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社会道德信用的改进由小悦悦事件引发的思考》论文点评

2012年04月24日 10:31   来源:中国经济网   

   

 

北京理工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 陈笑天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2012中国信用4·16高峰论坛日前在北京举行,其中“分论坛三”是对2012中国信用建设论文征集评选活动中的优秀论文进行研讨。北京理工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陈笑天的《论中国社会道德信用的改进由小悦悦事件引发的思考》论文获得三等奖。获奖论文作者介绍了创作的思路以及得到的启发和结论,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济伦理研究中心主任刘宝成和北京大学中国信用研究中心研究员张亚光进行了点评。>>>2012中国信用4·16高峰论坛专题 >>>2012全国信用优秀论文征文获奖名单

 

    论文点评文字实录

 

    陈笑天:老师们,同学们大家好。今天我非常荣幸站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些关于中国道德信用的看法。

    我的思考也是从小悦悦事件引发的,雷同的地方我就不再多说了。

    刚才刘教授说了,现在中国小悦悦事件几个事件引发的风波,只是道德信用需求的扩大,而不是道德信用整体的降低,这点我十分赞同。但是有一个前提,就是社会,由于社会有一些非理性倾向于感性的团体,所以他们在面对一个个现实事件的时候,他们会对中国的道德现状做一个负面的展望,造成那些潜在的帮助别人的人,失去了潜在性。

    我觉得现在中国道德信用不管是由于实际已经到了一个比较低的程度,还是因为媒体的引导出现了某些不当的地方,造成了大家的错觉,事实上是有一定程度的下降。

    社会道德信用是我自己建的一个词,我给它规定了一个范围,在我的论文研究中,社会道德信用仅仅包括人命攸关的事情。性命是一个生物体最天然的一种需求,也是我们所有物质需求,精神需求一种自然的底限,如果连这个底限都守不住的话,这个社会道德信用会出现一个很大的滑坡。这个社会道德信用评价我们周边环境,道德可信任度,以及施加帮助的可能性一个判断的标准。

    短期假定在社会道德信用成都不做改变的情况下,仅仅针对这个现象保护那些在这种社会道德信用的程度下依然在帮助别人的好人。

    我们可以从三个方面来说,第一个方面是科学。救人救命毕竟不是谋财害命,它是需要一门科学,需要技术的。

    第二是协同,有人说中国的社会道德还处于围观的道德,我觉得不对,中国人的围观主要是倾向于了解事情,一种中性的,如果你帮助别人的人加以引导的话,人们潜意识中的善良会被激发出来,帮助那些有志帮助别人的人完成自己的使命。

    第三就是欣赏,让本来没有道德信用前提的社会道德信用拥有一个前提,就是与受伤者之间先进行一个短暂的协商,可以最大的减少这些帮助别人的人所承担的风险,在经济学上就是尽量减少内在的负面效应。

    长期目标,可以从政府职能和法律支持两方面来说。

    从政府职能来说,第一,大力打击以社会道德为臭骂的欺诈与勒索行为。

    第二,严厉打击诬告救助者的人。

    第三,对媒体积极引导。

    第四,鼓励社会守信,评选信用标兵,恢复社会信用。

    刚才那位同学说,不应该把没有底限的道德作为立法的标准,我认为也是这样的。中国人的围观是偏向于中性的围观。如果加了一个强制性的限定,首先让人感到很不舒服,第二,它有可能让大家不敢围观,造成的直接后果,第一真正有好心人进行帮助的时候缺乏助力,第二真正需要了解信息的时候,缺乏群众作为理论依据。

    积极执法。现在中国社会有一些群体是示弱逞强,有一些人为自己谋得利益,尤其在诬告好人的情况中有很大的体现。这些对社会是一个信号,帮助别人很有可能被咬一口,被咬一口的时候,社会和法律都是不支持你的,从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我们社会道德信用。

    我的建议是积极执法,不要因为这些弱势群体,不要因为他弱,而对他的违法行为视而不见,破坏社会道德信用的行为视而不见。

    社会救助是一个社会收益和个人收益的统一,与法律、政府制度和我们个人的期望,个人的努力,都是息息相关的。很多的谴责,很多的理论中都说应该,是一种我们道德的主语缺失,我认为非常重要。

    我们应该从我做起,把这个社会收益和个人收益尽量的进行统一,对那些好心帮助别人的人无论在道德上,物质上的支持与鼓励。就这样,谢谢。

    刘宝成:我为什么对现在的道德现状保持一个乐观的态度,原因正好和这位同学所指出的有一致性,在助人的时候,主要就是能力的问题。76年唐山大地震,能有多少人去帮助他们?因为大家都没有能力,自己都吃不上饭,交通是问题,信息也是问题。但是08年汶川地震全国群体而响应,这是能力对于形势是至关重要的。

    我们传统上关于信用问题,关于道德问题,太多的强调主观能动性,而淡化了客观能力的建设。所以现在中国越来越多的承担了国际社会上的责任,我们参加国际各种各样的活动,因为我们实力起来了,实力的建设,和客观的能力是最重要的。

    另外一点,法律的局限性的问题,法律只能约束行为,但是对于一个人,一个整体的人他的态度问题,价值观问题,我们无法通过法律实现,而且在法哲学里面重要的指标,法律必须具有可知性性,不能执行的法律就不能成为人们依赖的标准,我们必须意识到权利和法律的局限性。

    特别是对于超出义务之外的积极的作用行为,更多的是一种能力的建设和道德的提倡。

    我觉得这位同学尽管是由一个原有,和前一个论文不谋而合,但是他还是有独立见解的。

    张亚光:你有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很不规范,不能作为一个学术论文。关于小悦悦这个事情我有一点想法,你谈到了除了问题之后去寻求法律援助也好,等等一些辅助的措施。但是这个事件要根本的解决,现在的很多社会道德诚信问题,就是一个问题,中国人为什么不讲真话,为什么爱撒谎,两个原因,一个是很多问题是一次性的,你像老太太被车撞了之后,为什么赖你,一锤子买卖。

    再一个信息披露比较难,要寻求一个权利的边界,就是证明这个责任到底是谁的,但是怎么证明,有的专家说现在这个社会治安摄像头可以再加一些,出了事可以有证据。但是这个就麻烦了,很多学者马上起来抗议,这里面确实有很多制度性根本的问题。

    你要做学术的话,在规范性上还是要注意一下吧。


(责任编辑:华青剑)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商务进行时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