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三问”养老金运行

2017年06月28日 07:11    来源: 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养老金是保障老年日常开支的养命钱,也是促进劳动人口就业的强心剂,受到社会各界高度关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相关负责人近日表示,我国养老保险基金运行总体平稳,部分地区当期出现收不抵支。养老金目前整体运行情况如何?怎样看待部分地区存在的收不抵支?养老金支付长期压力如何化解?《经济日报》记者就此邀请有关专家进行了解读。

  一问:养老金当期够支付吗?

  “在基本保险基金累计结存达4万亿元之巨,且呈逐年攀升的情况下,一些‘已经没钱发放养老金’或者‘养老金发放的缺口有几万亿之多’的观点显然是不能成立的”

  中央财经大学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褚福灵介绍说,目前,我国建立了社会统筹与个人账户相结合的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和基础养老金与个人账户相结合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两类养老保险制度覆盖8.8亿人,按16岁人口10亿人估计,养老保险覆盖率已达到88%左右,基本做到了“应保尽保”。

  在覆盖面日益扩大的同时,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累计结余也在增加。褚福灵介绍说,目前全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存由2008年的9925亿元,扩大到2016年43965亿元。

  “在基本保险基金累计结存达4万亿元之巨,且呈逐年攀升的情况下,一些‘已经没钱发放养老金’或者‘养老金发放的缺口有几万亿之多’的观点显然是不能成立的。”褚福灵说。

  不过,尽管当前养老保险基金结余规模可观,具备较强的支撑能力,但由于地区间经济发展不平衡,基金分布不均衡的结构性矛盾依然存在。人社部有关负责人近日在回应养老金运行情况时透露,部分地区基金出现了当期收不抵支。这也引起了部分参保人对养老金支付能力的担心。

  “个别省份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入增速低于支出增速,的确使若干统筹地区出现了当期收不抵支。但由于有些省份及统筹地区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收入显著大于支出,能够保证全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存保持逐年上升。”褚福灵解释说,以在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占主体地位的企业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为例,2016年企业养老保险累计结存金额与当年基金支出金额推算,即便是在“不再征收一分钱养老保险基金”的情况下,现有的基金累计存在金额仍然可以连续支付养老金17.2个月,足以说明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支付能力具有可持续性。

  “目前,我国已经启动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运营、划拨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等措施,国家社会保障储备基金资产超过2万亿元,专门用于人口老龄化高峰时期的社会保障支出的补充和调剂。”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说。

  二问:如何应对未来支付压力?

  “夯实缴费基数以增加养老基金收入,调整费率以明确国家、企业和个人的责任,提高养老基金的统筹层级,要从省级到中央,促进劳动力合理流动,平衡地区间在经济发展和人口结构等方面的不均衡现象”

  面对我国老龄化加速、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财政收入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未来养老金支付压力必然加大。因此,光解决眼下的当期发放问题显然不够,需要未雨绸缪。

  “老龄社会最突出的问题是代际利益冲突。国家要坚持两个精算平衡,一个是基于国民平均寿命建立早减晚增的养老金领取机制,以平衡个人就业和领取养老金的关系,要保持制度的激励性;二是确保养老金制度收支平衡,以协调就业参保人和养老金领取者之间的利益,要保持适度的互济性。”杨燕绥说。

  为应对未来养老金的支付压力,我国已采取了多种措施。比如,建立目前市值2万亿元的全国社会保障战略储备基金,用来补充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以化解老龄化带来的养老金支付压力;建立了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机制,力求实现养老保险基金的保值增值;划拨部分国有资本,弥补“老人”和“中人”的养老保险转制成本等。

  “夯实缴费基数以增加养老基金收入,调整费率以明确国家、企业和个人的责任,提高养老基金的统筹层级,要从省级到中央,促进劳动力合理流动,平衡地区间在经济发展和人口结构等方面的不均衡现象,才能解决在全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存逐年上升,若干统筹地区却出现当期收不抵支的问题。”杨燕绥说。

  针对目前存在的“养老金倒挂”、缴费中断等问题,褚福灵认为,各级政府要依法承担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的兜底责任,增强制度的公信力。同时,要进行参量改革,进一步完善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

  三问:养老金结构如何调整?

  “养老金作为老龄社会风险较大的公共品,分散其风险的举措,就是要夯实基础养老金、大力发展职业养老金和鼓励个人积累养老金,从而提高养老金的充足性”

  专家预测,我国在2025年左右进入深度化老龄社会,目前,基本养老保险支出增长率快于收入增长率,财政部补贴与养老保险自身收入的占比不断增加,养老保险的抚养比逐年下降,这种趋势短时间很难改变,因此制度的可持续性尤其值得关注。

  “基本养老金看似只是国家和政府的责任,其实也是每个国民的事情。养老金作为老龄社会风险较大的公共品,分散其风险的举措,就是要夯实基础养老金、大力发展职业养老金和鼓励个人积累养老金,从而提高养老金的充足性。”杨燕绥认为,调整养老金结构将是近期我国社会生活中的一件大事。

  对于一个拥有13亿多人口、每年新增城镇劳动力1500多万人的大国来说,我国就业呈现出弹性和灵活性越来越大的趋势,与之相伴生的将是更加突出的人口老龄化问题。但与此同时,个人养老金制度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近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了一系列加快发展商业养老保险的措施,其目的就是要从根本上适应人口老龄化和就业形态新变化,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养老保障需求。

  “应该鼓励自雇人、自由职业者和居民个人积累养老资产,包括养老金、养老房产和长期护理保险等。国家可对个人养老账户实行‘先免后延’政策,在一定额度内实行免费政策,达到一定额度后实行延期征税政策,做到每年有额度、终生有封顶,避免成为富人俱乐部;个人则可以选择包括购买商业年金保险、养老基金,或卖掉首住房置换护理保险等个性化安排。”在杨燕绥看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运行总体平稳,为养老金结构调整争取了时间。只要不失时机地完成顶层设计、建立全国统一的信息系统和管理服务体系,养老金制度将可以激励就业和持续发展,成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有效措施。(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韩秉志)


(责任编辑: 向婷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