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陈冲:针对金融重心东移 两岸三地可从四方面合作

2016年04月26日 10:19    来源: 中国经济网    

 

第六届两岸及香港《经济日报》财经高峰论坛20日在香港举行。图为台湾金融服务业联合总会最高顾问陈冲。(中国经济网记者崔军/摄) 

  中国经济网北京4月26日讯 第六届两岸及香港《经济日报》财经高峰论坛近日在香港举行,台湾东吴大学法商讲座教授陈冲表示,针对这个金融重心的东移,两岸三地可以有一点合作。他建议:一是主管机关经验交流的平台,这个跟一般的MOU之下,大家互访的不太一样;第二是共同设立评级机构;第三个是支付系统有效连接;第四个是台港台沪的直通车。

    发言摘要如下:

  各位嘉宾,各位女士,各位先生,我今天要跟各位来分享的一个议题,原来有个题目,叫做两岸及香港经济金融合作的一个契机,我昨天晚上听过我们的黄社长,她的一段欢迎致辞以后,我觉得我的题目应该改掉,改成她最后一个结论所讲的“三地共好,共创三赢”,这个可能更符合今天要讲的题目。我刚才听到梁特首在致辞的时候,中间有一段话也很重要,他有一段话讲到,世界金融重心的东移。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这句话也是我今天想表达,在这个世界金融重心东移以后,两岸三地有什么样的一个合作的契机?这个我是对于这个题目的一个想法。首先我想给大家几个大家非常熟悉的数据。

  我要讲这个数据,这个数据是看得出来,两岸三地的外汇存底,大陆是世界排名第一,台湾是世界排名第五,香港排名第七,这个是对于国际社会来讲,是一个令人非常羡慕的数字。下面这个我标识的是台北、香港和上海三个地方的距离,这从机场对机场来看的,台北到香港是801公里,台北到上海是681公里,那香港到上海是1225公里,这个代表什么?是代表说前面上半段表示有相当大的金融实力,下半段表示的是说这个距离非常近的三个中心,其实是有机会互为犄角,什么叫互为犄角呢?因为就在两个礼拜以前, 4月6日的时候,英国商业智库Z/YenGroup发布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香港第三名的地位被新加坡取代了,其实我个人觉得,这个排名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说它后面隐含的意义,这边我可以看到,这个整个的排名,香港是按最新的报告是排第四,退步一步,上海是进步了五名,排名十六,台北是进步两名,排名二十四,这个代表什么意义?我觉得很重要就是说,是三个距离非常近的金融中心,而且是被国际评估以后,认为是被肯定它的金融实力的一个金融中心,三个这么接近,这么接近代表了另外一个什么意义呢?那我想它可以验证一个荷兰的经济学家的理论,这个经济学家他原来是念物理的,念物理他当然是很熟悉的一个东西,叫做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内容我就不详细讲,这个是讲两个物体之间的引力的问题。

  因为他是物理学家转为经济学家,所以他很习惯的就把物理学理论套在经济学上面,他中间提到是任何两个单位,,它的贸易量跟它的GDP的成绩成正本,可距离的平方成反比,简单的讲GDP越大互相的关系越密切,距离越远关系越疏远,反过来讲关系越近这个关系就越亲密。那如果我们用外汇存底来取代这个GDP公司里面的话,其实可以看得出来,这个三个金融中心,它距离这么近的时候,那有这么庞大的金融实力的时候,其实它的金融合作一个重要性。

  我刚刚讲过,他的理论是来自牛顿万有引力定律,我刚才也提到,梁特首刚才在开幕致辞时候提到,世界金融重心的东移。所以相对应看起来,其实不管是多一百多年前,或者是在现代,到刚才梁特首他在开幕致辞提到的事情,都看得出来大家都承认,说整个世界的经济重心,甚至金融的重心移到东方来了。

  这话到底对不对?我想我们从刚才讲的,上个礼拜才发布的里面,它的伦敦和纽约还是排在前面,为什么我们要认为说这个金融重心东移了呢?其实我们可以看得出来,纽约、伦敦它能够保持着优势,其实有一个原因,就是它叫做海纳百川,它容纳了很多国外的金融机构以及金融的资本进来。所以这个就看得出来,就是说他们用海纳百川的方式,维持他金融中心的地位。那今天如果说不管是上海,香港、台北,想要在金融中心上有所进展的话,也是一样,要海纳百川,即使海纳百川做得不够,这三个距离这么近的,运用刚才的话,也要互为犄角。

  刚才大家都提到一些,刚才我记得包括好几位致辞的时候,包括梁特首讲到一些两岸贸易,两岸三地贸易的变化的时候。其实两岸三地的贸易之所以,尤其是台湾和大陆之间的贸易为什么还维持到某一个程度?其实这两个地方已经是在全球价值链里面,已经变成全球价值链条上两个重要的两个点,这两个点所以它是共同在成长,那这种共同成长其实在商品贸易上是非常显著的。那我们这个叶会长在提到两岸贸易的时候,也特别提到这些数据的变化,那其实也里面归功于全球价值链里面,大家全部都运用自己的比较利益在促成,在全球贸易上一个很良性的发展。我们也要考虑到金融服务可不可以运用?那金融服务至少也可以做到一点,就是很重要的。

  要做到一点,就是跨越这个荆棘。其实这是全球价值链的一个很重要的特色,所以我是认为说,金融服务其实也应该要搭上全球价值链的快车,那要怎么来搭呢?我就要回到我刚才讲的,说我这有一张图片角色,是2009年我用红字表达,为什么用红字表达呢?我觉得那一年是非常关键的,那不是因为那一年我来香港演讲了,是因为说那一年的确发生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到了2009年的第二个月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有一个海峡两岸金融合作的协议。重要是要有一些填“肉”进去,这个“肉”就是所谓的银行保险证券的MOU,包括货币清算的MOU,这四个MOU非常重要。所以在11月16日的签署了两岸金融监理的MOU。这个是两岸合作开始,这是监理合作的部分。

  第二个就讲利率自由化,其实也是大陆现在在做的利率市场化,我想是可以参考的。因为台湾也是一步一步,纠正银行法取消了利率限制,这也是一个渐进的。所以有的时候大家对这个事情不能太急,而且不要忘掉一点,在利率自由化或者叫利率市场化的过程当中,是有很多配套措施要做的。中间一个很重要的就是存款保险,那存款保险如果说两岸三地来讲,台湾是经验最早,我们是1985年开始,在各位刚刚看到,那个在利率自由化的快到尾声的时候,开始推出了存款保险制度。

  那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到了2007年的一个变化,已经到了去年来讲,刚好满三十年做的存款保险,我晓得中国大陆也一样的,他们在做利率市场化的时候,也想到说存款保险的重要。

  我特别想针对我刚才在开幕致辞时候提到的一点,说明一下,这里面就是我这边有两页其实是相同的东西,我从这一页大家可以看得比较清楚一点,就是讲这个互联网金融的时候,台湾的经济这种逐步是渐进开放的方式来做,然后再进入第三方支付。中国大陆我们也可以看得出来,香港当然也一样,昨天比如说我看到很多人用八达通用的非常高兴,其实香港的八达通的历史非常悠久了。那中国大陆来讲其实是一样,中国大陆其实是先放再收,尤其是在互联网金融方面跳的很快,先做了,但后来它发现说有一些事情必须要赶快做一些处理,所以我们看在去年的时候,就有一个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指导意见,是用了健康发展的几个字,就表示有担心它不健康。

  2015年也推出非银行办理支付的一个规定,2015年也有一个互联网保险的规定。最重要是今年的发展,今年1月,就宣布深圳和上海暂停互联网金融公司的登记。很重要就是我刚才讲的一个, 2016年4月14日,一个方案叫“谁家的孩子谁抱走”,那这个方案其实就是说,你们有这么多个部会,互联网金融出的问题你们赶快去收拾,个别做个别的事情,所以在我这边写了,2016年的时候它有这么一个方案,中间还有七个子方案。

  我的主题是说两岸三地怎么来针对这个金融重心的东移,是不是可以有一点合作?那我这边有几点简单的建议,一个就是主管机关经验交流的平台,这个跟一般的MOU之下,大家互访的不太一样的,还有一个就是共同设立评级机构的事情,第三个是支付系统有效连接。第四个就是台港互台的直通车的事情。

  一个是主管机关交流平台,我想大陆在研究这个问题,香港研究这个问题,台湾过去的经验都晓得。存款保险的问题一定有的,怎么避免这个道德风险?其实是大家都关心的。所以我觉得有这样的交流平台可以缩短学习的曲线,是很好的事情。包括现在大陆很关心的,就是利率自由化和市场化它的节奏怎么做?那以及说外汇市场,我们刚刚看到,两岸三地的外汇存底这么大,都是国际抄家很有兴趣的一个目标,所以说怎么来做攻防?乃至于刚才讲这最热门,最新的话题就是互联网金融怎么来监理?其实这都是可以,近阶段可以来做讨论的。

  第二个共同设立评级机构的事情,这个我是看到,就是前几天4月15日,这个楼继伟部长在华盛顿,对记者讲一段话,他这段话就讲说,全世界的一些评级机构,他说对我们的中国很不公平,讲了这样一段话。我就认为说,其实这是我长期以来一直想的一个事情,就是大家都知道,全世界这种平等或者评级机构,两大就占了80%,这个市占率,全世界市占率,三大化占了95%,而且这三家都是基本上可以说是美国的背景。为什么说美国人要控制这个市场?因为这里面有很多问题,各位可以看得出来,2008年证明说,评级其实是没有功能的,它有要免负责任,他有很多主观的判断,其实是讲不出道理来,中间他可能有人力不足等等很多原因。

  所以这个其实,两岸三地其实可以考虑,共同设立一个评级机构,因为当由一个评级机构,人家讲你是不客观,但是三个地方合起来的时候,大家会觉得这个客观性比较好一点。而且常常美国人会讲说,这个里面的学位很大,其实我觉得这里面,除了主观判断以外,很重要的就是一个数学问题。

  第三个,就是支付系统需要连接,因为支付系统基本上其实已经连接了,但是没有很有效的连接。我今天举一个例子讲,一卡两岸通,大陆银联卡在台湾可以用,在香港可以用,那台湾有关的这种能不能去大陆用呢?目前不行。绝对不是技术问题,只是小小一个问题,就是说银联公司需要那个卡的logo摆在正面,其实这个事情是可以很快改变,是大家非常方便,一旦支付通的时候,支付相通了,那其他的要通了就很简单,脑袋自然就会通。那我建议说大陆的银联卡和台湾财经公司、香港的真正变成一个平台,就是每一个地方都有这样的平台,通过这个平台可以做。(发言摘要根据录音整理,未经当事人审阅)

  专题第六届“三经论坛” 


(责任编辑: 华青剑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