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尾随佣金规模去年大幅膨胀 基金公司“赚了吆喝”没拿到好处

2021年04月02日 08:15    来源: 中国证券报    

  本报记者 李惠敏 徐金忠  

  2020年是公募基金的大年,基金产品的“客户维护费用”(俗称“尾随佣金”)也迅速膨胀,相较2019年,绝对数值增长近百亿元,增幅高达66.57%,远高于同期管理费的增速。其中,更是有不少知名基金公司的基金产品,存在着高比例的“尾佣”支出。 

  业内人士指出,一般而言,“尾佣”规模会随着基金行业的火爆而扩大,银行等渠道与基金公司在公募基金的发展浪潮中,“一个锅里吃饭”。不过,一些基金产品过高的“尾佣”负担,意味着基金公司已成为渠道的“打工人”。 

  “尾佣”激增百亿元 

  天相投顾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剔除2020年年报没有客户维护费的888只基金,纳入统计的145家基金公司旗下6263只基金共向销售机构支付客户维护费241.14亿元,较2019年的144.77亿元大幅增长近100亿元,增幅为66.57%。基金公司在2020年共获取管理费报酬929.63亿元,较2019年增长47.08%。此外,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上半年基金公司共向销售机构支付客户维护费97.49亿元,由此可见,该费用规模在去年下半年持续膨胀。 

  部分基金管理人的客户维护费占管理费收入比例较高。天相投顾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中银证券(601696)、朱雀基金、凯石基金、恒生前海基金等公司,客户维护费占管理费收入比例均超50%。换句话说,这些公司超过一半的管理费收入交给了渠道方。 

  “客户维护费就是给银行等渠道的尾随佣金,销售渠道越强,给的比例也就越高。”某基金公司渠道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我们跟各家银行都是一只基金、一只基金地签尾佣比例。在销售管理办法出台前,分成比例最低是五五分,银行和基金公司各占一半,跟国有大行普遍签的都是四六或者三七分,有些不好卖的产品会签到二八甚至更高,银行分六、七、八成,基金公司仅分到二、三、四成;跟股份行签的低一些,基金公司分的稍多。不过,销售管理办法出台后,跟所有大行签的都是50%,股份行都低于50%。” 

  证监会于2020年8月28日发布的《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销售机构监督管理办法》及配套规则规定,对于向个人投资者销售所形成的保有量,客户维护费占基金管理费的约定比率不得超过50%,对于向非个人投资者销售所形成的保有量,客户维护费占基金管理费的约定比率不得超过30%。 

  部分基金“负担重” 

  从单只基金数据来看,多只基金支付给销售机构的客户维护费超过管理费,还有23只基金的客户维护费占管理费收入比例超500%,不过,多为指数基金。 

  天相投顾数据显示,方正500ETF尾佣比例为907%,华安CES100和景顺MSCI联接基金的尾佣比例超800%,分别为858%和815%。此外,华泰柏瑞红利LV联接、嘉实红利300ETF、浙商证券(601878)之江凤凰联接、华安龙头ETF联接、平安500联接A等基金的尾佣比例超700%。 

  一位基金行业人士表示,指数基金尤其是ETF竞争激烈,部分先发产品的头部优势明显,投入资金、人力等成本巨大,后来者较难撼动。“ETF基金需要通过巨额的投入,包括客户维护费用等,进行规模和流动性方面的管理。”该基金行业人士透露。 

  除指数基金外,还有部分基金中基金(FOF)尾佣比例较高。例如汇添富聚焦价值、汇添富积极投资、富国鑫旺养老、易方达汇智稳健等产品在2020年支付给销售机构的客户维护费也超过管理费。这背后反映了FOF较为尴尬的现实。“FOF是战略产品,但是确实不好卖,利润薄,在销售渠道面前没有议价能力。”某银行系基金公司FOF产品的基金经理表示。 

  此外,在股票型和混合型基金产品中,也有319只基金产品的“尾佣”比例超过50%,其中不乏头部基金公司的基金产品。例如,富国阿尔法两年2020年的客户维护费占管理费的比例高达77.34%,中欧起航三年A的这一比例则为70.61%,易方达科技创新的“尾佣”占比也高达57.03%。 

  “过高的‘尾佣’比例,意味着基金公司赚的是辛苦钱,甚至只是赚了吆喝,没拿到好处。监管部门及时出台相关政策措施,也是为了避免基金公司沦为渠道的‘打工人’。”一家基金评价机构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责任编辑:康博)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涨跌幅TOP10
上市全观察

尾随佣金规模去年大幅膨胀 基金公司“赚了吆喝”没拿到好处

2021-04-02 08:15 来源:中国证券报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