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东方基金五基金经理被调岗 管理基金去年最差跌16%

2018年01月26日 07:25    来源: 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北京1月26日讯 (记者 康博) 在2017年刚刚过去还不到一个月,东方基金就对旗下基金经理进行了批量调换,涉及产品众多。根据记者观察,此次共涉及六位基金经理,而在涉及的11只相关产品中除1只为债基外其余均为混合型基金。 

  从这些基金的特点看,它们都有一个共性,就是规模小,其中最大的仅为2.68亿元,而从今年以来和2017年全年的累计单位净值增长率看,这些基金大都处于同类均值水平下方,业绩最差的东方区域发展混合甚至在去年还亏损了超过16%,大幅跑输10.2%的同类均值水平。 

  根据中国经济网记者对这些基金经理和所管理产品的业绩表现分析,不难看出,此次人员大调整是东方基金管理层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这里面既有为老将减轻负担的考虑,又有检验和培养新人的意图。 

  基金经理“大换防” “老将”能者多劳 

  本月24日,东方基金一口气发布了多份基金经理调整公告。其中,东方新策略混合、东方利群混合增聘刘志刚为基金经理,与此前的姚航、朱晓栋和黄诺楠、朱晓栋共同管理东方新策略与东方利群,而姚航则卸任东方新思路和东方岳灵活基金经理职务;朱晓栋则卸任东方核心动力和东方区域发展的基金经理职务;薛子徵卸任东方增长中小盘、东方大健康、东方睿鑫热点挖掘的基金经理职务;周薇卸任东方鼎新灵活的基金经理职务;吴萍萍卸任东方添益债券的基金经理职务。

  

  今年数据截止至1月24日 

  虽然基金公司通常都会在年终评判基金经理一年来的得失,但如此大规模的调换基金经理总让人觉得很“特别”,但这背后的原因恐怕也只有基金公司内部知晓了。不过,通过分析,我们还是能够洞察到一些情况。 

  比如从唯一增聘的基金经理刘志刚涉及的产品看,东方新策略和东方利群在2017年的业绩虽然也取得了正收益,但在同类型基金的排名中是比较靠后的。在刘志刚加入之前的一个阶段,两只基金都是“二管一”的模式,东方新策略由朱晓栋和姚航管理。 

  朱晓栋从2009年12月加盟东方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曾任研究部金融行业、固定收益研究、食品饮料行业、建筑建材行业研究员。现任权益投资部副总经理、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累计任职时间(在东方基金任基金经理职位,下同)为5年。姚航曾就职于嘉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运营部,2010年10月加盟东方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曾任债券交易员,累计任职时间超过4年。 

  而刘志刚的资历和职务与前两位相比要高出很多。资料显示,刘志刚曾任工银瑞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产品开发部产品开发经理、安信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市场部副总经理兼产品开发总监。2013年5月加盟东方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曾任指数与量化投资部总经理、专户业务部总经理、产品开发部总经理、投资经理。目前为该公司量化投资部总经理,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虽然在东方基金任基金经理职务的时间只有2年多,但其从业经历却有10年之久,并且均为重要管理岗位。 

  东方利群此前由朱晓栋和黄诺楠管理。黄诺楠2012年7月加盟东方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曾任研究部研究员,固定收益部研究员、投资经理。累计任职时间为1年又162天。 

  如果抛开刘志刚才接手的几只基金不算,在此前刘志刚涉及管理的4只基金中,有3只的业绩都超过同类均值,1只与均值水平相当。 

  可见,在刘志刚已有基金管理业绩表现不错的情况下,让其继续参与管理东方新策略和东方利群有点能者多劳的意思,况且,这两只基金还有此前的两位基金经理继续管理,对刘志刚来说并没有增加太多负担。当然,也不排除此前的基金经理年后出现职务动荡的可能,但目前“三管一”的格局,可谓是进退自如。进:在不增加刘志刚负担的情况下为基金增加的一个重要力量;退:即便有基金经理此后离任,现在刘志刚参与进来也足以应对未来的动荡。 

  离任基金经理有人卸担子 有人调状态 

  在姚航离任的两只基金中,东方新思路混合从此前的“二管一”变成了“一对一”,而东方岳灵活配置混合则从“三管一”变成了“二管一”。 

  目前,东方新思路混合由王然单独管理,其曾任益民基金交通运输、纺织服装、轻工制造行业研究员。2010年4月加盟东方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曾任权益投资部交通运输、纺织服装、商业零售行业研究员。累计任职时间为2年又271天。 

  东方岳灵活在姚航离任后由张玉坤、刘志刚共同管理,张玉坤曾任北京市凌怡科技公司炼化业务咨询顾问,2011年5月加盟东方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曾任研究部研究员,权益投资部研究员、投资经理。但累计任职时间仅为1年又162天。 

  可以看出,东方岳灵活有刘志刚参与管理,所以预计姚航的离任并不会造成太大影响。但东方新思路交由刚担任基金经理2年多的王然单独管理,似乎风险有点大。但从另一方面考虑,在目前股票市场风生水起,债券市场风险频发的阶段,擅长固收投资的姚航离开也是合理的。更何况,目前姚航还同时管理着7只基金,类型包括了债券、货币、混合,但从任职回报上看,固收类产品的回报大部分处于同类均值或均值以上,而混基则大部分任职回报处于同类均值以下。 

  另外,在朱晓栋离任东方核心动力混合与东方区域发展混合的基金经理职务后,这两只基金全交由薛子徵单独管理。前文介绍过,朱晓栋也是一位资深的基金经理,而且在其离任这两只基金后,目前还同时管理着7只基金,可见朱晓栋的离任明显带有卸包袱的意味。 

  而从资料上看,薛子徵曾任中宣部政研所研究员、中信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助理研究员、华夏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研究员。2009年7月加盟东方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曾任权益投资部房地产、综合、汽车、国防军工、机械设备行业研究员,投资经理。虽然累计任职基金经理时间只有2年多,但其从事研究工作的时间却非常长。 

  但根据中国经济网记者的观察,薛子徵管理的基金业绩正负各半,并无明显的特点,而其离任的东方睿鑫热点挖掘混合却在任职2年多的时间里大幅亏损了超过35%。在本次调整基金经理的11只基金中,薛子徵和朱晓栋管理的东方区域发展混合又是2017年业绩最差的一只,净值增长率下跌了16.14%,从这一点看,调离朱晓栋也是对薛子徵的一次考验。目前,其同时管理的基金数量为4只,均为混合型基金。 

  除此之外,薛子徵还于今年1月24日离任了东方增长中小盘混合、东方大健康混合两只基金的基金经理职务。资料显示,东方增长中小盘曾在薛子徵单独管理的2015年8月20日至2017年12月14日期间,亏损了24.30%。 

  目前东方增长中小盘混合、东方大健康混合分别由李瑞、王然单独管理。李瑞从2011年7月加盟东方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曾任权益投资部研究员,但累计任职时间仅为41天,而王然的资历也尚浅。从这一调整可以看出,东方基金在减轻能力不稳定的薛子徵肩上的负担,同时也注重对新人的培养。 

  相比之下,周薇离任东方鼎新灵活则显得非常合理,因为从简历上看,周薇更擅长固收类投资,而东方鼎新灵活作为混合型基金,已经有朱晓栋和刘志刚两员大将负责管理,所以周薇实在没有留下去的意义。 

  而在唯一一只债基的人员变动上,吴萍萍的离任也是顺理成章。从资历上看,留任的彭成军曾是中国光大银行交易员,中国民生银行中心总经理助理、高级交易员。2017年11月加盟东方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任公司总经理助理兼固定收益投资总监。目前管理着2只基金。 

  而吴萍萍曾任安信证券债券业务部交易员、第一创业证券资产管理部交易员、民生加银基金债券交易员、投资经理。2015年11月加盟东方基金。离任后还管理着4只基金,从这4只基金的任职回报上看,均大幅跑赢同类均值。 

  或许是因为债券基金的管理本就无需频繁的调整资产配置,所以在两人资历相当的背景下,让负担更重的吴萍萍适当减负也是非常合理的。

(责任编辑:蒋柠潞)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