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世界银行CEO:要为所有企业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

2017年03月19日 12:06    来源: 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北京3月19日讯 3月18日至20日,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年会”在京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是“中国与世界:经济转型和结构改革”。19日,世界银行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出席并发言,她表示,竞争依然是提升效率、推广技术和创新的最强大的动力。

  “经合组织最近也指出,生产率增长乏力有一个原因,可能是企业面临的竞争压力不足。”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表示,我们要去加强竞争,包括降低市场准入的门槛,减少创投企业的负担,提高债权人的权益,简化破产的程序,使得低效企业能够退出,要为所有企业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包括运转良好的金融体系。

  “这样的话,金融体系既能够保证自己的回报率,同时又为创新创业提供资金,这也有助于企业去杠杆,让无法生存的企业退出,在这方面有很多海外经验供中国借鉴。” 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说。

  以下为演讲实录

  何立峰主任、张军扩主任、中尾武彦行长,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刚才中尾武彦行长发言结束时引用一句唐诗,我也想引用朱熹这位儒家大学者写的诗,他曾经写到:“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其实获得清晰的思路,保持清晰的思维方向,正是我们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一直以来工作的方向。论坛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交流思想、碰撞火花极好的场所。世界银行一直以来都在参与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的讨论,我也非常高兴在就任首席执行官之初就继续继承和发扬这一传统。

  这场会议的主题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个主题非常的重要,也合乎时宜,说到重要,因为这一系列改革对于加速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都很重要,否则的话,我们无法实现根据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所共同作出的承诺。

  说它合乎时宜,是因为这一系列改革关注刺激经济增长,而且这样的要求越来越急迫,因为年复一年,世界经济都没有回归到危机爆发之前增长的轨道,全球贸易停滞不前、投资低迷,而政策不确定性又在上升,使得2016年成为世界经济的又一个困难的年份,全球增长率令人失望,只有2.3%。是危机后的新低。

  数据显示,今年可能会出现比较强劲的复苏,会超出预期,预期会有2.7%的增幅。但是我们依然很多不利的条件,比如说主要经济体的政策难以预料,而且生产率的增长也缺乏后劲。

  我想指出,去年全球增长有35%是来自中国的贡献,而且未来中国依然会保持高额的贡献,这也是一个非常伟大的成就。在中国的“十三五”规划中,中国设定了非常宏伟的目标,要提高生产率、推动创新、培育新的增长动能,而结构性改革也成为2020国家议程的核心任务。

  习主席在杭州G20峰会上重申了对改革的高度承诺,而李克强总理在最近对全国人大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也重申了这些承诺,这些承诺都列举了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领域取得的成就。包括一些非常重要但是也非常困难的领域,如企业改革去产能和降杠杆。刚才何主任也介绍了具体的相关成就。在国际社会中,中国对G20的领导作用,使得我们把工作集中到结构性改革创新、数字经济和基础设施投资上来,从而促进增长。

  我们也看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出台了一些报告,总结了结构性改革和宏观经济方面取得的成绩。比如说它指出不同类型的经济结构或者结构性改革会带来不同的回报处于不同收入水平的经济体,都能够从税收和财政金融改革中获益,但是法律制度还有产权制度的改革,更多的是使中低收入国家受益,而高收入经济体却不大适用,贸易自由化对于低收入国家尤其有利。但是劳动力市场改革,加强商品和要素市场竞争,对于中高收入国家的受益是最明显的。

  这些分析表明,如果能够进行综合的一揽子改革的话效益会更加凸显。我在这里想谈一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经验和启发。

  首先,地方政府在减税和减少行政负担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也得到了广泛的认可,但是在产业政策方面政府应该发挥什么作用依然有很多的争议,从原则上来讲市场失灵协调问题、开发新技术和创新面临的高风险,都意味着政府要发挥作用,但是实践中政府要参与多少、参与是否成功,各国都有不同的经验。

  显而易见的是,有成功的经验也有不成功的先例,比如说我们看中国的邻国日本和韩国,在产业政策上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这两个国家也有犯错误的时候,他们成功的关键在于,能够鼓励充分的国内竞争,另一方面又对外开放,这也创造了足够大的市场,从而实现规模化的生产,而且也让外来的思想和创意能够在本地得到应用和进一步完善,其他的新兴经济体在实施产业政策方面的成果也是有好有坏。有些经济体他们的产业受到高关税壁垒的保护,所以无法摆脱其不发达状态,依然是国家和经济的沉重负担。

  在促进研发投资方面的实证也显示出更加一致的积极成果,经合组织和各国政府都在促进研发,不断引入和开发技术。有些人认为国家应该进一步介入上游的一些活动,包括新技术的开发及其产业化。中国政府在过去20年中也积极的引入技术、鼓励创新,目前中国用于研发的投入占到GDP的比例超过2%,跟20年前相比翻了3倍,跟经合组织国家的水平是相当的。而且中国用于国内研发的投入是用于技术引进投入的4倍以上,而在本世纪初这两方面的投入是均等的,中国也扩大了关键产业规划的清单,尤其是要更好的帮产业减少对环境的影响和碳排放,实现循环经济。目前我们争论的不是政府是否应该介入产业政策,而是怎么界定一个合理的介入范围,如何介入,可以动用哪些工具,而在哪些领域市场发挥作用更为有效。

  第二点,竞争依然是提升效率、推广技术和创新的最强大的动力。经合组织最近也指出,生产率增长乏力有一个原因,可能是企业面临的竞争压力不足,这个又跟金融危机以来宽松的货币政策有关,简单来说,为了刺激增长投放大量的资金,这样的话即使效率低下的企业也可以生存下来。所以,我们要去加强竞争,包括降低市场准入的门槛,减少创投企业的负担,提高债权人的权益,简化破产的程序,使得低效企业能够退出,要为所有企业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包括运转良好的金融体系。这样的话,金融体系既能够保证自己的回报率,同时又为创新创业提供资金,这也有助于企业去杠杆,让无法生存的企业退出,在这方面有很多海外经验供中国借鉴。

  第三点,就是大家容易忽略的,就是要强调教育,强调劳动力市场的培育。我们需要面向二十一世纪培养人才,让他们能够在未来的工作中胜任。为此,我们需要多管齐下,有一些国家就重视儿童早期开发,提供高等教育的均等机会,以市场为基础保证教育的可持续性,不断的推动改革,利用信息来提升成效,进行问责。这些国家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我们也收集了这些案例。能够给中国不同程度的启示,比如说我们也分析了中国近十年来相关的工作,我们会发现在未来十年现有就业岗位半数以上有可能被半自动自动化系统取代,我们也看到如果是那些需要依靠创造创意、社交技能、解决问题技能、团队合作和领导技能的工作,那受自动化威胁的程度就会低得多。

  最后我想说,世行非常自豪能够跟中国一起合作,来落实这样的新的增长动力的培养,落实新的战略,我们对于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合作深感自豪。这样的合作有利于中国也有利于全世界。我们深信,中国有决心进一步推动其增长经济的政策,对于这样一个长期而富有成果的合作伙伴,我们深感自豪,我个人也希望为此作出贡献。

  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 华青剑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