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欧洲“裂变”冲击全球金融市场

2017年11月01日 09:33    来源: 期货日报    

  英国自加入欧盟以来,欧盟日益东扩和移民问题加剧了英国人的抗拒情绪。欧盟过高的会费也成为英国的严重负担,然而英国在欧盟的影响力却十分有限。遵守欧盟的规定令英国企业感到束手束脚,“脱欧”支持者认为,脱离欧盟能让英国在面对移民时有更多的选择权,可以选择将居留权给予能真正贡献英国的人士。

  令英国与欧盟两败俱伤

  经过公投,英国将于2019年正式脱欧,但“脱欧”进程让英国逐渐发现“离开”比“留下”似乎更加艰难。英国与欧盟数次因巨额“分手费”、爱尔兰边境划分等关键问题争执不休。欧盟要求英国支付的庞大开支将造成英国财政的极大负担,更是双方难以弥合的痛点。

  在公投“脱欧”之后英镑大幅贬值,芝商所英镑汇率期货价格亦应声而落。大幅贬值有利于英国的出口贸易及旅游业,降低失业率,然而疲软的英镑、较低的利率使得英国的通胀率由今年年初的2.8%上升到四季度的3.0%。与欧盟的谈判亦因前景难料,导致企业投资日趋谨慎。英国因此将对2017年GDP增长的预测由2016年11月时的1.4%调高到今年3月时的2%,而对2018年、2019年GDP增长的预测则分别由1.7%、2.1%调低至1.6%、1.7%。

  “脱欧”谈判前途未卜严重制约了英国与欧盟各国的经贸往来,进而影响英镑走势及英国经济。英国与欧盟互为最重要的贸易伙伴,故双方就自由贸易开展的谈判亦迫在眉睫,然而这项谈判不确定性因素众多。在最坏情况下,英国和欧盟的贸易将以世贸组织准则为基础,英国的出口将面临关税及繁杂的海关手续,而金融业的“自由贸易”能否继续亦成为谈判的难点。当英国保留“欧盟国家”头衔时,英国的银行可根据“互通机制”在欧盟各国经营业务,若失去该项权利,英国的金融业将遭到重大冲击,大量职位将移出英国。

  对欧洲而言,英国脱欧亦会促使其他欧洲国家“脱欧”,如荷兰第二大党自由党在选举前已表明将举行“脱欧”公投;若该类事件持续发生,会引发此起彼伏的反欧情绪,逐渐瓦解欧盟存在的基础。安全局势紧绷可能成为英国经济的隐患,若“脱欧”国家增多,各国安全局势亦面临恶化。

  重创全球金融市场

  2016年6月23日,英国“脱欧”公投,国内金融市场遭受重大冲击,公投当日英国股市暴跌,跌幅约7%,富时100指数急落549点,跌幅达8.67%。国际上,日本股市跌幅超过8%,重挫1300点;美股期指重挫500点,跌幅约4%;香港地区恒生指数亦大挫近千点。而英镑盘中大跌约10%,避险基金大量购入黄金及日元,导致黄金价格及日元汇率暴涨。时至今日,英镑虽有回升但依然处于低位。脱欧谈判的进程亦随时可能拖累欧元。

  加深了欧洲经济“双引擎”之间的裂痕

  英国“脱欧”使欧盟只剩下德法“双引擎”。今年大选中,两国均是亲欧派胜出,继续执政。目前看来,德法两国均支持欧盟团结。然而默克尔仅惨淡胜出,意味着德国新政府在欧洲活动均需有所顾虑,德国在欧洲的影响力可能下降。

  与此同时,法国胜选的亲欧派领导人马克龙提出了重振欧洲计划,主张欧元区应具有由公司税支撑的长远共同预算,以确保联合投资及在经济受冲击时保持稳定,并委任欧元区财长监督。然而即使竞选前默克尔明确表示支持建立共同预算,但竞选后她不得不面对执政伙伴自民党的反对,后者认为德国出钱给法国花费“不可思议,亦是红线”,从而奠定了未来欧洲共同预算推行困难的基调。马克龙的计划遭德国“冷脸”,一定程度上预示着离心力量已在欧元区主流国家间酝酿。亲欧派必须着眼现实,慎重考虑疑欧派的反对声音。英国决定“脱欧”后德法两国对欧洲共同预算态度的裂痕,意味着曾经两国共同提出的欧洲一体化战略步履艰难。

  B 欧元区货币政策步入“拐点”

  加区宣布独立对欧洲各国分裂主义产生明显“带动”作用。富裕地区不愿与国家同甘共苦,其独立运动亦势必遭到政府的阻拦,政府必将耗费大量政治成本;若成功独立,原所在国的经济总量亦会大大削弱。因此,这类独立运动将不同程度削弱欧元区经济总量,不利于欧洲经济的整体发展,并造成欧元疲弱。

  加区独立代价巨大

  加区宣布独立造成市场波动,一度导致欧元暴跌,并遭到西班牙政府及欧盟的强烈谴责。

  对加区而言独立并非易事。负债770亿欧元、对外贸易长期依赖欧盟的加区一旦独立,今后要重返欧盟势必遭到西班牙全力阻挠。加区2/3的出口对象是欧盟各国,欧盟“禁入”势必影响其对外贸易,引发西班牙其他地区对其产品、服务的抵制。与英国相似,加区有许多跨国公司,独立后这类公司的运作成本或大幅增加,极可能迁往西班牙其他地区,以保护在欧盟的业务。对西班牙而言,失去加区意味着失去2236亿欧元GDP的最富裕自治区和年吞吐量4800万吨的巴塞罗那港,这将严重打击投资者信心,进而影响西班牙经济的稳定性。

  西班牙是欧元区第四大经济体,欧盟各国担忧这场危机可能影响西班牙经济,同时害怕溢出效应会影响到其他经济体和整个欧盟。

  欧洲各国债务水平差别较大

  

 

  图1 欧洲各国债务和负债率

  2008年经济危机以来,美联储与英格兰银行均在2008年年末下调利率,并在2009年年初启动量化宽松政策。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发生,使得希腊、爱尔兰、意大利、葡萄牙和西班牙这些为了出手救助银行而导致主权债务激增的欧盟国家,与其他欧盟成员国,特别是与德国之间在债券收益率差价和信贷违约掉期方面差异越来越大,财政濒临崩溃。2012年后,随着欧洲央行真正下调利率,利差缩小,危机逐渐缓解。

  2012年中期之前,欧美地区债务水平飙升,公共部门赤字暴涨,央行政策利率处在4%—5%区间。然而比美国更为复杂的是,欧洲虽建立了较为统一的货币政策,但其各国的债务水平、轨迹和成分却天差地别。由图1可见,德国和奥地利债务水平较低,而其他国家债务水平却极高。希腊和意大利去杠杆化的进程也十分缓慢。德国作为欧洲“首富”,长期以来利用较低的借款成本向欧洲其他国家借出资金,而今却导致了债务国滥用杠杆,债台高筑。

  欧元区统一货币政策的弊端

  2008年以后,欧洲不少国家国债收益率上升,债台高筑令其濒临破产,不得不更加依赖央行的低成本借贷。对这些国家而言,长期保持低利率是生存之本。然而对债务水平及失业率均维持在低位的德国和奥地利而言,提高利率、实行紧缩的货币政策则是时代的选择。天差地别的债务水平使得欧洲央行统一的货币政策无法适用于欧洲所有国家,一旦经济危机产生,统一的货币政策产生的隐患就会爆发,成为影响欧洲金融市场稳定性的定时炸弹。

  C 欧元危机可能重现

  欧洲议会第一大党团人民党党团主席曼弗雷德·韦伯警告:“加区危机可能成为整个欧洲和欧元区的风险。如果冲突继续升级,不能排除爆发新的欧元危机。”

  欧洲稳,欧元升;欧洲乱,欧元贬

  统一的欧洲、稳定的政治局势能带来稳定的货币汇率,推动欧元的升值,而接连不断的政治事件,已然成为影响欧洲经济及欧元贬值的重要因素。

  2017年以来,欧元大体呈稳定盘升趋势,究其原因,与2017年以来欧元区经济的持续复苏不无关系。HIS Markit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欧元区10月制造业PMI涨势明显,初值为58.6,超过预期的57.8,前值为58.1,为2011年2月以来的最高;服务业PMI初值为54.9,预期为55.6,前值为55.8。

  欧元兑美元汇价在荷兰自由党大选落败之后回升了2%,在支持欧洲一体化的马克龙于法国大选胜出之后一周内暴涨10%,达到两年半以来最高点。而在加区独立公投结果公布之后马上下跌1%,显著冲淡了马克龙胜选带来的升势。

  欧元宽松,汇率期权隐含波动率下降

  影响欧元兑美元及英镑兑美元汇率走势的因素很多,除政局和经济基本面外,欧元区及美国的相对经济情况及货币政策走向亦至关重要。从欧元与英镑的汇率期权的走势来看,投资者对欧元区经济复苏似乎充满信心。从图2可见,2011年以来,欧元兑美元及英镑兑美元90天到期的汇率期权的隐含波动率在4%—18%之间。在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导致大起大落之后,欧元兑美元及英镑兑美元90天到期的汇率期权的隐含波动率在2017年均有下降,近期达8%左右,成为2年以来的最低点。究其原因,与各大央行宽松的货币政策有关,货币扩张政策产生的大量现金,毫无疑问给各类利率、外汇、股指衍生品的交易者创造了有利条件。

  欧洲目前正推行量化宽松政策,但其对于缩小欧洲内部债券利差、加快欧洲经济恢复的作用似乎并不大。由图3显示的芝商所欧元汇率期货价格的走势来看,2015年以来欧洲央行实行的超低利率及债券购买计划,导致欧元大幅贬值并长期处于低位。而目前意大利等国与德国的高利差依然存在,通胀率依然未达预期。美联储货币政策通常要等到失业率降至危机前的5%左右才开始加息。

  按照当前欧洲经济复苏的速度,在通胀未出现大幅度回升且欧洲央行对失业率作出的反应与美联储相似的情况下,可以预测欧洲央行在2019年之前暂无必要加息。故短期来看欧元大幅上涨的可能性不大。

  

 

  图2 欧元美元和英镑美元90天固定期限期权走势

  

 

  图3 芝商所欧元汇率期货价格变动

  美英加息令欧元承压

  2015年12月以来,鉴于美国经济温和增长,美联储开始了加息的进程,数次加息造成了市场的强烈反应;英国即将加息的消息亦甚嚣尘上。美英加息反过来助推欧洲大陆分离主义运动借势煽风点火,令欧元承压雪上加霜。

  欧元波动冲击国际大宗商品市场

  欧元波动对国际大宗商品市场的影响,主要体现于黄金和原油。黄金和原油以美元计价,而欧元作为欧盟中19个国家的货币,对黄金和原油市场走势的影响也不容忽视。总的来说,欧元主要是通过其与美元的汇率变化来影响黄金和原油。

  正常情况下,由于欧元与美元成反比关系,而美元与黄金、原油同样反比成反比关系,则欧元与黄金和原油可以理解为正比关系。一般而言,欧元升值,黄金和原油随之上涨;欧元贬值,黄金和原油随之下跌。而一旦欧洲乱局突发“黑天鹅”,美元、欧元及各主要货币一概在劫难逃,黄金作为避险资产就会强势上涨,原油则会因世界经济动乱而振荡下挫。

  2016年6月23日英国公投退欧当天,金价直接暴涨逾100美元,涨幅超过8%,创下2008年以来最大单日涨幅,成为2016年金融市场最大的“黑天鹅”。图4显示芝商所美黄金期货价格亦飙升至2013年8月以来的最高水平。近期加区宣布独立亦导致避险基金纷纷涌入黄金市场,推高美黄金期货价格。根据路透社报道,美国12月期金收涨2.20美元涨幅0.2%,收报每盎司1271.80美元。图5则显示原油期货在英国“脱欧”公投前一路飙升,而随着公投结果明朗化,因市场看空欧美与世界经济前景而调头向下。

  

 

  图4 芝商所美黄金期货价格变动

  

 

  图5 芝商所美原油期货价格变动


(责任编辑: 张海蛟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