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直播平台开打网红争夺战

2017年09月13日 07:25    来源: 法治周末    

微信截图_20170912222737.png

  游戏主播嗨氏(江海涛)。资料图

  尽管目前直播行业已经发展成熟,顶级主播的重要性已不及当年,但由于很多平台目前转型并不成功,争抢顶级主播获取影响力和用户,仍然是一个稳妥的方法

  法治周末记者平影影

  知道网红主播有钱,没想到会这么有钱!知道直播平台间会“抢人”,但没想到会如此疯狂!

  8月底9月初,直播平台当红主播跳槽、被挖角的大戏轮番上演,关注这一领域的一位网友在微博上发出上述慨叹。

  网红主播到底有多火?他们的收入有多高?直播平台“抢人”的代价几何……

  4970万元——谁也没想到,能给出上述问题明确答案的,竟然是一纸法律判决文书。

  8月28日,虎牙直播在其官方新浪微博账号上发布了两张图片,并附上了一行字:“致江海涛(主播嗨氏)的民事裁定书。”

  图片是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一份民事裁定书的两页内容,其内容显示,原告虎牙向法院提出了财产保全的申请,申请冻结、查封、扣押江海涛价值×970万元的财产,8月28日法院批准了这一申请。

  江海涛(嗨氏)是虎牙的签约主播,也被不少人称为“虎牙一哥”。虽然他只有19岁,但在游戏直播圈大名鼎鼎,坐拥403万新浪微博粉丝。8月27日,他突然在微博宣布离开虎牙加入斗鱼,而此时距离其合约期满(2018年1月31日)还有小半年的时间。

  其实早在嗨氏发微博正式宣布离开虎牙之前,就被爆出私下跟斗鱼员工见面,再加上其跟虎牙的其他当红主播不和,因此他的离开以及虎牙的迅速反应并没有让人太意外。

  虽然虎牙直播发布的图片中将第一位数字打了马赛克,但仍被一些技术人士识别出该数字为4970万元,此前也有多家媒体报道称,虎牙直播曾发布未打马赛克的图片,图片显示财产数字为4970万元。

  一时间,网红主播的身价收入成为舆论的焦点,但更引人关注的,则是直播平台对网红主播的争抢大戏。

  默不作声被挖角

  谁也不知道嗨氏是什么时候作出了离开的决定,又是何时开始跟斗鱼接触上的。

  就在嗨氏、虎牙相继在微博上发声后,嗨氏称病停播近一周,虎牙对此事再没有发过声,而斗鱼则删除了官方微博账号上一切有关嗨氏的内容。

  而最近几日,随着嗨氏恢复了在斗鱼平台上的直播,网友和业内人士纷纷猜测:三方或已达成了某种协议。

  尽管如此,业内对嗨氏的离开已经形成了不同的意见,有的对其行为表示谴责,认为在合约期内出走毫无契约精神;有观点则对其表示支持,认为虎牙无法给其创造良好的直播环境。

  在嗨氏的微博评论中,充斥着不少网友的骂声。对此,嗨氏似乎没有受到影响,依然常规地推广着自己的视频地址、直播地址等。

  对于法治周末记者在私信中提出的采访要求,嗨氏并未回复;同样没有就此事接受记者采访的,还有虎牙和斗鱼。

  虎牙发布的民事裁定书上的信息显示,其代理律师为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律师。法治周末记者联系上代理律师后,对方表示图片中的内容属实,民事裁定书确实为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所发布,但申请财产保全的时间、财产的真实数字及其他具体的细节不便向外界透露。

  “嗨氏、斗鱼、虎牙应该是达成了某种协议,如果不出意外,这件事应该就这样了。”专注于直播和网红行业的自媒体“今日网红”创始人彭超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彭超表示,直播平台上的主播跳槽、被挖角是很常见的事情,有相当一部分最后都是不了了之;但对于当红主播而言,由于其本身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和媒体关注度,再加上高额的签约费,因此平台才会对其采取起诉、索赔等动作。

  “挖角、抢人对平台和主播的影响都不好,平台是不愿意对外说太多的,能低调处理的一般都低调处理。”彭超说,尤其是考虑到最近,嗨氏并不是唯一一个陷入虎牙、斗鱼等平台“抢人”大战中的网红主播。

  公开资料显示,本是斗鱼平台上的王者荣耀游戏主播一哥的“厌世小孤影”,9月9日却突然在个人微博宣布离开斗鱼,加入虎牙。

  不仅是虎牙、斗鱼有“抢人”的戏份,企鹅电竞平台和斗鱼也有“抢人”戏份,8月3日,企鹅电竞平台的网红主播“张大仙”突然宣布离开,并将在斗鱼开启直播。

  此外,斗鱼平台上的当红女主播“冯提莫”跟平台的合约也即将到期,其下家被传是花椒或虎牙,而对于其离开的原因,业内一致认为是陌陌直播的网红女主播“阿冷”加入斗鱼,动摇了冯提莫一姐的位置。

  吸金引流能力被看重

  今天还是这家平台的“一哥”“一姐”,明天就跳到另一家平台。8月15日,今日网红曾做过一个粗略统计,包括人气主播阿冷在内,至少已经有9位网红主播从熊猫、虎牙等平台跳槽至斗鱼。

  如此频繁的变动,或许能用几组数据,来解释清楚其中的缘由。

  8月22日,陌陌公布2017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财报显示,2017年第二季度,陌陌净营收达3.122亿美元,同比增长215%;其短视频业务表现也愈加亮眼,陌陌人气主播阿冷2016年的收入高达1600万元,一度创造了8个月被打赏3000万元的直播记录。陌陌10大主播在2016年的总收入高达1.15亿元,堪比一家在A股上市的公司年收入。

  而今年6月,阿冷跳槽斗鱼后,一组数据再一次证明了网红主播的实力——15天,入账383万元,每日平均增粉8.8万(斗鱼平台),微博粉丝暴涨至22万,截至9月12日,又涨至33万。

  “网红主播给平台带来的收益是综合的,包括流量、新增用户、礼物打赏分成、广告收入、主播个人品牌效应影响等。”斗鱼的相关负责人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加入斗鱼的优秀主播在斗鱼的发展都很好,也符合平台的预期。

  众所周知,用户打赏给主播的礼物是要跟平台分成的,而礼物营收是平台目前重要的收入,换而言之,平台的营收能力跟主播的吸金能力息息相关。而网红主播的吸金能力远超人们想象。

  对此,一位曾为网红主播做过策划包装的业内人士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这些直播平台上的网红主播,经过几年的发展,已经积累了一大批忠实的粉丝。

  “他们对粉丝的号召力、自身的商业价值都是非常巨大的。到新平台后,除了能提高新平台的影响力,还能为新平台带来新用户,自然也能为平台带来礼物营收等。”上述人士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资深互联网科技人士李俊则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挖掘顶级主播(即平台的一哥一姐)除了能够为平台带来流量的大幅增长外,更是决定直播平台能否做出业绩、获取资本市场认可的一个重要因素。

  契约精神缺失引纠纷

  而谈到直播平台对网红主播的争抢大战以及纠纷,上述人士也表示已经见怪不怪。

  “舆论关注的都是处在金字塔尖上的重量级网红主播,也就是顶级主播,其实还有大量处在金字塔中部的网红主播,他们也是在不同的直播平台上频繁跳。据我所知,有网红主播一年跳了四个平台。”上述人士表示,网红主播跳槽,一方面跟其他平台高价“抢人”有关,另一方面也跟其本身缺少契约精神有关。

  而彭超补充道,那些处在金字塔中部的网红主播,往往是跟直播平台中的公会签约(公会,最开始是主播抱团形成的社区,目前已经专业化运营,功能类似于经纪公司),公会为主播提供包装、宣传、专业指导等服务。

  “有时直播平台新开了一个版块,急需网红主播,他就可能去其他平台将整个公会挖过来。这时主播、公会、平台彼此间就会出现法律上的纠纷,但大多数情况下,最后都是不了了之,因为在平台看来,使用法律手段去追究公会或主播的责任,意义不大。”彭超说。

  彭超解释,因为起诉公会或主播,花费的时间比较长,并且双方还会就一些问题进行扯皮,比如主播可能会指责平台没有为其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没有对其进行引流等,平台方则可能认为,引流等措施都是根据后台数据进行测算调整的;即使平台最后胜诉,最多得到一些违约金,再加上这些主播并非顶级主播,其违约金的数额也不会太大,所以对平台来说,去追究每一个出走的主播或公会,是不现实并且没有太大意义的。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此次虎牙直播向法院提出的财产保全的申请,如果真实数额确实是4970万元,那么虎牙直播方为这次申请所付的保证金也是4970万元。

  “跟之前直播平台起诉违约主播的情况相比,虎牙直播的方式非常坚定,我认为一方面可能跟高额的违约金有关,另一方面就是主播违约可能对平台造成的损失太大了。鉴于此,虎牙直播才会向法院申请采取紧急的诉前禁令,冻结主播财产,可能就是担心主播会转移财产。”赵占领说。

  争抢顶级主播或成过去式

  虽然“抢人”是直播平台间不断上演的大戏,但对目前直播平台的发展来说,“抢人”是否还有意义?业内人士对此持有不同的看法。

  李俊认为,在直播行业野蛮生长的阶段,一个顶级主播自带粉丝和流量,是撑起平台的内容输出、品牌知名度和商业价值的关键,但随着直播行业的成熟和规范,挖掘头部主播之于平台的重要性已经不复当年。

  “如今直播平台可以自己培养顶级主播,而无需花费高薪与精力去争夺其他平台的顶级主播。”李俊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此前从企鹅电竞跳到斗鱼的张大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查询公开资料发现,张大仙从一文不名到拥有400万粉丝的王者荣耀顶级主播,仅用了不到一年时间,这其中的关键正是企鹅电竞平台投入资源和成本大力栽培——如帮助张大仙制作节目、参加商演、出席盛典等。平台对张大仙的曝光率、知名度和粉丝积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现如今一个顶级主播的离开的确会对平台造成损失,但这种损失远达不到伤筋动骨的地步——与其花费心思和精力去与跳槽者及挖人平台纠缠,或者花费上千万再去其他平台挖顶级主播,不如花时间再造一个顶级主播。”李俊表示,买血不如造血,直播平台的模式之争值得业界深思。

  彭超也认为,目前行业已经发展成熟,顶级主播的重要性已经不及当年。

  “但问题就在于,直播平台一直寻求的转型目前并不成功。除了直播内容外,直播平台似乎并未探寻出多元化的发展模式。在这样的情况下,争抢顶级主播仍然是一个比较稳妥保守的方法。”彭超表示,从斗鱼最近顶级主播的变动情况来看,其重心在向移动端倾斜,“斗鱼直播的业务重心一直在电脑端游戏直播,最近加入的顶级主播,几乎全是移动端游戏的网红主播。综合种种因素来看,目前争夺顶级主播仍然还是有一定的意义。”


(责任编辑: 向婷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