一。2005年,马克波洛斯连续向美国证交会递交举报信,这促使美国证监会于2006年1月首次立案,对麦道夫公司进行调查。

  针对此次GE涉嫌作假的细节,马克波洛斯团队还专门制作了一个网站供投资者和公众查阅这份报告,网址为www.GEfraud.com,详细介绍做空GE的理由,并根据事态发展更新各种信息。

  马克波洛斯称,GE会计欺诈已有“悠久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995年,当时公司还是由杰克·韦尔奇经营。

  “GE数十年来一直在进行会计欺诈,只提供其业务部门最高的营收和利润,而忽略了销售、研发及行政开支等费用。”该报告称。

  这份长达175页的报告认为,GE隐瞒了其财务问题的严重程度,其长期护理保险业务(Long-term Care Insurance,LTC)需要大幅提高保险准备金,GE在去年曾为该部门增加了150亿美元的准备金。报告还指出,GE在油气业务上没有遵守会计准则,少计入因持有油田服务公司贝克休斯(BHGE)股票而超过90亿美元的损失。

  马克波洛斯估计,如果公司重申其实际业绩,GE已经大幅增加3:1的债务权益比率将一路飙升至17:1。

  他表示,已向证券监管机构提交报告,并且他发现的某些信息仅提供给执法机构,而不在公开报告中。

  马克波洛斯团队在报告中指出的一些要点:

  ● 它比安然和世通公司的总和还要大,380亿美元的会计欺诈金额占GE市值的40%以上,这使其远比安然公司或世通公司的会计欺诈严重得多。

  ● GE使用了许多与安然公司相同的会计技巧。

  ● 在GE的290亿美元长期护理保险业务(LTC)所需的保险准备金中,185亿美元立即需要现金,并在2021年进行会计准则变更时产生105亿美元的非现金GAAP费用。这些即将产生的负债将摧毁GE的资产负债表和债务比率。

  ● 当您使用保诚公司(Prudential,

  PRU)等持续经营会计将GE与负责任的保险公司进行比较时,GE需要额外储备185亿美元以便能够支付索赔。我们将GE的LTC保单与保诚和尤纳姆(Unum)进行了比较,这两家保险公司在2000年中期的老式LTC保单中具有相似的风险,但其保单的风险特征远低于GE。保诚的2018年类似保单损失率为185%,他们每笔保单储备113455美元,而GE的损失率则高出数倍,而且每笔保单仅保留79000美元。仅与保诚集团的储备水平匹配,GE需要立即增加95亿美元的储备。

  ● GE每2~4年更改一次报告格式,以防止分析师跨时域进行比较!换句话说,GE拼尽全力让对其业务单元进行分析变得不可能。

  ● 为什么公司会这样做?我们只能想到两个原因:1)隐瞒会计欺诈。2)因为他们如此无能,无法持续保持账簿和报表。我不确定哪个原因更糟,因为二者都很糟糕,每一条理由都通向破产。

  GE回应:

  马克波洛斯说法毫无根据

  不过,GE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劳伦斯·库尔普(Lawrence Culp)发表声明否认了这些指控,称其受到市场操纵的推动。

  “GE将始终认真对待任何财务不端行为的指控。但这是纯粹的市场操纵。”库尔普在声明中表示,马克波洛斯的报告中存在虚假陈述,如果他在发布报告之前与GE核实过,这些说法本可以得到纠正。

  库尔普认为,马克波洛斯在发布报告前未曾与公司管理人员谈过,这“表明他对准确的财务分析不感兴趣,而仅仅是为了让GE股票产生向下波动,以便他和那些未公开对冲基金合伙人攫取个人利润”。

  “我们从未见过马克波洛斯,没和他说过任何话,也没有任何形式的联系。尽管我们无法对这份我们从未见过的报告的细节内容做任何评论,但我们听到的指控是完全错误和有误导性的。”GE方面在一封公开信中回应,此人为某些不具名的对冲基金工作并拿了他们的钱,是广为人知的事实,也是《华尔街日报》之前报道过的。这些对冲基金通常受到自身利益的驱使会尝试做空一家公司的股票而令市场产生不必要的波动。

  针对马克波洛斯的指控,GE方面也在公开信中进行了一一回应:

  GE保险业务:我们相信目前对该业务风险的拨备是足够支撑该业务组合特点的。同时,我们每年都会对拨备的充足性进行严格测试。GAAP保险会计标准在未来的实施将高度依赖多个变量,不会影响到我们用于决定拨备需求的法定会计标准。

  BHGE会计:作为BHGE的大股东,我们按照GAAP要求报告其合并收益,和此人的指控相反。而且,GE所报告的BHGE合并收益包括了在GE合并财务报表附注里面的额外BHGE业绩披露。BHGE也是一个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注册并独立运营的公司,在该委员会有自己独立的10-Q(季报)和10-K(年报)备案。在最近的10-Q(季报)中,GE披露了因减持BHGE股份而分解BHGE合并报表后的损失,截至2019年7月26日大约是74亿美元。

  GE的资产流动性: GE继续保持一个很强劲的资产流通性、承诺信贷额度和数个可以执行的变现选项。GE在二季度末持有169亿美元工业现金(不包括BHGE), 在GE金融有125亿美元流通性及350亿美元的信贷工具。说到GE的去杠杆目标,正如我们之前在二季度业绩报告中说过的,GE预期会按计划在2020年末有显著改进。

  “GE力挺公司的财务报表。我们在披露公司财务报表过程中秉承最高的诚信标准,我们在报告公司的债务状况时也极尽清晰和详细。”GE强调。

  GE两年两换CEO,股价也大幅下挫

  不幸的是,资本市场似乎相信了马克波洛斯团队发布的报告结论。8月15日,GE的股价迅速下跌了11%,为自2008年4月以来的最大跌幅,收于每股8.01美元。

  事实上,百年老店GE的“霉运”似乎从去年下半年就开始了。

  2018年6月19日,标准普尔宣布,从6月26日起GE将不再纳入道琼斯工业指数中。GE是道指30只原始股之一。120年来,GE一直是道琼斯工业指数的一部分。标准普尔方面当时表示,GE股价的暴跌是导致该公司被剔除出道琼斯工业指数的原因之一。

  自2017年至今,GE的股价一路从约30美元下跌至如今的8美元,还一度下探至约6美元,曾是道琼斯工业指数中表现最差的公司。

  2017年8月,执掌GE长达16年的前CEO杰夫·伊梅尔特(Jeff Immelt)退休,由约翰·弗兰纳里(John Flannery)接任。在此之前,他已经在GE工作了30年。

  弗兰纳里上任后,对GE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不断出售、分拆工业解决方案、运输等非核心业务以改善经营,将重心放在航空、发电和可再生能源三个方向。

  值得一提的是,在伊梅尔特在任期间,GE推出工业云平台Predix,转型为数字工业公司,但弗兰纳里上任后,其工业互联网业务收缩到服务GE自身的核心业务为主。

  然而,弗兰纳里上任后仅一年就被免职,由劳伦斯·卡尔普接任。

  这也成为马克波洛斯所诟病的要点之一。

  不过,在今年5月GE公布的2019年首季财报中,公司业绩表现仍然强劲。公司称,业绩得益于航空、石油和天然气以及医疗保健部门的销售增长。

  会成为美国史上最大假账案吗?

  双方各执一词,真相仍然藏在层层迷雾之中,市场也在焦急等待着进一步的消息。

  马克波洛斯指控中提到的安然公司于2001年12月宣布破产,当时公司资产达630多亿美元,成为当时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公司破产案。安然公司倒闭后,大约4000名员工失去了工作。这家能源公司的垮台就始于“会计丑闻”。包括前首席执行官杰弗里·斯基林(JeffreySkilling)在内的21人在这起丑闻中被判有罪,全球前五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安达信会计师事务所在被判妨碍司法公正后被迫停业。

  安然丑闻爆发一年后,长途电话公司WorldCom在披露会计欺诈行为后申请破产。它当时拥有1070亿美元的资产。

  长期以来,GE一直是国内行业人士追捧的对象。去年8月,GE出售其Predix工业互联网平台引起业内一片哗然。如今,GE遭遇会计造假指控的“至暗时刻”,这家百年老店的前途命运更是备受舆论关注——它会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假账案吗?

(责任编辑:魏京婷)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GE被指财务造假超“安然”

2019-09-03 08:58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