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朴道胡卿瑞:重战略轻估值看好军工医药

2013年11月15日 08:16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私募江湖,各路精英们各怀奇招:有交易、博弈的高手,也有做成长股、做价值股的大师;有自下而上,从个股入手的怪才;也有从宏观大局切入,自上而下遴选优质标的的稳健舵手。本期中国冠军私募访谈录,我们请到以善于把握宏观策略而著称的朴道投资总经理胡卿瑞,他将与广大读者分享自己在宏观策略把握上的心得,以及在板块方面的重点布局。

  与此同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重阳投资、汇利资产、创势翔等多家私募界翘楚,将齐聚第三届中国上市公司领袖峰会,这些最优秀的资产管理人,将在本次峰会上就未来A股的投资机会展开讨论。他们将奉献怎样的真知灼见,值得期待。此外,民生银行(600016)、康得新(002450)、乐视网(300104)等近200家杰出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总裁、董秘也将出席本次峰会,使得本次峰会将成为年末中国资本市场最引人注目的盛会。

  关于近期下跌:技术性调整与基本面无关

  NBD:您是怎么做到产品净值不断创新高的,您的核心优势是什么。

  胡卿瑞:我们主要的优势还是在对宏观策略的把握上。从我自身来说,我十多年来都在做对宏观策略的研究,所以我过去的投资理念比较强调的是自上而下。你可以将之理解为对时机的选择,择时是我一直以来比较注重的问题,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是以这个思路去做投资的。拿过去来说,我们始终追求随着宏观经济周期的轮动来进行投资。

  从2011年1月朴道投资成立起,公司以及我个人的投资思路有了一个比较大的转型,我从过去比较强调自上而下,慢慢地转变为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相结合。先通过自上而下定方向,然后再自下而上选择未来的成长类公司。在仓位上,我不会更加强调择时的问题,但是我个人的强项在择时上,或者当有一些比较大的波动或者是我看到系统性风险的话,我会把仓位降到比较低的位置。比如今年2月份,我就判断年中会有一次比较大的流动性风险,那我们在5月底的时候就把仓位降到零了。

  NBD:降到了零?

  胡卿瑞:对,所有产品仓位全部降到零,所以当时我们的产品是没有一分钱回撤的。然后大盘跌破1900点时,我们把仓位加到了40%。当然这是一种比较极端的情况,这种情况在现在的A股市场中我认为不会经常出现。我近年来的投资理念越来越淡化择时,但是不等于说择时不重要,我原来只做面,但现在则点面结合,并且更注重点,比如上市公司业绩的变化。我们对净值的回撤看得非常重,我采用的规避方法是进行仓位的内部结构调整。为了把握内部的结构调整,我产品的换手率在市场上各种同类产品中处于居中的水平,基本上还是以一个大的波段为主来进行投资。

  NBD:5月份是怎么判断出存在流动性风险的?

  胡卿瑞:通过我们的分析,外汇占款等流动性指标在今年6月份会出现一些问题,所以当时我就判断今年年中会出现全年唯一的一次流动性大紧张,这是一次基本面所引发的系统性调整。

  NBD:最近市场的下跌也是技术面调整?

  胡卿瑞:最近的下跌跟经济基本面没有太多关系,而是技术性的回调。以前我对主题投资挺感兴趣的,现在则越来越没有兴趣,包括此次自贸区炒作我们就没有参与。但是有些新兴行业的股票我认为行情才刚刚开始,不过现在这个阶段可能会休整一段时间,几个月或者更长,所以操作上应稍微谨慎些。

  关于重点方向:军工环保医药等四大板块

  NBD:宏观策略上的分析,有没有一些比较看重的指标。

  胡卿瑞:我过去比较强调的是经济的总需求分析和短期的库存周期。当市场和经济基本面的关系比较密切的时候,这个方式非常有效。比如2004~2007年的时候,整个市场行情非常典型地伴随经济的快速增长而持续攀高,用宏观经济的周期轮动这种自上而下的方式投资会有巨大的收获。

  投资和经济有时候不是完全相关,但是2003年~2007年是完全相关的,之后两者的关系开始边际递减,因为整个经济处于结构转型阶段。

  在宏观策略分析上,目前我们更侧重的是就业这个指标,而不是过去那样对GDP的结构分析。因为就业、收入、消费、盈利是一个新的分析链条,所以我们开始更注重整体及各行业就业增速的变化。

  NBD:现在A股和经济的相关性如何?

  胡卿瑞:正如我前面讲过的,现在行情的调整跟宏观经济基本面之间的关系不是很大。但这种相关性是动态变化的,现阶段来看,未来宏观环境的变化,还有待政策的进一步明朗。对于这一点,我们在积极地进行研究。在11月底你们组织的第三届中国上市公司领袖峰会上,我也将就这一问题与200多家上市公司的高管及私募同行们共同进行探讨。

  NBD:介绍一下你们的研究架构吧。

  胡卿瑞:我们去年把公司的架构进行了调整,宏观策略分析是我跟另外一位博士在做,下面分成四块,军工、环保;医药;消费电子;食品饮料和农业,我们主要选择的方向就是这几类,然后把其余的东西全部外包。

  NBD:让卖方去做?

  胡卿瑞:对。所以去年下半年我把整个团队的研究方向作了一个比较大的调整。

  关于仓位管理:分散投资+波段操作

  NBD:具体谈一下您的投资方式吧。

  胡卿瑞:我觉得做投资,如果你是重仓持有的,那你确实需要把公司的各个方面看得非常清楚。不过,我是做组合配置的,很多东西不需要看得那么精准。我比较推崇“模糊的精准”,因为现在有些东西连公司董事长看得都不是那么清楚,你能确定你看到的就一定是正确的吗?我觉得这是挺难的。我们始终坚持只做成长投资,很少去大幅追涨,也不会出现重仓某只股票的情况。

  实际上,我越来越倾向于做分散投资。结合我自己的特长,也会同时做波段投资,但这个波段不是通常意义上理解的做短线。随着管理的资金量越来越大,我也没有这个时间和精力去那么做。为什么我比较偏向于做波段投资,因为中国经济的转型不是一蹴而就的,一定会有很大的变数。我看好50只股票,并不是说这50家公司未来都有可能成为推动整个经济发展的大蓝筹。投资的最大魅力无非就是不确定性,我通过波段投资,再加上分散投资,可以最大程度规避资产管理中的很多不确定性。

  其实之前我也一直比较坚持进行组合投资,但是我会把我很看好的公司买到上限,不过正是这种操作方式,使得我们在重啤的“黑天鹅事件”中出现了很大的亏损。虽然这种事情很罕见,但我们还是因此修正了自己的投资方式。

  我最不愿意谈估值的问题,我觉得这是没有意义的一件事情;我更愿意去看这个公司战略层面上的问题,接下来我会看它具体战略的执行情况,有没有匹配这个战略的要素等等。至于他怎么做这个不是我关心的问题,但是我会去看他最终有没有兑现,如果他兑现了,反映在财务报表上就一定会超预期。这个时候,如果我之前的组合里有这只股票,我就会加仓。如果一个公司,他的战略没有兑现,或者越来越低于预期,我会把仓位降得越来越低,哪怕我错了,我也不可惜。

  NBD:在投研上你们有什么特点。

  胡卿瑞:做投资的人和做研究的人实际上是两类人,投资需要很高的天赋和敏感度,而研究则需要扎扎实实往深里去做的韧劲儿。所以在我们内部,我不希望像公募一样,做研究员做好了就去做基金经理,这种我是非常反对的。

  另外,我们公司所有的对外投资账户,不管公开的还是不公开的,所有的净值、所有的持仓基本都保持一致,不能说完全一致,但是基本是一致的,大的仓位、内部小的持仓组合,基本都一致。我觉得这是对所有客户的公平。

  NBD:你特别强调组合和分散投资,但太分散可能会赚不到钱。

  胡卿瑞:我认为组合投资,5%左右的配置是相对合理的,就是说一个组合里,买20只股票是比较有效的方式,这样对于流动性也比较容易把握。尤其在目前这个市场,你要考虑你的投资绩效,这个过程中你要考虑到你的流动性。但如果投资组合特别分散,意义也不是特别大。我是做波段操作的,如果不考虑组合的流动性,怎么控制净值回撤呢?

  NBD:那你肯定也有买得相对多一点的股票吧,就是比较看好的公司。

  胡卿瑞:现在很少,基本上都是同比例。

  NBD:怎么样将做波段与上市公司的成长性相结合?

  胡卿瑞:我们做的是二级市场,二级市场就是赚波动的钱,但同时我也是赚上市公司业绩成长的钱,这就是朴道的投资模式。具体来讲,我们是从成长性这个角度来选择公司,然后在它的周期拐点,投资加速的时候,提高对它的投资比例;当然,也会在它溢价出现问题的时候,降低对它的投资比例。这个就是波段操作,但是在这个操作过程中蕴含了对公司成长性的判断。

  人物介绍

  胡卿瑞

  现任上海朴道投资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历任杭州工商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投资部经理,巨田证券资产管理部高级投资经理。在资本市场中具有13年的运作经验,在投资管理、风险控制、市场策略等方面具有丰富的研究经验和良好的业绩表现。


(责任编辑: 康博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