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九鼎事件始末 又一民营帝国谢幕...

2018年09月30日 09:48    来源: 金融界    

  来源:财经天眼

  多事之秋,寒风四起,昔日光鲜的“民营帝国”如履薄冰,在中国资本市场叱咤风云多年的“九鼎系”也不例外,“吴强撞人事件”再次将九鼎推上风口浪尖,看似九州证券踩雷金银岛,这其实也是“九鼎系”困境的一个缩影。

  1撞人始末

  28日上午,金融界《天眼》获悉,九州证券原董事长吴强在仰山公园总部遭数十名投资人围堵,半小时后,在有警察在场的情况下,吴强的座驾突然冲出人群,撞伤数人后离去。

  天眼君随后与九鼎集团及九州证券方面取得了联系,对方均表示情况失实。下午九州证券官网发布公告澄清,称网传撞人事件,与事实严重不符。

  不过,天眼君获得的一份4分50秒的视频显示(审核原因,后台回复“进群”可见),疑似吴强的座驾(车牌号京N6PE05的奥迪A8)确与投资人发生了冲突。现场数十名投资人将吴强座驾团团围住,并高喊其姓名,多名保安在维持秩序。

  

  在视频的1分25秒,现场保安突然齐声倒数“5、4、3、2、1”,将汽车周围的投资者拽开,现场一片人仰马翻,多名投资者摔倒,随后汽车高速离去。

  从视频看,吴强座驾“突围”时,车头附近的投资者已被拽开或拽倒,没有人被直接碰撞,但后方是否有投资者遭碰撞或碾压不得而知。

  

  

  另外,确有警察来到了现场,并未阻止汽车离开,警察称已经进行拍摄,建议伤者先行去医院治疗。

  九州证券方面对天眼君提供的资料显示,事发九州证券发行的2个资管计划无法按时清算。

  去年7月和9月,九州证券相继发行存续期1年的“九州瀚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和“九州瀚海明珠集合资产管理计划”,规模分别为约1.92亿元和1亿元,投资于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优先级份额,信托计划主要为金银岛(北京)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提供融资。

  不过,金银岛在信托计划到期时,没能按期支付信托款项,导致上述集合计划未能按时清算。据了解,主要原因是金银岛资金流出现了问题,经营困难造成违约。

  涉事的金银岛是一家主营大宗商品的产业互联网交易平台,在大宗商品、原材料产业链、现货交易圈中颇有名气,早期的金银岛以大宗商品交易为主营,后期则介入供应链金融,近几年又涉足了个人借贷业务。今年8月初,金银岛旗下平台金联储“炸雷”,涉案金额高达数十亿被立案侦查,金银岛人去楼空,业务停止运营,传实控人王宏宇跟贾跃亭一样,已出走海外。

  九州证券称,相关法律程序已经启动,金银岛可处置资产还在清查中,九州证券正在考虑各种可行方案。

  昨日“九鼎系”联合创始人之一的黄晓捷称,“考虑到社会稳定,以及的确可能个别投资人会因为损失带来极大困难,我们已经承诺了分三年将本来不用我们承担的损失补偿投资人”。

  然而很多投资人对兑付方案不满,三年三期兑付,每期比例10%、30%、60%,第一年首期兑付仅10%,且三年时间太过漫长,这是部分投资人围堵吴强讨要说法的直接原因。

  2红极一时

  2018年是爆雷之年,也是维权之年,金银岛也不是“九鼎系”的第一个雷。就在9月,去年亏损7000多万的澳坤生物申请退市,“九鼎系”持有13.4%的股权。今年3月则是九鼎集团自身雷暴,停牌1023天后复牌暴跌50%,市值蒸发500亿,停牌前参与百亿定增的投资者没能等来说好的“年利润100亿、市值2000亿-3000亿”,一时维权声四起。

  曾经,“九鼎系”是中国资本市场屈指可数的“红人”,一个千亿帝国从2010年到诞生仅仅用了5年时间,它的触角几乎伸到了金融市场的各个角落,涵盖保险、证券、期货、基金(公募、私募)、P2P、AMC、第三方支付,并且筹划建立民营银行。

  

  

  “九鼎系”掌门人吴刚出生清贫,传说中是考霸,一路从专科生爬到本科、研究生、金融博士。在证监会的履历同样可圈可点,从最普通的科员做起,仅仅用了5年的时间便成为了最年轻的证监会处长。

  九鼎的另一位创始人黄晓捷则是央行最年轻处长,也是出名的考霸,报考五道口的硕士、博士,都创下了历史最高分纪录。

  证监会+央行最年轻处长的组合无疑让九鼎充满了想象力,其他几位现存的创始合伙人也颇有来头。

  蔡蕾从小到大考试都是第一名,川大研究生毕业后在中铁信托,2009年创业板首批28星宿登场,九鼎因投出了2家(吉峰农机、金亚科技)而声名鹊起,这背后就有蔡蕾的人脉和功劳。

  覃正宇是吴刚的西南财大校友,曾在特区证券、华西证券、国信证券投行部担任要职。

  吴强是吴刚的弟弟,也在西南财大读过书,同样出身投行,传说性格极具决断力,脾气火爆,发生“撞人事件”似乎也就不足为奇了。

  九鼎主营pre-IPO的PE投资,以激进、凶悍闻名,“扫街式”项目调研和“上市流水线”式的包装运作,形成了被业界称为“PE工厂”的上市产业链模式。天眼君查阅九鼎投资相关数据,截止今年上半年,其管理的股权基金累计实缴规模346亿元,累计投资规模314亿元,所投企业在国内外各资本市场上市的达到 62 家,另外在新三板挂牌的有58家。

  2014年是九鼎特殊的一年,这一年九鼎集团成为首家挂牌新三板的私募机构,市值一度超千亿,被称为“新三板第一股”,吴刚也成为了新三板首富。

  2015年底九鼎集团创造了新三板反向收购A股有史以来第一例,豪掷41.5亿元拿下中江地产母公司中江集团100%股权,从而间接持有上市公司72%的股份,成为中江地产大股东。随后,中江地产以9亿现金买下九鼎集团的PE资产昆吾九鼎,上市公司更名“九鼎投资”,“九鼎系”导演的这出变相借壳一度震惊A股。

  2016年,九鼎集团营收103亿,净利润21亿,像火箭升天一样创下历史记录。当年九鼎投资1.76亿的年终奖刷爆金融圈,有人拿到3200万,这似乎是九鼎最好的时候。

  3盛极而衰

  越舒服的时候往往越危险,虽然2016年的九鼎集团各项数据刷爆了记录,但是572亿的负债也同样爆表。

  到今年上半年,九鼎集团的负债已经升至694.93亿元,较挂牌时足足暴增了近120倍,长期借款达124亿元。九鼎集团、九鼎投资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从去年末的67.96%、56.41%升至73.95%、61.37%。

  同时九鼎的业绩掉头向下,去年九鼎集团、九鼎投资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下滑43.72%、50.31%,今年中报九鼎投资的扣非净利润再度减少26.05%,九鼎集团靠保险才勉强撑住了门面。

  曾经的“九鼎系”在中国金融市场纵横驰骋,靠的是充分利用私募股权、A股、新三板、定增、质押等规则,实现“加杠杆”式输血扩张。2014年,九鼎集团挂牌新三板后3个月内即完成两轮融资,58亿的金额超过新三板多年的融资总和。1年后,九鼎集团再次完成百亿定增,这个规模放在A股也名列前茅。

  不过,好日子很快结束,2015年末起,九鼎集团55亿定增夭折,九鼎投资百亿融资大幅缩水,九信资产300亿重组失败,九州证券300亿-500亿的增资扩股计划遇阻...

  如影随形的是金融防风险、去杠杆上升到了国家高度,监管层的一系列表态和措施,让“九鼎系”处处受挫。

  央行牵头制定金融控股公司监管规则,民营金控无疑是监管的重点对象,九鼎将首当其冲。证监会《证券公司股权管理规定》公开征求意见稿,几乎彻底宣告了九州证券的命运。以“资管新规”为代表的各项规范性文件落地,意味着私募股权行业全方位强监管时代到来。IPO严审和减持新规进一步压缩九鼎的“财路”。

  最直接的是,今年3月,九鼎集团公告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受到证监会立案调查,据财新的消息,证监会发现九鼎存在体外输血的私募基金,滚动发行借新还旧,用于承接九鼎集团百亿定增中的优先股。

  

  于是,新三板首富老吴不得不像中国首富老王一样,从“买买买”走向“卖卖卖”。

  今年初,九鼎集团忍痛割让九州证券,逐步让位山东高速集团,筹建民营银行则早已没有了动静。在过去的9个月时间里,“九鼎系”已经抛售10多家上市公司的股票,套现数十亿,仅9月便减持了4家上市公司股票。同时“饥渴”的九鼎疯狂质押融资,九鼎投资最新的一份公告,控股股东已经质押了99.12%的股权,占九鼎投资总股本71.73%。

  九鼎的立身之本,pre-IPO投资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窘境,天眼君统计了一份数据,2015年九鼎投资所投企业8家成功上市,2016年为7家,2017年达到12家,2018年前9个月只有2家,而这2家为去年11月过会,也就是说,今年前9个月,九鼎投资尚无过会上市案例。 

  唯一过会待上市的是天风证券,不过耐人寻味的是,天风证券IPO前夕,第七大股东“建丰九鼎投资”悄悄将名字改为“建丰投资”,“九鼎”俨然已经成了IPO的禁词。

  冬天来了,九鼎的春天似乎遥遥无期...

  

(责任编辑:马先震)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