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争夺红牛:红牛中国经营期已满 严彬加紧推新布防

2018年10月16日 06:55    来源: 时代周报    

  红牛商标纷争再起波澜。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记录,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下文简称“红牛中国”)的营业期限至2018年9月29日已满。但对此,红牛中国和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国天丝”)各自发表了几则声明,唇枪舌战,争议不断。

  从蜜月期到诉讼拉锯战,红牛中国和泰国天丝的故事可谓一波三折。在红牛中国营业期限到期之际,红牛商标在中国的归处依然是个悬念。双方最终将握手言和,抑或是分道扬镳?围绕红牛商标的相关问题,时代周报记者分别向红牛中国和泰国天丝方面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但可以看到的是,目前双方均在“后红牛时代”谋划布局,“留了一手”。泰国天丝方面表示,将决定启用新的合作伙伴和运营模式,提供红牛产品。而“红牛中国之父”严彬在推出能量饮料“战马”之后,近日旗下产品国产芙丝水也已推出市场。这也被业内人士看做是在红牛之争愈演愈烈的情况下,严彬作出的新防守举措。

  营业期限已到大限?

  时代周报记者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看到,红牛中国成立日期是1998年9月30日,营业期限至2018年9月29日。尽管营业期限已经到期,但目前红牛中国依然处于“开业状态”,在“变更信息”一栏,则显示“暂无变更信息”。

  对于营业期限的问题,9月29日上午,红牛中国发表声明称,自身的经营期限是50年,并非只有20年。红牛中国表示,该公司现已按照法律程序向相关主管部门递交了营业期限延长申请,营业期限的延长正在办理过程中。

  在红牛中国声明发表后不久,9月29日下午,泰国天丝以红牛维他命的控股股东红牛维他命饮料(泰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国红牛”)和股东之一的英特生物制药控股有限公司的名义联合发布声明称,红牛维他命经营期限业已届满,应当立即清算,并停止与清算无关的一切经营行为。在过渡期,泰国天丝将决定启用新的合作伙伴和运营模式,提供红牛产品,并妥善安排红牛中国的员工。

  对此,9月30日,红牛中国又联合泰王国华彬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国华彬”)发布声明称,泰国红牛是严彬领导的泰国华彬与泰国天丝共同设立的泰国合资公司。泰国天丝此前自行以泰国红牛名义作出的关于终止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合作经营的决定,未得到公司股东会、董事会批准,系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单方作出的,不代表泰国红牛及泰国华彬真实意思。

  9月30日晚间,泰国天丝又进一步声称:“红牛维他命饮料(泰国)有限公司,特此向公众澄清,今天早些时候由声称代表本公司的个人/组织与泰国华彬国际集团发布的所谓《联合声明》不仅是错误的,同时也是非法的,目的只是为了误导公众,并进一步拖延合法的法律程序。”

  双方隔空交锋,也是红牛中国与泰国天丝这些年关系的缩影。从2015年底开始,红牛中国和泰国天丝的矛盾逐渐爆发,围绕着商标、股息、股权等多项内容,这场红牛之争已持续2年多。

  “双方出现矛盾,归根到底是利益分配问题。”企业战略定位专家、上海九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俊指出。

  不过,由于目前双方股权关系错综复杂,红牛中国营业期限能否顺利办理延期仍存疑问。

  国信信扬律师事务所的刘华广律师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按照国内相关法律规定和前述情况,红牛中国延长公司经营期限需要通过全体股东投票表决,通过三分之二股东同意方可决定延长经营期限。此外,公司的表决权一般以公司股东的持股比例计算,具体则由公司章程决定。

  而由于控制泰国天丝的许氏家族在红牛中国占有一定的股份,这意味红牛中国申请延长经营期限就不得不跟许氏家族方面打交道。时代周报记者向红牛中国公关人士询问是否有召开全体股东大会来决定延长经营期限,以及办理延长经营期限的进展,但未获任何回复。

  养父与生父之争

  红牛中国和泰国天丝也曾有过蜜月期。

  “红牛”的创始人为许书标,是在海南出生、泰国长大的华人。上个世纪70年代,许书标的工厂研制出一款内含水、糖、咖啡因、纤维醇和维生素B等成分的“滋补性饮料”,取名为“红牛”。到了90年代,许书标想把红牛工厂开到中国,却在政府审批上频频受阻——当时中国商品分类目录中还没有功能饮料。

  曾经在泰国打拼过一段时间、对中国市场又较为了解的严彬很快嗅到了商机。经朋友介绍结识许书标后,许书标很快就选择了严彬作为红牛在中国市场的合作伙伴。

  1995年3月27日,许书标与严彬合作成立泰国红牛。3年后,在这家公司的基础上,红牛中国终于在北京注册成立。这是一家中外合资公司,从天眼查显示的注册股份上来看,泰国红牛占88%,许氏家族独资公司英特生物占7%,严彬所属的独资公司环球市场控股有限公司占4%。另外1%的股份,属于北京怀柔乡镇企业总公司。折算下来,许氏家族和严彬的持股比例分别是66.84%和32.16%。

  许氏家族为中国红牛提供了生产工艺、产品配方、技术专家等方面的支持,严彬则负责红牛的生产和销售。就这样,在严彬的努力下,红牛在中国快速发展。根据咨询公司Euromonitor的资料,2014年-2016年,红牛在中国的销售额分别为人民币169.03亿元、201.15亿元、221.63亿元,市场份额多年稳居第一。因此,严彬也被称为“中国红牛之父”。

  2012年,许书标在曼谷病逝,其子许馨雄接任了泰国天丝医药董事长。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许氏家族开始重新打量自己在中国的这位合作者。据《财经》杂志报道,许馨雄表示,红牛中国在2015年之前、长达20年时间内从未开过一次董事会,作为第一大股东,许氏家族至今未拿到过一分钱分红。

  商界有一句话是,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从2014年开始,双方开始围绕商标、股权、利益分配等问题交锋。据《财经》杂志报道,双方的诉讼已经超过20个,见诸媒体的就包括:许氏家族起诉红牛饮料罐供应商奥瑞金包装股份有限公司、红牛饮料的三个生产工厂以及部分销售公司,严彬方面起诉许氏家族掌门人、中国红牛公司董事许馨雄,以及提出商标仲裁等。

  严彬推新品防守

  后红牛时代,双方都在为自己谋划后路。

  2014年至2016年,严彬方面先后在市场上推出了唯他可可、果倍爽、芙丝、战马等饮品。这也被业内人士看作是在红牛之争愈演愈烈的情况下,严彬的防守措施。

  据媒体10月8日报道,严彬所控制的华彬集团旗下国产芙丝水已经在线上、线下正式销售。除水源地不同,该产品从价格、包装、矿物质含量等多方面均与进口芙丝水都存在差异。在业内人士看来,国产芙丝水定位相对较低与进口芙丝水形成高低搭配格局,目的是占领中、高端两个市场。

  另一方面,许氏家族也在寻觅新的合作伙伴。

  此前,有市场传闻称,许氏家族的新合作伙伴为广州曜能量饮料有限公司,其推出的新产品将是一款名为“红牛安奈吉”的功能性饮料,该款产品外观包装与中国红牛高度相似。但这并未得到泰国天丝方面的置评。

  不过,在徐雄俊看来,红牛中国目前已经掌握了强大的这个渠道网络和资源,许氏家族重新找一个合作伙伴难以复制红牛中国在渠道和经销商网络上的成功。“泰方想要在中国打造下一个红牛是很难的,之前泰方也做过这方面的努力,但收效甚微。”徐雄俊表示。

  对于严彬而言,红牛的位置或许也是其它产品和业务都无法替代的。许氏家族的代理律师此前曾对媒体称,“华彬中国(由严彬2009年成立的独资企业)只是表面的业务多元化,旗下的高尔夫球场、五星级酒店业务都是不盈利的,是在用红牛饮料的收入做支撑。”

  如今,红牛之争远远未到落下帷幕的时刻,红牛的归处仍备受关注。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分析称:“红牛合资公司有相关法律依据做支撑,红牛中国难说再见,就是说不可能现在解散。红牛中国涉及员工和合作伙伴数万人就业,轻言停业是不负责任。”

  “解铃还须系铃人。双方重新调整好利益分配问题,可能是最好的出路。如果双方持续对峙的话,都是半斤八两,各有各的优势。”徐雄俊表示。

(责任编辑:关婧)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