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史玉柱“守望”多年的页岩油:产能长期闲置 暗藏折旧风险

2017年07月20日 07:20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实习记者 肖达明 每经记者 李少婷 每经编辑 文多

  从一片挤满了施工车辆的戈壁开始,到规模巨大的干馏炉拔地而起,辽宁成大(600739,SH)在吉木萨尔县建设的页岩油项目已经高耸在一片荒野中两年多。

  这场资本市场最大的国内页岩油“掘金”,从史玉柱到普通股民,都在“页岩油革命”的产业神话中守望了3年多。而等待他们的,是巨大产能的长期闲置、30多亿资产的一天天折旧损失。

  在桦甸页岩油项目还未试水成功的2013年,辽宁成大又通过资本市场开启了这场的堪称“豪赌”的页岩油投资。

  如今桦甸项目将被变卖,而在新疆项目上,辽宁成大却已“骑虎难下”。与辽宁成大一样不放手的,还有当年斥资超过8亿元参与定增募投的史玉柱旗下公司,直到今年一季度,持股比例仍无大的变化。

  留给宝明矿业的时间已经显出紧迫。虽然新疆页岩油项目建设4年多仍被列为在建工程,但其逐年转固金额已达到数十亿元,意味着不菲的折旧费用,那些规模庞大的厂房及设施资产仿佛在阳光下不断“蒸发”。

  史玉柱守望多年收益未见明显成效

  从推出项目的可行性报告并吸引到“明星资本”,辽宁成大在新疆的页岩油项目已经持续5年。这5年间,史玉柱控制的巨人投资和辽宁成大一同守望3年,但却迟迟未见收效。

  新疆页岩油项目的筹划工作始于2010年,辽宁成大先是完成了项目公司的整合和重组,辽宁成大获得了宝明矿业60%的股权。2013年,辽宁成大发布了项目的可行性研究报告,按照当时规划的方案,项目一期建设在新疆吉木萨尔县,预计总投资43.4亿元,运营年限22年。而按照设计生产能力,一期项目建成达产后,每年开采油页岩原矿矿石1100万吨,年产页岩油47.8万吨。

  就在同一年,巨人投资表现出了投资意向,最终在2014年7月,巨人投资以13.26元/股的对价获得辽宁成大6500万股。时至2017年第一季报,巨人投资对辽宁成大持股数仍未发生变化,持股比例则由4.55%微调至4.25%。至7月19日收盘时,如今辽宁成大股价已在19.03元/股。

  考虑到2014年辽宁成大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2元的因素,按照如今股价简单计算可知,巨人投资此次投资的年化收益率为14.86%,相对于大额资金的投资收益率并不算低,但相对于资本市场动辄翻倍的定增投资收益,则略显黯淡。

  目前,宝明矿业的页岩油项目仍在投入阶段。辽宁成大2016年报则显示,宝明矿业的页岩油项目已累计投入74.39%,记者照此折算,该项目已累计投入达到32亿元。

  从金额上来看,宝明矿业的投资实际规模已使其具有超过成大弘晟的战略意义,因此,辽宁成大能否在页岩油上扳回一城,就看此项目了。

  但就目前阶段来看,宝明矿业仍在逐年挤压辽宁成大的盈利能力。财报显示,2014年宝明矿业试生产后的净利润为亏损3737万元。当时宝明矿业的页岩油售价就已经不能覆盖成本,在当年的另一份公告中提到:“新疆原料油的价格在4850元/吨左右,远低于新疆宝明含轻质组分较多的页岩油的实际价值。”

  2015年、2016年正式投产后,宝明矿业经营情况变得更加严峻,两年来的净利润分别亏损5.62亿元和近1.90亿元。如果不早日盈利,或重蹈桦甸页岩油项目的覆辙,成为业绩累赘。

  28亿资产在阳光下暴晒老去

  如果油价低于成本,那么页岩油企业就不得不停工停产,辽宁成大当年在可行性报告中做出的分析一语成谶。2014年试生产以来,宝明矿业的产能就一直处于不能完全释放的阶段。

  而,吉木萨尔县人民政府网站显示,2014年的政府的工作任务包括确保成大宝能页岩油项目顺利投产,生产页岩油8万吨。但在昌吉回族自治州人民政府2015年发布的应对经济下行压力方案中,又提到称要协调新疆宝明矿业调整2015年生产计划,力争页岩油生产达到8万吨,较上年翻一番。这是否意味着2014年宝明的年产能在约4万吨左右?

  而据公告,宝明矿业2015年生产页岩油不足7.5万吨、2016年则达到了10万吨。虽然也稳步上升,但离最初规划的40万吨以上产量仍有很大距离。

  在2015年度股东大会会议文件中,辽宁成大表示面对油价急剧下跌、需求大幅下降的困难局面,宝明矿业适时调整生产安排,降低开工率,最大限度降低亏损,以控制运营成本、减少费用支出为工作重点。

  产能闲置的背后是步步紧逼的资产折旧。截至2016年,被列为在建工程的油页岩综合开发利用一期项目,转入固定资产的金额已经达到了28亿元,这28亿元的资产,都要按照其采用的年限平均法进行最低2.43%、最高24.25%的年度折旧。

  记者统计发现,2014年到2016年,能源开发业务一栏下的折旧及摊销费用合计达到了8.29亿元,这部分金额,既涉及到辽宁成大在桦甸的页岩油项目,也涉及到宝明矿业。

  这凸显了宝明矿业进退两难的困境——提高产能意味着加大亏损,而闲置产能意味着那些高耸在原野上经受风吹日晒的干馏炉群,将白白陷入折旧摊销的尴尬处境。

  对此,记者曾于7月12日、13日来到辽宁成大位于大连的办公地址,但该公司董秘于占洋一直忙于其他事务未能到公司与记者面对面交流。7月14日,记者将采访函通过传真发送至辽宁成大,对方董事会办公室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已确认收到,7月18日上午,记者致电辽宁成大在公告中披露的公开电话,对方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该公司领导近日较忙,可能过段时间才会安排相关部门做回应。

  低油价时代并非没有盈利者

  在2013年披露的宝明矿业项目可行性报告中,辽宁成大认为低油价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世界原油价格高涨至100美元每桶,页岩油已经有了经济效益。

  但这一判断显然已被证伪,华泰期货7月18日报告称,WTI8月原油期货收跌0.52美元,跌幅1.10%,报46.02美元/桶。在此行情之下,辽宁成大仍坚守新疆,背后的战略价值究竟如何?

  桦甸市页岩油企业主李伟认为,桦甸页岩开釆成本高含油也高,新疆采矿成本低含油也低。另一位页岩油企业家李珂则指出,从露天矿的采矿条件以及储量上来看新疆地区要优于桦甸,但“新疆有一大劣势,页岩油深加工方法和天然油不同,产量小的话在新疆加工则边际成本高。运到沿海进行加工,运费又会加大。”

  这是否意味着,新疆地区的页岩油企业并不会比桦甸区域的运转得更好?记者获悉,新疆有一家盈利的页岩油企业。这就是位于吉木萨尔县300多公里外巴里坤县的新疆太姥矿业有限公司(下称“太姥矿业”),李伟介绍,这是全国少数盈利的页岩油企之一。

  太姥矿业的一位内部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太姥矿业和宝明矿业都于2013年入局页岩油。而太姥矿业能实现盈利的主要原因,在于“我们的采矿成本更低,矿业的含油率更低,剥离比低,吨页岩成本低”。上述内部人士还介绍,新疆太姥2013年6月试生产,目前40台干馏炉全部生产,年产6万吨页岩油,目前吨油成本在1600元左右。此外,该内部人士还认为,太姥矿业作为民营企业,在压缩管理成本等方面也有着天然优势。

  宝明矿业的运营情况究竟如何,记者曾试图联系上市公司采访,但截至发稿没有收到回应。而上述太姥矿业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宝明(矿业)现在64台炉子运行了8台,正在做实验。他们准备看看油储量有多大,在选矿。”


(责任编辑: 蔡情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