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揭秘鲜为人知的神秘世界:黄金白银是怎样炼成的

2016年06月13日 07:22    来源: 期货日报    

  矿山脚下堆放着很多深灰色的矿石。记者纳闷的是:金山银山怎么连块金光灿灿、银光闪闪的矿石都没有?一位师傅的话解开了记者的疑团:原生金矿以不规则粒状存于石英矿脉中。在石英矿脉中,金、银、铜、锌等矿物是共生的1吨矿石才提取1克多金子,所以,看不到金光闪闪的矿石就不足为怪了。

  在公司副经理崔自强等人的带领下,记者换上工作服,戴上安全帽,带着手电筒,穿上雨靴,乘坐罐笼下井。记者在526米井下走出罐笼,感到气温比地面低了许多。在井口劳作的师傅说,井下一年四季保持18—25摄氏度的恒温。

  因为这里是岩金矿脉,加上湿度大,粉尘极少,矿工不像煤矿工人那样满面尘灰全身黑漆漆的。记者在蜿蜒曲折的坑道中深一脚浅一脚地摸索前行。坑道时高时矮,记者的安全帽不时碰到头顶的岩石上,随着“咚”的一声,就是一个趔趄。

  行进中不时听到远处沉闷的雷声滚过。崔自强说,这是远处作业面在放炮炸石。经过水淋除尘、抽风排烟、机械扒渣等工序,便可将矿石装车外运了。向深处走,纵横交错的巷道一个连着一个,记者在黑暗的巷道中三拐两弯,便找不着回路。等崔经理找到记者,记者提出想顺着一条看不到头的下伸斜井“走基层”,被婉言谢绝。崔经理说,这座金山中,他们公司的坑道和山后另一家公司的坑道是贯通的,平面的巷道套着巷道。另外,金山里有多层作业面,人们就像在不同的楼层工作,连接上下“楼”的,是竖井和斜井,而且越往里走空气越稀薄,加上没有方向感,不熟悉路径的人,走远了很难回到地面。

  矿工师傅说,他们公司还有十里长的斜井,每天是坐矿车进出的,单程得花一个多小时。所有工人采取8小时工作制,井上工人月工资4000元左右,井下的月工资7000元左右。

  崔经理介绍,以前,采金工作极其辛苦,除了在河里淘金沙外,就是以燔火爆石挖矿的办法采炼地下黄金。他们公司的几个采矿洞,就是接着古代矿井继续开挖的。先辈们沿着露头的矿脉边掘边采,先用木头烧矿石,再在石头上泼以冷水,矿石热胀冷缩爆裂破碎。人们在井下开采出金矿石以后,把矿石放进筐里,像打水一样用辘轳把矿石绞上来。然后,采金者先用锤子将矿石砸成小块,再用石臼、石磨、石碾等工具破碎,碾磨成粉末,以水筛淘,让金砂沉到水底,再用氰化、火烧进行“土法炼金”。上世纪60年代以前,黄金的生产都采用这种工艺,由于土法炼金对环境污染极大,已被淘汰。

  崔自强告诉记者,前些年,每吨含5克左右黄金的矿石都要弃采,即使采出来的,也当作废料弃之不用。近几年,黄金价格不断上涨,加上技术进步,每吨矿石含一两克黄金也开采了。

  回到竖井口,只见罐笼在几分钟内就将1吨多重的矿石提升到地面。装满矿石的车被推出,在矿工的控制下,小车沿着钢轨快速前进到达原矿仓。这些被开采出来的金矿石,将被送到选矿厂,等待人们提取。

  

  金银漂浮气泡上炼成前呈灰黑色

  尾随拉矿石的汽车在大山中盘旋十多里,来到日处理能力900吨矿石的灵宝金源鑫灵分公司选矿厂。

  铲车将来自不同矿井的矿石掺兑后推入供矿仓,由巨型破碎机进行3次破碎至10mm以下颗粒。然后,再将其送进球磨机,磨碎到如同我们吃的细玉米面程度,这些“玉米面”再被送入排矿口装有液体的跳汰机内。

  顾名思义,跳汰机的工作原理,如同在水中淘汰掉砂子一样,先选得粗矿,得到重金金粉。其余的细“玉米面”矿浆,则被溢流进浮选机,进入浮游选矿作业。

  常识告诉我们,金属的比重大,遇水则沉底。记者没想到的是,人们要提取的贵金属,却神奇地漂浮到水面,让人捞取。  原来,人们根据矿物表面物理化学性质上的差异,在细“玉米面”矿浆中加入捕收剂——丁基黄药、起泡剂——2号油并充入空气。在浮选机搅拌下,矿浆中有大量灰黑而又发亮的气泡生成,有用矿物(金、银等)颗粒

  吸附于气泡上,上浮到矿浆表面,被转动的钢板扫出来。扫出的泡沫,形成金品位为40—45克/吨、浓度为20%的富集金贵液。  这些富集金贵液,被输送至脱水工段一个个U型涤纶布袋内,就像我们常见的压豆腐、压千张一样,机器将布袋内的水分挤出,形成泥膏。业内把这灰黑色的泥叫“金泥”,又称“金精矿”。

  记者拿金泥仔细查看,也没有看出里面的金子和银子来。该厂技术人员说,所谓金精矿,其金品位为40—45克/吨、银品位为30—50克/吨,只有将它们送到冶炼厂精炼,才能看到庐山真面目。这里称的“金泥”并非只含金、银,它还含有锌、铜、铝等多种金属。

  冶炼之时不见火 液体“炼”出金银

  没到冶炼厂之前,记者想象着冶炼车间一定是“炉火动天地,红星乱紫烟”的场景。到了才发现,炼金炼银不见丁点火星,用的竟是“全湿法冶炼”。

  经特许,记者来到灵宝市东郊的金源晨光有色矿冶有限公司精炼车间。车间副主任毛鹏飞领记者观看了“金泥”“冶炼”成黄金、白银的整个流程。

  第一步:除杂。在第一个反应釜中的液体中配入盐酸,加热到80℃,将运来的金泥一点点往里投放,600公斤的金泥需3小时投完。这步的作用就是“除杂”,即把“金泥”中活泼的锌、铝、铜等变成液体回收,剩下的金泥就主要含金和银了。

  第二步:提金。再换个加了盐酸的反应釜,将水温升到90℃,将含金银的金泥缓缓投入其中,再加氯酸钠,目的是把金泥中的黄金化成液态的三氯化金。黄金化成液体了,而金泥中的“银”还是固体,但它还不能算上真正意义上的“白银”,而是白色粉末——氯化银。再将黄金贵液抽到另一个反应釜,加入亚硫酸氢钠,其作用是将黄金贵液还原成金粉。然后,用水洗去金粉中的酸及可溶性杂质等,将金粉在中频炉上熔化成金水,倒出至模具中,冷却成金锭。此时的黄金成色达到99%,因其还不够纯,所以称之为“毛金”。

  第三步:提银。在氯化银的反应釜中投入适量药物和铁粉,其作用是将白色粉末氯化银置换成单质银,这时它

  才能称得上“银”了。然后,将它电解提纯,铸成银锭,此时的成品银纯度达99.9%,因它还是不纯,所以称“毛银”。  毛鹏飞说,“毛金”“毛银”再经下个精炼厂精炼后,才是当货币用的真金白银了。

  

  神秘世界管控严 裸身进出无隐私

  豫陕两省小秦岭地区产的“毛金”“毛银”,绝大部分被送到灵宝金源桐辉精炼股份有限公司提纯。该公司设计年提纯加工黄金100吨、白银200吨,其多种型号的“灵宝金”牌国标金锭、“秦岭”牌国标银锭,是上海黄金交易所、上海期货交易所指定交割的现期货品种。经请示获特别许可,期货日报记者领略了这个外人难以光顾的神秘世界。

  要进精炼车间,首先得经公司大门口安保人员的严格盘查。精炼车间门厅,前后有两道厚重的金属门,人们进出其间,大门立即关闭。这个地盘,如同古代防范严密的瓮城。

  “瓮城”内设有更衣室、安保值勤台、金属探测门和电子监控平台。员工上下班包括获准的参观者,无论冬夏得先在“瓮城”的更衣室脱下衣服,穿着裤头或祼体进车间,什么东西都不准往里带。人们从第二道金属门进车间后,在里面的更衣室换上工作服。下班或出来,在内必须洗完头、冲完澡后再穿着裤头出来,全身接受固定金属探测仪的全面过滤。没有警报后,还要先后接受两位安保人员的严格检察,他们用手持的圆型和长方型高精度金属探测仪,对身体各部位进行仔细探测检查,只要有一星点金属颗粒,警报就会响起。如没问题,才被允许重新换上衣服离开。

  除“瓮城”两名警卫人员现场监督和摄像实时监控车间内部外,该公司还有一套先进的设备,每天24小时全方位无死角地进行监控并录相,车间内人们即使小声谈话和其他细微声响,都会被记录下来。

  “精炼车间以外人员不经特许不准进入,更谢绝女性入内。”该公司综合办公室主任赵卫星说,金银在精炼车间加工过程中产生的金粉、银粉非常细微,工作人员的头发、衣服、鞋底和工具中都会沾带金银粉。电解液槽中,金银以肉眼看不见的离子形式存在于液体,工作服等沾上电解液就吸上很多肉眼看不见的金银。鉴于这种情况,让男士裸检还好些,对女士从头到脚上上下下仔细安检、出出进进就不方便了,有的女士戴有节育环,金属探测仪一检测就会发出警报。为免遭尴尬,所以谢绝女士入内,这也是精炼车间不成文的“行规”。

  赵卫星说,精炼车间内无处不沾金银粉。为收回金银,每天,员工的生活用水、洗澡水要沉淀回收后才能排放。每年,车间内工作人员淘汰下来的工作服、手套、鞋袜,还有生活垃圾,都是要定点存放不能随便带出车间,年底进行焚烧,提取金银。岁末盘点时,还要动用各种手段将包括车间内的墙壁、天花板、管道、犄角旮旯所有地方,都要清理一遍回收金银,用过的废旧坩埚,也要粉碎,以回收金银。

  

  几度熔化成真身 修成正果受追捧

  毛金、毛银精炼成纯金纯银,有个肉眼无法领略的美丽嬗变。灵宝金源桐辉精炼股份有限公司精炼车间的电解液,通过离子的鬼斧神工,向我们展现了这个神秘领域的微妙优美。

  毛金精炼的步骤分这么几步。首先,将外来的毛金熔铸成上面留孔的金板,以此作阳极,以含金量为99.99%的纯金片作阴极板,将毛金板挂到电解液槽一个个耐腐蚀且能有效过滤杂质的U型涤纶布袋内,在布袋两侧置放阴极板。通电后,带阳极的毛金逐渐溶化成肉眼看不见的金离子,阴阳相吸,金离子穿透U型布袋吸附到阴极板上,越聚越多,犹如浑身长满疙瘩的蟾蜍皮。阳极板上的毛金化完,需要24小时。当阴极板上的金长到符合生产规定的重量后取出。至此,每吨含一两克黄金的矿石完成“蝶变”,达到含量为99.99%的纯金,等待铸成国标金锭。

  毛银的精炼也是靠电解来完成的。铸金锭和铸银锭的工艺是相同的。

  电解后不规则的纯金纯银,置于石墨坩埚内送入中频炉。熔金的温度高达1400度,熔银的温度在1200度左右,一个中频炉能熔化60公斤金银,40分钟熔化一炉。金银即将完全化成浆时,师傅们开始做铸金银锭的前期准备。先将铸钢模具放在一个大炉子内加热到200度左右,不然,1000多度的高温骤然遇冷,会导致模具炸裂。再者,模具冷热不均,将导致产品质量不合格。模具加热取出后,再用乙炔对内部喷层薰烟,道理就像摊煎饼一样,上面涂层油不但保护模具光滑耐用,还好取“饼”。

  这一切做好后,穿着厚棉皮鞋、厚裤子的三位师傅,外面再套上厚厚的石棉防护腿,开始浇铸金银锭。

  中频炉里的金水发出耀眼的金光,金水从炉子向模具倒出的刹那间,站在3米开外的记者,顿时感受到滚烫灼人,而师傅们全不顾热浪袭人,为了让金水保持炉内高温,还用炽热的火焰喷射枪向炉口喷火,目不转睛地盯着模具,凭经验向模具浇铸不同规格重量的金水。金水倒少了不合格,倒多了去掉太麻烦,恰恰正好,全凭“神功”。等金水凝结后,师傅们将金锭取出放入冷水降温,随着“滋啦”的响声,金砖就这样定型诞生了。

  接下来,师傅们开始为金锭修毛刺,分别为1公斤和3公斤的金锭秤重,在金锭上打上“灵宝金”、含金量及编号。依此保证,如果哪块金锭出了问题,可以追溯到每个环节的责任人。最后一道工序是,用玛瑙刀进行最后修饰抛光,在天平上复秤。至此,每吨金矿石含1克多的黄金,完成99.99%纯金的嬗变。

  人们在强调什么东西贵重或值钱时总是说,这东西可“金贵”了。黄金贵就贵在这,它太稀有了。


(责任编辑: 蔡情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