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评价因子在民事执行程序中的应用》论文点评

2012年04月24日 09:41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 吴穹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2012中国信用4·16高峰论坛日前在北京举行,其中“分论坛三”是对2012中国信用建设论文征集评选活动中的优秀论文进行研讨。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吴穹的《信用评价因子在民事执行程序中的应用》论文获得三等奖。获奖论文作者介绍了创作的思路以及得到的启发和结论,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济伦理研究中心主任刘宝成和北京大学中国信用研究中心研究员张亚光进行了点评。>>>2012中国信用4·16高峰论坛专题 >>>2012全国信用优秀论文征文获奖名单

 

    论文点评文字实录

 

    吴穹:各位老师,同学大家好。

    我的论文是《信用评价因子在民事执行程序中的应用》。

    长期以来由于我国有关民事强制执行法律法则的不健全,加上各种原因的困扰,导致民事强制执行不能顺利进行,遇到了执行难的问题,不仅使得债权人的权利难以得到实现,也严重应法院公信力和法律的权威性。

    对这个问题现有的研究成果表明,他们认为社会信用体系的不完善,造成了这个问题的重要原因。作为社会信用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社会信用评价体系对于民事执行难的解决的重要意义,作为信用评价因子则是信用评价对象状况的不直接体现,并且与强制执行有着密切的联系。

    对于没有法律背景的同学,我介绍一下民事强制执行的定义,是指人民法院依照法定的程序和方式,运用国家的强制力量,强制被执行人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以此来实现债权人权利的行为。

    现在结合我国的国情,民事强制执行主要的问题有两方面,我们可以从广义、狭义的两个角度去定义,广义指的就是强制执行程序的民事案件,因为受到诸多方面的干预和影响,债权人无法实现的状态。狭义的执行难,债务人恶意倒闭债务履行的权利。这两种都是民事执行难的一个体现。

    对于民事执行难我国现有的救济制度,由于我国现行的相关的法律法规,民事执行救济制度还不完善,预防机制还没有建立,经常有第三方的权益的权利受到侵犯,导致侵权人得不到及时救助和保护,忽视了债权人基本人权的保障。民事执行难的问题也是对基本人权的一种侵犯。

    在债权人的权利难以实现的情况下,经常采用的是大规模的集中执行,一方面法院的执行一般都是在夜间,对于债务人的隐私权造成一种重要的侵害。由于民事强制执行是一种社会行动。对民事强制执行的主要问题的解决,必须借助国家和全社会的综合力量。

    本文采用信用评价因子这个重要的变量去评价执行的过程和解决执行难的问题,信用评价因子指的就是经济学中的信用,是以偿还为条件的价值运用的特殊形成,多产生于融资行为和商品交易之中。

    信用评价因子在国课题组推出的报告指出,建立社会信用体系基本框架研究的建设,信用评价因子作为信用评价的基础,只有准确知道它的内容,才能知道信用评价因子的应用。中国人民银行在05年的时候,也发布了一个个人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管理的暂行办法,第四条规定,个人信用信息包括个人基本消息,信贷交易信息,以及个人信用状况的其他信息。

    在对信用评价因子内容选择的时候,我们充分考虑民事执行的课题,民事执行的标的,用于满足债权人实体权请求的财产或行为。采用信用评价因子在民事执行当中作为一个评价指数有着重要的作用。有利于解决民事执行难这一强制执行衷的顽疾。

    债务人现有的财产,债权人人取得的财产,债权人处分的财产,作为执行标的形成通过一定的主体来完成,执行机关对执行标的的掌握和确定,就是对债权人执行财产的掌握和确定。

    债权人基本权利的保障,在我国的法律当中对债权人权利的保障有被执行人的规定,对债权人人基本权利保障的规定是粗糙的,比如说生活的必须费用没有确定,必需品的概念如何确定,使得在执行当中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对债权人的氛围就显得没有量化的一个指标。

    信用评价因子这种方法当中有关债务人家庭情况,资产状况的记载,使得执行机关了解到他的生活状况,保障债权人的基本权利。可以消除不必要的采取,比如说突击行动,执行公告等等方式,也是对债权人隐私权的一种保护。

    有学者指出,对于一个社会重要的不是如何消灭压制纠纷,而是如何建立一套有效的机制去化解。化解纠纷的机制作为事后的制度,总是要在损害发生后才能发挥作用。有些纠纷事后化解了,对于纠纷背后的损害也难以得到。所以我们对于预防的重视是非常重要的。对于民事强制执行及行为的程序是有法律明确规定的,但是对于执行中遇到的问题的纠纷是很难解决的,因此就需要法律相关制度的配合。

    信用评价能够促使企业、个人和银行都讲信用,一旦进入执行程序,就迫使债务人履行义务。这篇文章就是用信用评价因子在对民事执行程序当中的程度和范围进行一种规范的研究。谢谢各位老师,谢谢各位同学。谢谢。

    刘宝成:执行难这是百姓天天抱怨的问题,执行难也是来自于两个方面的原因,第一,执行资源不足,第二,需要执行的数量巨大。所以现在是我们面临的一个现实的问题。

    作者针对这个问题的基础上提出执行难上游的问题,在于信用体系建设的问题。所以又把这个问题又拉伸了一步。说到底信用体系还是一个对社会行为以及成果确定性的一种建设,这反映了中国所面临的一个巨大的转型问题,就是说中国的社会开始从原来的熟人社会,转向陌生人的社会,在熟人社会的条件下,信用体系的必要性并没有那么强烈,因为大家都知道你的个人的历史,甚至说你的父亲,你相关的亲属是谁,所以很容易了解一个人的信用,以及预测他下一步的行为。可是我们向陌生人社会转型的时候,呼吁第三方的公正的工具,对一个陌生人,但是我们又必须与之合作,或者打交道的这样的一个人,去度量他的信用,同时来监管由于破坏了信用过程当中所产生的这样的一个后果。

    我在美国原来的房东,有一天有一个房客在三年前有半个月的房租没有交,跑掉了,他也没有去追他,也没有打官司,他就是向信用中心举报,说某某人欠我钱走了,这一直是一个悬疑,一直到三年后这个人找工作等等碰到了很多的问题,所以不得不回来找他。这就是对个人信用中心的建立,这也是中国可以借鉴的。

    当然我们面临着非常繁重的任务,比如说我们在改换一套新的身份证,就需要几年的时间。所以说对于这样的问题,第一,要给社会信用建设者,包括政府在内,给他们一定的耐心,同时给他们更多的思路,各方面的启发。我们作为社会的一分子,无论你的地位如何,你参与的角色如何,从自己减少交易成本的角度,来提高自己的信用的透明度和信用的维护能力。这是我们社会人不可推卸的一个责任。

    这项研究我觉得也很好。但是你必须在信用建设和执行力之间,论文的结构来说,要平衡它们的权重,突出重点。后来到了在执行层面上花的时间太多,篇幅太多,这需要作者重新思考这个论文的结构和比例问题。

    张亚光:法律问题我是外行,经济学和法学之间有很多相通的地方。我觉得吴穹同学这个研究,已经有类似的想法,他希望构建一个制度,这个制度也是为了降低在执行过程当中的交易成本,来解决这个问题。这个思路是特别好的。但是关于可行性有多大,我是存疑的。

    比如说在去年我们信用论坛的时候,我曾经和公安部的专门负责身份证技术的两个人专家聊天,他们说其实现在中国像做到美国那样,把个人信用附加到身份证里面技术是没有问题的,包括和银行系统的对接也都可以做到,但是最大的问题是怕惹事。比如说信用卡的登记单,都能把你的信息卖出去。所以我们是否能够像美国那样,你今天欠债,过几年一切申请都因为这个信用的污点你得不到顺利的进行,中国可能会面临更多的问题。

    再一个就是从具体的写作上面,刘老师已经提到了,你这个文章我看得还是比较仔细,有两个很大的问题,第一部分关于民事执行程序这部分,你有很多是连续引用,你对民事执行的概念接连引用一篇文章的段落,这在写作过程中是要注意的,你至少应该多方面的去参考。

    再一个就是文章的结构有问题,我个人觉得你应该把重点放在信用评价因子的概念上,你比较新的问题也是在信用评价因子,可以在这方面多花一些力气。


 

   

(责任编辑:华青剑)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商务进行时
上市全观察