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三问趣店:单一现金贷业务能否撑起互金上市故事?

2017年09月22日 09:46    来源: 新浪财经    

  来源:微信公众号 新浪金融 张彦如

  

  一夜之间,趣店站上风口浪尖。

  如果你不知道“趣店”,那你应该知道“趣分期”。在校园贷业务蓬勃发展的那段黄金时光,趣分期曾是校园地推贷款业务的主力军之一。

  这家成立于2014年、靠校园贷起家却又放弃此业务的互联网金融公司谋求在美国上市。

  细数在美国上市的类互金公司,目前仅有宜人贷、信而富两家。其中宜人贷上市首日开盘价10美元,当天甚至两度跌破发行价,此后经历多次暴涨暴跌行情局面,截至9月20日,收盘价44.87美元;信而富首日开盘价6.65美元,较发行价上涨10.8%,当天收盘价6.4美元,此后股价曾一度破发,截至9月20日,收盘价6.1美元。

  9月19日, “趣店”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首次公开递交招股书 ,计划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股票代码为“QD”,拟最高筹资额为7.5亿美元。如若顺利,这将是赴美国上市的第三家互联网金融公司。

  不过,成立仅短短三年多的趣店,仍然存在很多矛盾点值得关注,包括主营业务单一、过分依靠股东、涉嫌开展校园贷业务等等。

  追问一:单一现金贷业务,能否撑起上市故事?

  趣店招股书指出,其目前提供现金贷款产品,通过数字形式放款,同时提供实物分期产品;通过现金贷款产品、实物分期产品中的融资收入和销售佣金获得收益。也就是说目前趣店的主营业务,包括现金贷业务和商城业务,收入也是这两方面带来的。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趣店的营收中,现金贷业务收入占比极高,而商城则显得有些落寞。

  其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总收入18.33亿元人民币(以下都为人民币),主要营业收入为融资收入(Financing income),达15.27亿,占比达到83.3%;而另一个主打业务消费贷款所占比例越来越小,2017年第二季度仅仅贡献了1.51亿元。

  另一方面,趣店现金贷业务收入暴增。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趣店总营业收入为3.72亿,一年时间内暴增393%,达到了招股书中的18.33亿元。而从利润指标来看,2017年上半年其净利润约为9.74亿元,去年同期则约为1.22亿元;据媒体报道称,2016年全年趣店营收14.42亿元,净利润5.76亿元;2015年,还叫趣分期的趣店,营收为2.35亿元,亏损2.33亿元。

  不可否认的是,现金贷业务为趣店带来了巨额利润,但其对现金贷业务依赖程度也很高,显然就涉及到监管政策的不确定性。

  此前,在校园贷的“裸条借贷”、“暴利催收”事件频出之后,监管迅速出手整治。如今,现金贷产品因为超高的年化利率再次受到诸多关注,有报道称,多数互金平台的现金贷产品年化利率均在50%以上,行业平均年化利率超过100%,有平台甚至高达500%。

  今年4月,银监会发布的 《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做好现金贷的清理整顿工作,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应依法合规开展业务,确保出借人资金来源合法,禁止欺诈、虚假宣传。

  在招股书风险因素中,趣店也写道,“我们可能会被中国监管部门视为贷款机构或提供金融服务的机构。中国在线消费金融行业的法律和监管规定尚处于起步阶段,有可能出现进一步的变化和解读。我们可能会被中国监管机构认定为经营融资担保业务。”

  追问二:背靠“蚂蚁金服”大树,能否长久乘凉?

  “蚂蚁金服为我们业务运营的多个方面提供服务。如果出于各种原因蚂蚁金服为我们或借款者提供的这些服务以任何方式受到限制、效率降低,或是成本上涨,甚至完全不再可用,那么我们的业务可能会受到实质性的不利影响。”

  毫无疑问,趣店也意识到了自己对蚂蚁金服的严重依赖。

  据了解,趣店在2015年获得了蚂蚁金服投资,随后通过支付宝开放平台获得免费入口,获得用户的快速增长。但这其中的变数很多,如果支付宝方面有一些政策变化,以及趣店与蚂蚁金服合作中出现变化,都会对趣店带来不确定性。

  这些不确定性也逐渐显现出来。第一,蚂蚁金服已经在开展消费信贷业务,趣店可能会与其展开竞争;第二,趣店在招股书中提及,支付宝最近开始对某第三方服务展示位置收费;第三,趣店的审核体系还依赖于芝麻信用。

  值得一提的是互联网金融公司的风控体系,如果审核风控能力较差,可能会带来过高的逾期率或坏账率。而当用户在趣店借款时,需授权其查询芝麻信用等信息,趣店会以此为基础进行信用评估、确定授信额度。

  至少目前,趣店尚未将独立风控系统运用其中,但对比来看,宜人贷已建立信用分,拍拍贷则有大数据魔镜系统。

  趣店也在招股书中提示了与芝麻信用相关的风向,如果无法接入芝麻信用相关的信用分析数据,公司在评估潜在用户信用价值方面会受到严重影响,会降低放款质量,并提高逾期率。此外,在与芝麻信用的合作中,趣店并不掌握某些特定的分析结果,这也会给趣店的风险评估能力带来损害。

  追问三:校园贷业务“名亡实存”,是否在打擦边球?

  在监管强要求下,趣店仍然存在打擦边球嫌疑,涉嫌向大学生群体提供贷款服务。

  其实,2016年9月,趣店就宣布已于早些时间暂停了校园地推业务,退出校园分期市场。趣店联合创始人何洪佳当时透露,已经全面停止校园地面推广,趣店非校园用户已逼近2000万,用户覆盖了白领、蓝领等消费群体。

  校园贷大规模地推业务已经停止,但线上APP仍为大学生提供借款服务,是否存在打擦边球的嫌疑?还是大三学生的李思,尝试在趣店APP上申请贷款,她表示借款全程都未涉及验证身份的步骤。

  据李思介绍,她在趣店APP上进行了注册,绑定了本人实名认证的支付宝和芝麻信用,并在“互联网信用评估”中提交了手机信息认证。2分钟后,便通过了趣店的基础授信,得到了2500元的借款额度。在整个审核过程中,趣店并未询问其是否为学生身份。

  借款额度没有验证,那真正提现借款呢?李思在趣店APP上选择了借款100元、借期一个月后,页面显示该项借款需要103元月供,其中包含3元的“服务费”,按此计算该年利率为36%。

  “在提交申请后,我的支付宝账号很快收到了100元的款项。整个贷款申请过程中,他们并没有询问我的身份等信息。”李思说道。

  一位曾接触过趣店风控体系的知情人士告诉新浪财经,其实公司本身很难具体区分出学生这个群体,这也是很多机构的痛点。

  再回到趣店颇受资本青睐的那段时光:2014年,源码资本、蓝驰创投等风险投资机构联合注资;2015年,昆仑万维、蚂蚁金服等注资;而在2016年,趣店宣布要转型,放弃校园贷业务。

  对于趣店IPO的原因,业界众说纷纭,但资本市场是否愿意为这个故事买单,暂时还是个问号。


(责任编辑: 马先震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