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湖南澳鑫败光4亿元 投资人举报“贵金属现货”欺诈

2017年05月02日 07:51    来源: 环球网    

  作者: 陈进

  原标题:湖南澳鑫被指“对赌” 败光投资者4亿元

  如果说此前贵金属现货交易行业的野蛮生长缘于市场不成熟、监管缺位,那么,自证监会发明文要求治理各类交易场所以来,湖南澳鑫商品交易有限公司(下称“湖南澳鑫”)则是顶风作案,近期湖南澳鑫遭到超过2000位贵金属现货投资者的联名举报。

  举报人孙飞云表示,被湖南澳鑫“潜规则”的投资者可能有上万人,她只联合了其中的2000多人实名向各有关部门多次举报。根据举报材料,湖南澳鑫被指贵金属现货交易欺诈,“该公司先后推出的‘湘银100G’、‘天然气100T’等贵金属现货交易产品跟近年来层出不穷的‘伦敦金交易’、‘现货白银交易’等一样,是心怀险恶者虚构的投资陷阱。”孙飞云说。

  多位接受环球网财经采访的湖南澳鑫投资者表示,该公司业务员及会员单位多次承诺“包赚不赔、高收益”。在所谓的高收益面前,甚至一些原本还算谨慎的投资者也把理性忘在了脑后,罔顾风险匆忙试水。但正如过往的一次次教训一样,2000多位湖南澳鑫投资者等来的不是造富神话,而是瞬间跌入贵金属现货投资的陷阱,他们中,有的败光身家,有的割腕自杀家破人亡。

  湖南澳鑫亏掉投资者超4亿元

  “‘液化天然气100T’让我经历了一场噩梦,多年积蓄亏损殆尽,还欠了几十万的外债。”湖南澳鑫投资者李先生第一句话就沉重无比。

  李先生向记者介绍,2016年7月,长期炒股的他无法忍受股市的“小打小闹”,仅通过朋友一番介绍便开始在湖南澳鑫平台投资现货天然气。但短短一个月时间,不但一分钱没赚到,几十万的存款业已亏损殆尽。

  同样遭遇的还有湖南娄底的彭卫国,她身患重病,为治病花了几十万,为还债又举债入市炒现货,不到一个月时间久赔光了十几万。“我现在生不如死,”彭卫国说。

  让几位投资者困惑的是,亏损原因并非交易问题,而是来自交易平台。李先生说,交易平台很不稳定,经常“卡盘”,还多次发生过账户被平台踢出(也就是说,李先生的账户被别人登录了)的情况,“行情好的时候,平台卡盘,数据突然中断,自己无法正常下单交易,而到行情向下的时候,交易平台数据恢复,使得本来赚钱的行情一下变为严重亏损。”李先生告诉环球网财经。

  同样遭遇的还有安徽投资者孙飞云。“2016年11月7日,第一天投资湖南澳鑫,第一单赚了1万4,我想出本金,以盈利部分继续操作。但分析师不让,平台也不能出金,”孙飞云说,“后来我累了就睡了,分析师说替我盯盘,但第二天一大,不但盈利亏光,8万本金也只剩3万了。分析师说行情变化太快,来不及止损。后来我才知道,这根本就是庄家的数字游戏。”

  现货天然气,是贵金属现货交易平台新近涌现出的新物种,是一种利用资金杠杆原理进行的和约式买卖,其号称T+0,实时下单实时交割,“不受内地管控,与国际接轨。”现货天然气以人民币为货币单位,以吨为合约单位,一手是100吨,价格随市场的变化而变化。

  湖南省澳鑫商品交易有限公司网站称,其是一家综合性商品交易平台,携手湖南省郴州市农经局、湖南供销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湖南网上供销社)、湖南省能源物资有限公司、中国稻之道供应链有限公司共同打造的商品交易平台。“提供湖南特色商品挂牌交易、澳鑫商城及商品交易的电子交易和融资服务,是湖南首家综合类现货商品交易平台、企业投融资金融平台。”其平台公告如是说。

  但这些宣传语湖南澳鑫投资者资金的安全毫无关系。多位投资者表示曾多次遭遇“卡盘”事件。每当盈利想下单交易,澳鑫的平台就卡盘,甚至账户被平台踢出。“分析师说是我们的网速问题,但我家是100兆的宽带。”孙飞云说。

  工商资料显示,湖南省澳鑫商品交易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于2011年11月16日,是自然人投资或控股的有限责任公司,股东李正英也是公司法定代表人。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稀贵金属、有色金属、矿产品、农产品的销售及其相关的信息咨询服务,能源化工的信息咨询服务,网上经营农副产品等。

  也就是说,截止目前,湖南澳鑫商品交易公司开展的现货天然气业务属于超范围经营。接受采访的十几位湖南澳鑫投资者,无一盈利,几乎全部亏损殆尽。

  图为联名举报材料上的部分投资者签字。

  与投资者“对赌”

  意识到被骗后,孙飞云才细致地研究了湖南澳鑫,以及贵金属现货交易的行业情况。在她看来,湖南澳鑫的问题远不止“卡盘”那么简单。

  早在2012年4月14日和2014年的“3·15晚会”,中央电视台就分别曝光了“伦敦金”和“现货白银”的交易骗局。“天然气现货交易骗局是新近兴起的,”孙飞云说,“湖南澳鑫分析师还号称天然气现货交易是伴随着国家战略开展的,口气有够大。”

  央视3·15及其他媒体曝光的情形中,违规公司坑害投资者的最明显手段就是利用互联网技术实行“风控”和修改行情的K线图,以控制投资者和误导投资者的投资行为。

  孙飞云说,早已觉察问题的她直到多次发生“卡盘”才意识到自己每天关注的是湖南澳鑫的“电子交易软件”,并非正规的现货交易大盘。她进一步表示,这是湖南澳鑫开始赌局,会员单位坐庄,和投资者“对赌”,从而赚钱,投资者赔的,就是会员单位以及湖南澳鑫赚的。

  在卷入湖南澳鑫贵金属交易纠纷前,孙飞云还先后投资了另外两家贵金属现货交易平台,无一例外的,都将本金亏损殆尽。前前后后,孙飞云亏了近二十万。“听说已经有河南投资者在当地报警立案,当地执法部门也将湖南澳鑫在当地的会员单位抓了几十人。“孙飞云说。

  此前山东媒体一篇报道中,曾对贵金属现货交易中的“潜规则”作过详细披露。该报道称,当地某贵金属交易中心招揽多个下属会员单位,除了手续费,会员单位的另一部分盈利就是客户的亏损,业内将这种亏损称作“头寸”。跟手续费不同的是,当地这家贵金属交易中心并未截留头寸,而将其返还下属会员单位,最终会员单位跟其他居间商按协商好的比例分成。

  据孙飞云等投资者反映,包括他们在内的湖南澳鑫投资者也遭遇了同样的“绞杀”。“以‘液化天然气100T’为例,平台早期每手手续费300元,后期涨到700元;”孙飞云说,“8个点的点差,一手632元,,我买了7手天然气,光点差就是4424元。还没赚一毛钱呢,先搭进去四千多。”

  这些贵金属现货投资的“常识”是孙飞云等投资者在瞬间崩盘后才逐渐梳理出来的。

  也因此,孙飞云认为,湖南澳鑫现货交易方面并没有什么实质性业务,就是与会员单位一起和客户对赌,“吃客户”。而且,很可能与央视以及其他媒体持续曝光的黑箱操作手法类似,利用后台技术造假。

  另有媒体报道称,号称T+0交易的现货交易平台,另外收取“仓息”,这种学名为延期费率的“仓息”,其实就是过夜费。比如孙飞云买一手天然气现货,要放到第二天甚至更长,每天按照一定的比例收取仓息。

  环球网财经调查中还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细节,孙飞云等投资者在当地报案并查阅银行转账汇款记录时发现,投资者的投资款被汇入了投资者“自己的”某银行账户中。“后来才知道,湖南澳鑫作了技术处理,我们查阅汇款记录时,都显示资金汇到了自己的账户中。”孙飞云说。

  湖南省商务厅回复投资者时表示,“湖南省商务厅此前已公示,湖南商品现货交易场所均未获得原油经营、仓储资质。”

  行业规范和监管缺失亟待补位

  据一财报道,一份名为《湖南省商务厅关于做好商品期货交易场所规范整改工作的通知》近期流传于坊间。环球网财经并未在湖南省商务厅官网查阅到该通知,但湖南澳鑫的液化天然气业务的确已经在2016年12 月9日交易日结算后“退市”。

  前述《通知》指出,近年来,湖南省内一些商品现货交易场所涉嫌开展违法违规经营活动,为有效遏制此类活动,防范金融风险,维护社会稳定,经报省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领导小组同意,决定立即商品现货交易场所的规范整改工作。

  《通知》要求,此次整改重点对象是19家省内交易场所,整改期限自下发日起,截止到4月30日。同时,19家交易场所需要在8个方面彻底整改,包括停止新上交易品种和新增交易客户。关闭OTC、发售、微盘交易等违法违规交易模式,清理整顿或清退不合规的会员单位(或运营中心)、代理商、居间商。

  但《通知》并未指明19家交易场所的具体名称。

  事实上,由证监会牵头的全国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第三次部际联席会议已于今年1月9日召开。会议要求深入开展一次全国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回头看”活动,用半年的时间集中整治,力争到今年6月30日基本解决交易场所存在的问题和风险。

  会议指出,“回头看”清理整顿工作中,各地省级政府应对辖区内违规交易场所进行清理整治和分类处置,该规范的规范,该撤并的撤并,该关闭的关闭,涉嫌犯罪的移送公安司法机关。坚决防止违规行为死灰复燃、养痈为患,及时做好风险处置工作,切实维护社会稳定。

  一家贵金属交易中心分析师王洋在接受环球网财经采访时表示,目前国内贵金属现货交易市场中除了上海黄金交易所的贵金属延期T+D业务以及天津、广东和大连贵金属交易中心等有实力的交易平台外,很多地方性开办的交易平台确实存在招募会员单位混乱等交易环境的人为恶化。同时,交易制度的不公开化,导致交易平台的风控模式和交易特性不能展示给交易者,只单方面宣传交易品种与交易获利本身就是种误导。

  此外,王洋还说,地方交易平台招募会员单位非常混乱,并且,我国的贵金属原油等大宗商品及外汇交易等都有国内的正规平台(上金所,银行)和期货交易所来完成交割与买卖,所谓国际平台仅仅是套用一个国际市场报价,并没有接入国际交易市场。“地方交易平台的设立权限应该收回到证监会等权威金融部门,不能任由地方私自发展,批了没人管,批了就是恶性发展,恶性竞争。国内交易场所的合并是大势所趋,如同早些年的期货市场。最后保留上金所,期货交易所,还有1-3家经过整改且符合金融市场交易机制的公平公正廉洁的交易机构。”王洋说。

  孙飞云表示,针对湖南澳鑫的维权群数量已超过100个,涉及3万多人。“已经在联名举报材料上签字的差不多2000人左右,涉及金额将近4亿元。”孙飞云说。

  就在孙云飞等湖南澳鑫投资者上访维权的同时,又有一贵州籍贵金属现货投资者被骗光本金,投诉无门,割腕自杀。

  环球网财经就前述情况书面采访了湖南澳鑫商品交易有限公司及主管单位湖南省商务厅,截止发稿未有回复。但此前,湖南省商务厅在回复一位投资者投诉信息时披露,湖南省对交易场所(交易所除外)的设立不设置前置审批,“湖南省商务厅此前已公示,湖南商品现货交易场所均未获得原油经营、仓储资质。”


(责任编辑: 关婧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